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644年,崇禎17年4月,吳三桂於大明處內憂外患之際,向滿清躂子投降,從山海關引清兵入主中原。野史中記載,吳三桂本來想與李自成合作,只因陳圓圓被李自成軍所擄而作罷,更有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的浪漫說法。然而更多的人認為吳三桂是漢奸,是滿清走狗。因為自此之後,中原頓成了煉獄,百姓在躂子的鐵騎底下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嘉定三屠、揚州十日,人命更如草芥般倒在八旗鐵騎之下。而吳三桂在緬甸俘虜南明永曆時,在永曆帝的多番質問下,伏地不敢任意起身,面如死灰,無言以對。吳三桂是否賣主求榮,歷史自有定論,畢竟然時崇禎皇帝已在煤山自縊,吳三桂一個無主孤魂,自是無所依靠。然而,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無疑是改變了整個華夏歷史走勢,也改變整個漢族的民族命運。

這一段歷史,對我們影響甚大,吳三桂開關還是封關抗敵,多少影響了今天的發展。然而說到封關抑或開關,當日疫症爆發之初,市民希望港府能閉關鎖港,以免源頭不明的病毒流入本港,以減輕本地醫護的負擔,當局卻充耳不聞。時至今日,疫症依舊從四面八方傳至香港,每日都有多宗源頭不明的個案,也確實是無異於當年的生靈塗炭,民不聊生。而政府近日宣佈將「回港易」計劃擴展至內地其它城市,又何異於當年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置百姓於煉獄呢?除了回港易計劃,隨之更會推行來港易計劃,讓由廣東省和澳門來港的非香港居民無須接受14天強制檢疫,以進一步恢復三地跨境人員往來,這無異於引狼入室。那邊廂對國外旅客諸多限制,這邊卻又中門大開,讓來自病毒源頭的人進入香港。政府此舉,大概可以稱為「衝冠一怒為紅顏」了,只是衝冠一怒的是香港市民,政府卻以香港市民的性命健康作為籌碼,只為博取北方阿爺的「紅顏」一笑。

至於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下場如何?康熙主張削潘之後,平西王不滿權力大減而起兵造反,清廷舉兵鎮壓,5年後,兒孫也在戰事中被俘,遭絞殺而死,吳三桂病亡,下場可謂相當可悲。而縱觀歷代中國史,無不有「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等大殺功臣之事,港共政府諸官是否「良弓」,筆者不敢定論,有一點可以十分肯定的是,稱他們為中共的走狗卻是當之無愧。

「崖山之後無中國,明亡之後無華夏」,而港共開關引毒入港,是否另一場生化災難以滅絕香港文化文明的手段呢?筆者無從得知,只能心裏暗許:「天佑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