儘管美國就業資料十分疲弱,儘管全球疫情持續惡化,美國S&P500站到了新的歷史高點,銅價鐵礦石價一路飆升,上周風險資產價格總的來講表現靚麗。

在過去的幾天,美國財長耶倫談及加息風險,聯儲半年報指向資產價格「高過歷史平均」的估值,監管部門開始為未來的修改政策投石問路,但是充裕的流動性和強勁的企業盈利,推著美股繼續攀行,並帶動多數其它國家股市向好。

在美國非農就業出爐一刻,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一度跌破1.5%水準,但很快回升。總體來說長債上周上揚,對耶倫言論反應不大。非農資料公佈後美元指數大幅下挫,逼近90大關。布蘭特原油期貨走高,黃金價格大幅上漲。

不過上周的商品之星,非銅價莫屬,受到供應和需求雙方面的刺激,倫敦銅期貨價長驅直入,一舉突破10000點,並創下歷史新高。商品巨頭嘉能可總裁稱,綠色革命為銅製造出巨大的需求,銅價需要上升50%才能重新平衡供需。鐵礦石及其它有色金屬上周也有亮麗的表現。

美國非農業就業在四月增加了266K,遠遠低過市場和筆者預期的1000K,上期數位也被大幅下方修正,失業率升至6.1%。筆者對此數據充滿疑惑。就業增長慢,並不是四月政府救援支票帶來的,低端製造業的就業人數在上升。從其他數位看,ISM服務就業指數、ADP報告和Conference Board調查都顯示就業市場在明顯升溫,各城市的實地觀察也表明商業狀況隨著經濟重啟而明顯回暖,服務業重回興旺。

筆者估計問題可能出在季節性調整上。四月份是就業旺季,通常四月的資料需要按比例作下調以舒緩季節性因素製造出的上跳。但是今年的四月與往常不同,經濟重啟、救援支票、疫情舒緩等一系列因素製造出超級上跳,季節性調整也據此按比例削減,但是其實今年四月的上跳中有相當一部份不是季節性因素造成的,而是疫情、政策所帶來的特殊效果。

筆者這個猜測是否合理,且待五月時的資料調整見分曉。筆者堅信,美國經濟復甦仍在快車道上,疫情期間積聚起的5.6萬億美元儲蓄中相當部份會在未來一年向消費市場釋放,帶起經濟,帶起就業。當然,此資料無疑減輕了貨幣政策制定者的壓力,聯儲暫時無需擔心通脹壓力(起碼在資料層面上)。

筆者依然認為聯儲最快也要到九月才開始談論減少購債計劃,乃至退出QE,而不是部份市場人士預計的六月。

英格蘭銀行的貨幣政策委員會在上周會議上,決定維持政策利率於0.1%和資產購買規模在8950億英鎊不變,不過它作出了一個微小的調整,每周購債額度從44億英鎊下調到34億,央行強調這個運作層面的決定不應該被解讀為政策改變。

的確,貨幣政策大局沒有變,英國央行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購債速度快過全年應有的平均數,不過這個微妙的提示也不應被忽視。英國貨幣當局決心穿越即將到來的通脹雲霧,而不改變政策立場,加息恐怕要等到2023年才會發生。

但是一旦經濟情況明顯改善(央行已經大幅提高增長預測、調低失業率預測),則央行可能進一步減少購債規模,直至明年第一季度經濟回到疫情前水準後開始回收流動性。英格蘭銀行是世界五大央行中思維最活躍的一個,它的一些講法、做法過去都被美國聯儲所倣傚。英鎊對美元匯率上周逼近1.4水準。

本周市場的資料焦點有三,1)美國四月份核心CPI,預計環比增加0.3%,同比2.4%;CPI本身0.2%,3.6%。聯儲口中的過渡性通脹冉冉升起。2)中國四月份信貸和社會融資資料,將證實貨幣環境是否被抽緊。3)拜登約見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國會兩院領袖,首次討論他公佈的美國就業計劃和美國家庭計劃。共和黨的反應將預示白宮刺激方案在國會得到批准的難度。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