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對抗中,華爾街和美國商界一向是美國的一個軟肋,成為中共在美國的一個傳聲筒和籌款機,不過由於中美對抗大勢已定,從現有跡象來看,華爾街和美國商界對美國政府的影響力開始式微,他們或必須作出選擇。

華爾街為中共輸血 充當中共說客

2月初,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向美國商界領袖和前政府官員喊話,要求他們游說拜登政府,改變前總統特朗普對華強硬政策,要求「擱置分歧、擴大共同利益」。

楊潔篪的喊話淵源有自,長期以來,紐約華爾街的主要投行和美國商界,扮演著為中共在海外融資和替中共當說客的關鍵角色。

根據摩根士丹利網站介紹,摩根士丹利深耕中國25年,為中國客戶在全球股票資本市場獲得融資總額,超過3,200億美元。根據高盛的證券文件,到2020年底,高盛已經向中國企業和政府機構提供了175億美元的融資,幾乎是兩年前的兩倍。

Rhodium Group和中美關係全國委員會的報告也顯示,美國投資者持有約1.1萬億美元的股票和約1,000億美元的中國公司發行的債券。

就中共而言,與華爾街合作是一件「能贏兩次」的事情,既可以培養出海外替自己說話的「擁抱熊貓派」,同時獲得外國的專業知識和融資。

這些也足可以說明,儘管中美關係不斷惡化,但中共卻願意讓美國金融機構在中國經營,而高盛等華爾街投行也即將實現幾十年來的夢想,成為第一家獲得中國合資企業100%所有權的外資銀行。

奧巴馬政府前中國問題專家瑞安‧哈斯(Ryan Hass)表示,中國(中共)過去一直試圖利用華爾街作為兩國關係的「壓艙石」(ballast),「中國人(中共)的自信讓人出乎意外,他們覺得他們能夠爭取到金融和商界領袖的支持,來推動拜登政府向他們喜歡的方向發展。」

海曼資本管理對沖基金創始人凱爾‧巴斯(Kyle Bass)曾對大紀元表示,「當你來到華府,你會遇到政府中各種各樣的權力實體,推進無論是立法或者某些人希望的行政改革,多數時候主要反對者就是華爾街,因為想想看,他們都在追逐一件事。」

華爾街對美國政府的影響力開始式微

美國曾將對華商業貿易的全球政策,作為打開中國自由與民主的一扇大門,但現在他們發現中共變得越來越強大和敵對。隨著中美對抗大勢已成定局,華爾街對美國政府的影響力開始式微。

在特朗普政府的最後期間,美國制裁了鎮壓香港民主運動的中共官員,聲明中共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禁止從新疆省進口棉花,禁止美國投資中共軍方相關企業。

儘管拜登政府不願意和中共打一場意識形態之戰,但在這些價值觀、技術和貿易問題上,並沒有像中共預想的那樣軟化。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不僅認同了蓬佩奧中共對維吾爾人種族滅絕的聲明,還制裁了另外兩名新疆官員。3月16日,布林肯再制裁24名損害香港自治權的中港官員。

參議員湯姆‧科頓那份中美經濟定向脫鉤的報告「擊潰中國(中共)」,以及美國 「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I)」以中國(中共)為競爭對手的最終報告,都是兩黨合作共同推出的。

3月24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發表聲明,規定已在美國上市的外國公司,如果連續三年不遵守美國審計標準,將面臨退市風險。還需說明董事會中是否有中共黨員、共產黨黨章是否寫入公司章程等。聲明推出後,在美股不斷上漲的背景下,中概股應聲大跌,這簡直是砸了華爾街的飯碗。

《華盛頓郵報》3月23日發表一篇題為「華爾街進軍中國與拜登強硬立場越來越不一致」的文章,文章中提到,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2月份在介紹拜登政府的貿易政策時,特別提到了高盛的名字,但沙利文並沒有表揚高盛,而是說,「我們的首要任務,不是為了讓高盛在中國獲得市場准入,」「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我們能夠處理中國(中共)的貿易濫用行為,這些行為損害了美國的就業和美國的工人。」

回到楊潔篪向美國商界領袖喊話的問題,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華爾街日報》刊文分析說,雖然拜登對華策略與特朗普有所不同,但過去幾年裏兩黨在中國問題上已達成共識。因此,北京將其影響活動的重點,放在美國商界上,「北京知道,它影響華盛頓的努力越來越徒勞無功。」

《華盛頓郵報》也提出類似的說法,「在這個民粹主義時代,銀行和企業在塑造美國貿易政策方面,不再扮演傳統角色。」「相對於前幾屆政府,中國(中共)對拜登的影響力會有所減弱。」

中美意識形態競爭不可避免 美企如何選擇

博明分析說,美國商人希望建立簡單的、有利可圖的商業關係,一直拒絕將中美關係視為意識形態之爭。但兩國領導人各自的戰略則很明確:中美意識形態層面競爭不可避免,甚至是核心。

博明說,北京的信息明確無誤,如果你們想在中國做生意,你必須作出選擇,必須犧牲美國的價值觀,無視中國境內的種族屠殺,無視北京違背對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諾等等。

去年習近平在《求實》上發表的講話中,他說中國「必須加強國際生產鏈對中國的依賴」,目的是「形成強大的反制和威懾能力」。在封藏6年才公佈的2013年1月5日講話中,習近平說,「事實一再告訴我們,馬克思、恩格斯對資本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分析並沒有過時,資本主義必亡、社會主義必勝的歷史唯物主義觀點也沒有過時。」

拜登的《國家安全臨時戰略指導意見》中也明確指出,「我們將確保美國公司在中國開展業務時,不會犧牲美國的價值觀。」

博明建議,美企應該正視過去幾年形勢的變化,並承認現實已無法改變,很難同時取悅華府和北京,腳跨兩條船,就會有風險。

博明說,最重要的是,美國及其盟友採取的每一項政策、法案、合作項目中,都要考慮增加美國在這場競爭中的集體籌碼,不能將籌碼拱手讓給北京的敵對獨裁政權。

博明說,「北京有一個看法是正確的,那就是美國企業領袖、董事會和投資者,必須決定他們想幫助哪一方獲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