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試行社會信用制度,發行社會計分卡,對受試者評分並給予獎懲,積分低者需接受無法買車票、機票等懲罰待遇。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社會信用制度推動結果侵害人權、人民私隱,而且讓有權力的官員掌握所有人的私隱,甚至濫權侵害中國每一個公民,中國公民「毫無防備、毫無抵抗、毫無申訴的機會,狀況實在太慘了」。

中共2018年試行社會信用制度,超過1700萬人被限制購買機票、近550萬人被限制購買高鐵票。

曾建元指出,任何對人民處罰的手段或是國家手段,都不可以在沒有法令依據情況下傷害國民生存權。社會信用制度沒有立法,連立法程序都沒有走過,就隨便剝奪任何人的權利,只要不符合提供社會積分的機構或金融公司所設定的條件,都被排除在公共服務範圍之外,這是不對的。

曾建元表示,社會信用制度的積分標準怎麼評判?怎麼設立?誰來評定?都缺乏客觀標準、公正的機制。

在商業行為中,個人與發卡公司或金融公司之間的信用關係另當別論,可是社會積分、社會信用如果變成國家來進行統整管理,在缺乏客觀超然中立機構下,由國家進行評定時,常常會讓承辦的公務員濫權,造成對人民的迫害。社會積分涉及個人生存權,不是單一公務員就可以決定,應當有一體的認定機制。

曾建元說,社會信用在民主國家都用嚴謹的程序來作認定。民主國家只有犯罪者經過法院判決,才會被限制社會信用權利,或是在犯罪偵查期間,暫時凍結,若還嫌疑人清白,還要給他補償。

中共的做法卻讓任何官員包括承辦業務的人員,都可能基於不同的動機去傷害任何公民,公民在沒有明確標準,而且沒有分辨分數的機制下,被剝奪了基本生存權利。中共聲稱生存權是最重要的人權,這真是最大的諷刺。

不止老百姓受傷 官員也暴露風險中

「社會信用制度讓有權力的官員掌握所有人的私隱。」曾建元指出,中國人恐怕個人私隱、權利,已被不知名的任何官員侵害而不自知;且在中國(人治)制度下,沒有任何機制可以禁止官員濫用權力去傷害、侵害公民。中國大陸老百姓還沒感覺到這種慘狀,很多都被洗腦,可能還以為這是國家進步的象徵。

曾建元表示,因為社會信用制度而受傷害的不是只有一般老百姓,共產黨官員同樣暴露在個人資訊被長官監控的風險之中,人人自危,除了中共領導人以外,其他人都可能受到控制。

他警告,中國一般老百姓不要以為這只是單純的個人社會信用問題,或保護交易安全,「大家不要把自己的基本生存權利、個人人格尊嚴全部讓度給國家(中共)。」

對於怎麼打破中國人接受社會信用制度的順民態度,曾建元說,只有透過更多的資訊、更多報道穿透鐵幕。現在是網絡資訊時代,資訊在網絡世界不會消失,經過不斷流傳,越多相關報道、越多流傳,哪怕是在自由世界或中國大陸封鎖的防火長城之外,總有一個破口可以突破進入中國,只要給時間,會逐步讓更多的中國老百姓知道問題的厲害程度,就有機會設法改變這種制度。

老賴地圖APP 公然洩漏欠債資訊

中國河北省2019年1月啟動「老賴地圖」測試版應用軟件,手機用戶只要登錄這款軟件就可以掃瞄周邊500米內欠債不還者相關資訊,還可分享給朋友或社群。

曾建元表示,欠債資訊屬個人私隱,除非經過公權力機關(只限犯罪偵查機關)認定或法院同意(如債權人聲請民事法院進行追討),債務人個人資訊才可以被使用,但只限於使用目的並非公開資訊,只有法院或追債的人才能調閱,其他跟債務無關的人不可以擁有或加以利用。

曾建元說,欠債可能有不同原因,可能欠一家或多家,不代表對所有人都會欠債。一般民主國家金融機構有徵信,那是商業行為,也是消費者申請金融機構的信用卡或網絡支付簽署契約時,同意在某些條件下讓發卡公司使用個資,但有一定的限制,而且是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才可以這麼做。

曾建元表示,每一筆商業行為或每一個金融機構,透過商業機制自行承擔風險,不需要國家介入掌握每個人的資訊。中共大規模、全面性的社會信用制度,是遂行國家對人民、社會全面的監控,這才是這個制度的根本,跟維持社會交易安全秩序沒有太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