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4月30日),美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在其首次重大政策講話中,稱下一場重大戰爭將和以往完全不同。他敦促軍方朝著更快、更具創新能力的方向邁進,以「戰爭速度」行動。

奧斯汀在視察夏威夷美軍太平洋司令部(US Pacific Command)時表示:「我們在下一場重大戰爭的作戰方式,將與以往十分不同。」

奧斯汀強調了新興技術的重要性,以及計算能力的迅速提高,將軍隊推向未來,告別了在常規戰場上進行的更為傳統的中東戰爭模式。

奧斯汀在上周五的講話中說:「飛速發展的技術意味著我們為確保美國在潛在衝突所有五個領域(不僅是空中,陸地和海洋,還有太空和網絡空間)的安全,所做工作的變化。」「它們意味著我們需要新的能力和靈活性操作,來應對未來的戰鬥。」

奧斯汀選擇在印太地區美國軍事力量中心的珍珠港(Pearl Harbor)發表這次首個重要講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防長在講話中幾乎沒有提到任何具體的盟友或對手,但他的講話顯然是暗指中共加速軍隊現代化,目的是在西太平洋地區擴張影響力,並打算在網絡空間與美國作戰。

他表示,美軍不能以為它是當今世界上最強大、最有能力的軍事力量而感到自滿。奧斯汀上周五說:「我們需要的是技術、操作概念和功能的正確組合,它們以一種可靠、靈活而強大的網絡方式交織在一起,這將使對手陷入停滯。」「我們需要為我們創造優勢,為他們(對手)創造困境。」

奧斯汀說:「我們打下一場主要戰爭的方式與我們打最後一場戰爭的方式看起來很不一樣。」「我們所有人都需要朝著捍衛我們國家的方向發展。」

目前,美國開始從阿富汗撤軍,以結束這場美國史上最長的戰爭,並重新設定國防部的任務優先次序。奧斯汀承認,他過去20年的大部份時間都投入了這最後一場傳統戰爭。

奧斯汀提出了在所有戰爭領域中威懾力的新範式。CNN報道,未來美國軍隊將依靠對諸如量子計算和人工智能等尖端技術的投資,這些概念與在伊拉克和敘利亞與ISIS作戰,或在阿富汗與塔利班作戰時沒有使用,但對威懾中共至關重要。

儘管奧斯汀沒有明確提及中共,但卸任的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將軍在奧斯汀之後發表了對當前局勢的直率評估。

「印度太平洋的戰略競爭並非在我們(美中)兩國之間進行,而是自由(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背後的基本思想)與獨裁主義、缺乏自由的中共目標之間的抗爭。」戴維森說:「這場競爭並非使我們走上衝突之路。我們的首要工作是維護和平,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做好戰鬥和取勝的準備。」

他重申,中共正在實施「有害」行為來挑戰美國在印太的統治地位。

兩周前,美國最高情報官員警告說,中共對情報界構成了「無法比擬的優先關注」,中共網絡能力可以影響和破壞美國關鍵基礎設施。

奧斯汀的講話強調了五角大樓思想的根本轉變,即從中東戰爭轉向為未來與中俄發生衝突進行規劃。奧斯汀曾點名中共是美國軍方的「步步緊逼的挑戰」和「近端對手」。

拜登政府致力於加強與日本、南韓和該地區其它國家的聯盟,一起對抗中共,這一轉變已超出了軍事領域。

奧斯汀說:「我們將與印度太平洋地區和其它地區的朋友,尤其是歐洲的朋友,更加緊密合作,以加強有利於自由發展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正如我所說,我們的盟友是力量的倍增器,是我們競爭對手所無法比擬的戰略優勢。」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