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月末至今一個多月,印度的新增確診病例、死亡人數以極快速度上升。(大紀元)
從3月末至今一個多月,印度的新增確診病例、死亡人數以極快速度上升。(大紀元)

最近印度的疫情飆升,越來越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大陸官方終於正式宣佈,在大陸已經發現了至少兩位數的印度變異毒株病例。

大陸驚現 印度變異毒株

就目前中共官方公開的信息,大陸至少有兩個省市發現了印度變異毒株患者,其中有浙江省、重慶市。浙江省衛健委發佈通報稱,4月28日,浙江新增確診病例11例,其中印度輸入10例。

重慶衛健委發通報,從4月22日開始,重慶已累計出現4例與印度有關的輸入性中共病毒確診病例,其中3例均乘坐的同一架飛機。

第4例有點不同,這個病人是在4月28日被重慶市衛健委通報確診的,但實際上其人是在4月14日乘H9787航班從尼泊爾加德滿都抵達重慶,當時是被送到集中隔離點例行醫學觀察,直到27日被確診,剛好14天。

中國CDC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專門對此發出警告,說疫情防控遠遠沒有結束,具有艱難性、複雜性、反覆性、長期性。

印度疫情刷新紀錄

印度這波疫情來勢洶洶,和去年初武漢非常相似。從統計曲線圖可以看到,這個坡度的曲線和武漢相差無幾。據路透社的統計,印度5月1日單日確診病患超過40萬人,創下全球新高。

這個數據意味著甚麼呢?我們都知道美國現在是疫情排行榜榜首的國家,其在去年最嚴重的爆發高峰的時候,一天之內最高確診感染的記錄出現在12月11日,當天有384,496例確診。

如果我們把每天確診20萬作為一個參考指標,會看到美國從11月20日首次跨過20萬大關,到回落到20萬以下的1月17日,這個時間跨度經歷了差不多兩個月。

所以,印度的這個單日最高峰數據,現在已經打破了美國的最高紀錄,也是迄今為止全球單日最高紀錄。而印度單日確診跨過20萬大關第一天是在4月14日,所以如果參考美國的情況,我們就會理解,為甚麼很多專家說印度這波疫情沖頂可能要延續到5月中旬左右,時間跨度差不多一個月。

當然這只是一個大致的參考,不同國家流行的毒株不同,傳播力不同,而且防疫措施不同,醫療條件也不同,不可能都按著一個模式來。

我們看到不少媒體都在用「海嘯」這個詞來形容印度疫情,其實客觀地說,目前印度的爆發速度很快,但總體規模上其實還相對有限,從死亡病例數據來看,印度現在剛破20萬大關,排在第四,比墨西哥的21萬略低,和巴西的40萬及美國的57萬還有相當的距離。

所以,這次爆發最終究竟會到甚麼程度,對國際社會會有甚麼樣的影響,目前還很難有定論。

印度疫情為甚麼突然大爆發?各國專家普遍認為是病毒變異和管控放鬆造成的。隔離封鎖對這個病毒的管控效果究竟有多大,一直都比較有爭議。比如我們看到在美國已經完全開放的佛州、德州,比封鎖最嚴的紐約州和加州感染率還低。

「雙突變」毒株是元凶

我覺得印度這波爆發流行,最主要的原因應該是變異毒株造成的。我們看到很多大陸的專家都在拚命淡化變異毒株的因素而去強調管控的因素,其實那是政治原因,一方面減輕大眾對變異毒株的恐懼心理,另一方面為了凸出中共滅絕式封鎖的所謂獨家優勢。

印度變異毒株正式的命名是B.1.617,即「雙突變」毒株,是指病毒的S蛋白,也就是病毒表面那些小蘑菇,其胺基酸構成上發生了E484Q和L452R兩種突變,這是第一個被發現同時攜帶兩個突變的毒株。

這個毒株目前已蔓延到二十多個國家,但暫時只有印度出現了大爆發,這也是一些專家聲稱管控放鬆才是印度疫情爆發原因的根據。但其實這個說法並不嚴謹,因為這個B.1.617毒株早在去年10月就已經在印度出現了,在今年1月時,該毒株在印度的比例仍然相當低。

但是到了4月份,從單日確診破10萬開始,在所有測序病毒樣本中,這個雙突變毒株的比例已經達到了52%。

當前像孟買等疫情嚴重的地區,這個比例更是高達60%,有的地區已經超過70%。所以結論是很清楚的,變異毒株就是當前印度疫情的最大推手。

這兩個位點突變的意義也基本上獲得了公認,就是L452R可能提高了病毒的傳播力,而E484Q則可能提高了病毒的免疫逃逸能力。

我們通俗地說,印度毒株基本上就是傳播力更強的英國毒株和免疫逃逸能力更強的南非毒株的二合一加強版。

而更令人擔憂的是,近期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以及西孟加拉邦等地區,已經檢測到一種由三個不同的突變結合形成的新毒株,也就是媒體報導的三重突變新毒株,目前被命名為B.1.618。這個毒株目前了解不多,但有專家認為其傳播力比其它變種毒株更強。

新變種病毒 在新的中心大爆發

印度疫情對國際社會來說,究竟有甚麼意義?我們看到國內一些人幸災樂禍、興奮不已,這不僅反映出這些人缺乏基本的人性,更體現了其缺乏基本常識的愚蠢。

為甚麼這麼說呢?這波印度疫情最大的意義,就在於這次爆發可以說是全新的變異毒株造成的第一次足以影響全球疫情分佈版圖的大爆發。

現在幾乎所有的專家都在說,全球疫情爆發中心正在從美國轉移到印度,但這種轉移並不是簡單的換了一個地方。

如果說,中國是原始病毒株爆發的第一個中心,隨後轉移到了美國算是第二個中心,那麼嚴格說,印度並不是從美國轉移而來的第三個中心,而應該說,印度是全新變異毒株爆發的第一個中心。

這二者的含義是完全不同的。因為截至目前為止,無論已經獲得群體免疫的地區,還是各國開發的疫苗,其誘發的抗體都是針對原始毒株的。如果印度毒株能夠大範圍產生免疫逃逸,那麼可以說,現在的印度就相當於去年初的中國,而世界各國,也相當於去年初那個時候毫無免疫力防護的各國。

這個說法目前還只有部份成為現實,但英國劍橋大學臨床微生物學教授拉維‧古普塔已經指出了一個嚴峻的事實:「印度的高人口和高密度是這種病毒進行變異實驗的完美孵化器。」

所以,印度疫情的關鍵問題,就在於這不是舊病毒的地理轉移,而是新變種病毒在新的中心的大爆發。

世界一體 誰都無法獨善其身

到目前為止,封鎖國門對傳播的阻礙實際上非常有限,而且實行旅行禁令和無限期關閉邊界是不現實的。尤其印度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僑民群體,這使得印度疫情幾乎肯定會傳播到世界各地,中國恐怕很難獨善其身。

這就像當初美國封鎖了來自中國的入境,但中共病毒依然繞道從意大利等國家入侵了美國並造成美國的大爆發是一樣的道理。一句話,對這個依然不知來源的超級病毒來說,一個國家的問題其實就是所有人的問題。

而且,印度的一位醫生透露了變異病毒的一個特點:新的變異病毒株或許無法被PCR(病毒核酸檢驗法)檢測到。

也就是說,有相當一部份人群的PCR檢測結果為陰性,但事實上已感染病毒,這無疑會讓阻斷傳播鏈的很多措施成為擺設。

所以我才說那些看到別人遭受痛苦就感到莫名高興的小粉紅很愚蠢,他們以為自己可以悠閒地隔岸觀火,其實真相是所有人都在一條船上,只不過現在起火的是隔壁的房間罷了。

我們看到目前獲得官方證實的消息是,印度毒株已經蔓延到至少20個國家,其中包括中國。這個毒株最先在印度出現是去年10月,到印度大爆發差不多經歷了半年的佈局和發酵。考慮到變異毒株對人體適應的時間過程,如果在其它國家引起爆發,可能會比印度更快。所以,對整個國際社會來說,真正嚴峻的考驗,是在今年夏秋季。

印度這次病毒傳播加速,而且開始出現年輕人感染、死亡雙數據都迅速飆升的趨勢。圖為4月27日,印度中共病毒患者正在一家由餐廳臨時改造的病房內吸氧。(Getty Images)
印度這次病毒傳播加速,而且開始出現年輕人感染、死亡雙數據都迅速飆升的趨勢。圖為4月27日,印度中共病毒患者正在一家由餐廳臨時改造的病房內吸氧。(Getty Images)

感染年輕化警示中國

印度疫情的爆發,還發出了一個非常嚴重的警告:不但病毒傳播加速,而且開始明顯出現年輕人感染、死亡雙數據都迅速飆升的趨勢。

我們過去多次提到過的西班牙流感,其前所未有的第二波死亡大流行,主體就是中青年人,而學界專家普遍認為,這波恐怖流行的原因就是因為病毒變異造成。

如果我們從一個更廣泛的角度觀察,會看到現在上了排行榜的變異毒株有英國毒株、南非毒株、巴西毒株和印度毒株,都造成了程度不等的暴發流行。

變異毒株顯然已經成為當今疫情的主旋律。既然亞美歐三大洲都出現了變異毒株,中國會不會同樣出現一個本土變種呢?這種可能性當然是存在的。

其實,中國早在去年就已經出現變異毒株的小范圍爆發了,只不過中共當局隱瞞不提而已。

比較詭異的是,就在大陸媒體不停渲染印度就是因為大型節假日出現了大規模人群聚集,才導致了印度疫情復發的時候,當下,中國的「五一」小長假卻出現了報復性出遊而引發的大規模人群聚集。

這就是專家所說的風險了。大陸疫情目前相對平緩,用官方的話說,是靠了嚴格的封鎖管控以及疫苗的普及。但如此大規模人群流動聚集,所謂的防疫管控顯然就是一句空話了。

巴西部長: 中國發明新冠病毒

4月27日,巴西經濟部長保羅‧格德斯語出驚人說:「中國人發明了新冠病毒,他們疫苗不如美國的有效,美國人在研究方面已投資100年,輝瑞疫苗比其它的更好。」

格德斯說這話的時候,正在參加巴西衛生委員會會議,他當時並不知道該會議正通過社交媒體向全世界直播。

會議結束後,巴西衛生部立刻將影片從官網撤下。

巴西是中共最大的疫苗臨床試驗合作國,同時也是進口中共疫苗數量最多的國家,根據今年初中巴雙方簽訂的協議,巴西將購買至少一億劑科興疫苗。此外,巴西也進口了少量的輝瑞疫苗、阿斯利康疫苗和強生疫苗。

格德斯的無心快口卻不小心道出了一個真相,就是中共的疫苗外交是非常失敗的。

用中共自己在隨後回應格德斯的官方聲明的說法,「在中國竭盡全力、克服困難向巴西提供疫苗和疫苗原液的情況下,巴政府高級官員發表這樣的言論有悖於雙方為雙邊合作創造良好氣氛的意願,違背事實。中方對此表示不滿。」

巴西高層官員內心真實想法的表露,只能說明兩點:

第一,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對病毒來源都已經心中有數。中共無論做多少甩鍋的動作,只會讓更多國家感到厭惡和反感。

第二,中共疫苗再次被證實效果很差。早在去年10月,巴西總統波索納洛就曾說過,他不想購買中共疫苗,因為「不相信它能給巴西人民提供足夠的安全」,但隨後因為沒有其它選擇,最終只能被迫購買中共疫苗。

事實上,我們看到無論每日感染數還是死亡數,巴西至今都一直處於高位波動,並沒有明顯下降。

所以,對中國大陸來說,想要靠國產疫苗建立起群體免疫屏障,恐怕並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