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中共市場監管總局對阿里巴巴集團處以182億元罰款,原因是其違反了《反壟斷法》。據悉,這是該法規實施以來開出的最高罰款金額。

這宗天價罰單明顯是針對馬雲去年對大陸金融監管體系的批評而來,充份表明:中共容不得任何人對它的治理方式「說三道四」;此舉威懾越雷池者,還可殺雞儆猴,又為中共增添大筆收入,一石三鳥。

重拳之下,阿里服軟。網民們開始熱烈地討論「壟斷」:「ccp 一黨獨裁,壟斷了電、水、石油、房等幾乎所有領域,不知應該罰多少?」「最大壟斷,就是我黨,不讓老百姓『二選一個』,只能一黨獨大,不能存在反對黨。這個罰款誰來執行呢!?」「中石油、中石化、電信聯通、國工農商建行,哪個不是壟斷?阿里錯在搶了壟斷者的飯碗。」

中共確實是最大的壟斷者。首先,它壟斷了中國的統治權,堅決排斥多黨輪流執政,拒絕民主選舉和人民監督,拒絕反省和檢討。為了維持一黨專政,中共利用軍隊、武警、司法、宣傳等國家機器壓制一切質疑和抗爭,這種壟斷導致了政治、經濟、法制和道德等多方面社會問題,滋生了大量非法事件和大批貪官,受難的是國內各界民眾。

其次,中共壟斷了各類資源和生產資料,將一切收歸國有,即歸黨所有。幾十年來,中共強征土地、強拆房屋,製造悲劇無數。1982年,中共正式宣佈城市土地國有化,一夜之間將私有土地改變為國有,但政府卻未逐戶通知業主,更未辦理任何徵購、徵用手續。之後,「國家」修建住宅後,把住房的七十年使用權賣給住戶,就這樣一次次大發橫財。

去年6月22日,大批武警手持盾牌和警棒,企圖強拆北京昌平郊外的「普瑞斯堡」小區別墅,業主們設置關卡抵擋,數百人聚集對峙,警察未能進入。

據大紀元記者報道,該事件涉及昌平區政府審批建設的「小產權房」,當初村委會、開發商與業主簽署三方合同,但是後來中共當局卻將此類住宅認定為違章建築,一批批下令拆除。

對此,大陸網民評論說:「中共真是個流氓政府。哄騙著老百姓把祖孫三代的積蓄拿出來買房,然後再想辦法收走,血本無歸不說,貼上『違章建築』的標籤,就不用任何的賠償了。」

第三,與資源相連帶,中共國有企業幾乎壟斷了石油、電力、煤炭、電信、民航、金融等領域,而其中的領軍企業往往由個別權貴家庭或派系控制,例如周永康家族控制了大陸的石油產業,江澤民家庭控制了國內的電信行業。這種壟斷限制了市場競爭,造成了普遍性的腐敗。

第四,中共還壟斷了國內的報紙、電視、電視台和網絡,所有媒體機構必須姓「黨」。中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是黨報,從中央到各省的各級單位被要求以公費訂購,可謂新聞出版界最大的浪費。中共宣傳部、政法委、網信辦等部門還負責審查新聞、網絡、出版、電視和電影,無孔不入地管控信息、操縱輿論。

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被曝光後,中宣部於同年9月14日下令,禁止大陸媒體擅自報道,一律要以官方公佈或新華社報道為準。

郭國汀律師曾撰文指出,在中國專制體制下,民間資本投資的媒體所處環境惡劣,「稍有不慎,便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關門停刊,因此,他們要麼同中共的喉舌同流合污,要麼被迫關門,因為中共決不會允許任何不同的聲音。結果民間資本和外資進入中國媒體,成為陪襯。」

大陸記者師濤在《一不小心就被搞死》一文中寫道:「中國迄今沒有一家私人經營的廣播電台和電視台——《憲法》確立的公民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權形同虛設,而私人設立或經營的互聯網站,隨時會因為言論出格或傳播敏感信息而被關閉,國家及各地新聞出版部門無視《憲法》,更談不上尊重公民《憲法》保障的言論、出版自由,動輒橫蠻地查封媒體,封殺政府不喜歡的作家、學者和公民發言權,……處罰敢於直言真相的記者。」

去年疫情武漢爆發後,「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被訓誡;實地拍攝的方斌、陳秋實和張展三位公民記者被當局抓捕,張展被判4年重刑,方斌至今下落不明。國際社會指出,中共對信息的過濾和控制延誤了國內外抗疫,導致疫情大流行及慘痛的全球性公共衛生災難。

綜上所述,中共政府為保政權、為得利益而不擇手段地實行壟斷,阻礙經濟良性發展、信息流通,對社會公平和人權發展造成負面影響,給十幾億國民和全球民眾帶來重大的損失。

今天,當中共指責阿里巴巴壟斷時,國人不妨反思:如何把中共這個最大的壟斷集團淘汰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