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希特拉出席一艘軍艦下水儀式,在場所有的人都舉手行納粹禮,唯有一名叫做奧古斯特蘭德梅塞的造船工人雙手抱肘,漠然對之。有關的照片引起軒然大波,引起納粹當局的高度關注。奧古斯特後來兩次被捕,並被編入軍隊開赴前線,最後不知所終。這張照片和奧古斯特的故事,後來被廣為報道,成為德國人勇氣的一個象徵。

多年以前,我在中國大陸聽過類似的故事。一位四川老鄉告訴我,文革期間,他家鄉的一位富農因為沒有隨眾高呼毛主席萬歲的口號,被定為反革命槍斃。

奧古斯特大概因為本身仍是血統純正的日耳曼人,所以被納粹當局視為「內部矛盾」。而這位四川的富農,在共產黨社會中是階級敵人,是「敵我矛盾」,所以被執行死刑。兩個人雖然經歷不同,但都凸顯了在極端專制極權社會中,所有人都必須公開表態以示立場。

中國大陸自由派人士、維權律師和民運人士,過去多年追求言論自由在中國的實現,都不成功。但實際上,現在中國已經開始回到文革之前的情況,即連沉默的自由也即將失去。

文革之後,中共文化名人巴金,曾經講過文化人對「極左的做法」(暴政的代名詞)「如果不能反抗,也不應該推波助瀾;如果不能說話,起碼應該保持沉默」。巴金的有感而發,獲得了大批中國知識份子的響應,沒有勇氣挺身反抗,也應該保持沉默不語獨善其身的底線。

當李嘉誠說出了黃台之瓜言論,進而希望能以平衡態度評論港府和年輕人,他被中共大力攻擊,甚至被印上「曱甴王」的標籤,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美國火箭隊經理莫雷支持香港民主的言論,近日也引起了中美民間輿論攻防大戰。NBA總裁席佛表示,因為美國言論自由的原則,他不可能因莫雷的言論而處罰他,更引起中國官方的全力跟進,在大陸全面封殺美國NBA。在我看來,這就是中共極權制度正在全力向美國輸出「言論控制」價值觀的證據。而且一上來就直接剝奪「沉默權」,NBA不表態就殺無赦。

一個月前在華盛頓,一位美國智囊學者對我說,美國社會現在已經「萬事俱備」,只差一場「珍珠港事件」。他的意思是,美國官民無論左右,對中共的反感已經到達了頂點,正如當年對日本一樣,之所以尚未與中共全面對戰,是因為尚缺一個凝聚全社會的重要事件。

言論自由,是兩百多年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第一條,被美國視為公民第一權利。在全世界,這條原則也已經成為現代民主社會的重要標誌,其他如遊行示威自由、新聞出版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皆排在其後。 

NBA事件,是否會成為中國的珍珠港?或許很快就會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