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潔篪講話究竟說給誰聽

中美會晤從某種程度看,基本上決定了未來中美對抗的戰略格局,中共已經毫不掩飾地亮出了自己的獠牙,而美國似乎並未充份意識到這一點,對很大部份美國人來說,甚至可以用「猶在夢中」來形容。

這次中美會談最凸出的特點,就是雙方都在儘量表現出輕視對方,以顯示自己居於主導地位。

美方不用多說,從會面地點之偏僻,會面待遇之低,加上會談前的種種制裁和亮肌肉的行為,都顯示美方在刻意凸顯自己的強大。而中共一方則是以無視規則的挑釁行為,發動了一次突如其來的輿論襲擊,對布林肯和沙利文來說,是一次意料之外的遭遇戰,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讓美國有失顏面。

到今天為止,我們看到美國依然還有大量的主流輿論認為楊潔篪的長達17分鐘的戰狼演說,是一種表演,是說給中國大陸國內人聽的。

言外之意,這是一種為自己找面子的外強中乾之舉。

這是一個巨大的誤區,說嚴重點,這是對美國民眾的誤導和麻醉,或者說,是拜登政府的自我麻醉。

可以說楊潔篪的發言是有備而來,絕非臨時起意的即興發揮。在舉世矚目的會談現場表現己方的強硬立場,在氣勢上壓倒美國這個東道主,只是中共很小的一部份目的。

習近平真正想達成的目的,除了當面測試拜登,他更是要借這個對話機會,向全世界釋放一個重大信息,就是中共不會再遵守美國為主導的現行國際秩序,中共也不承認美國所說的規則代表世界通行的規則。所以,中共將放開手腳和美國直接競爭誰來主導未來的世界秩序。

換句話說,習近平將要用一系列的行動來證明,他所說的「東升西降」是正確的,是他認定的歷史潮流——這才是中共此次忍受各種苛刻條件前往阿拉斯加參加會晤的最根本目的。

從某種程度上講,楊潔篪的發言,可以看成是一份中共對美國發表的事實上的宣戰書。我們看到楊潔篪的講話結束後,中共整個文宣系統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出台了全方位的配合宣傳,其效率之高,覆蓋面之廣,明顯是提前做好的工作安排。甚至淘寶網上幾乎在一夜之間冒出來大量印著「中國不吃這一套」、「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對中國說話」這兩句話的商品,從T恤到手袋,從雨傘到手機殼,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這樣規模的立體化宣傳攻勢,當然可以被視為替中共找回面子,但更像是一次對美國發起挑戰的全民動員。

中美雙方會談後並未發表聯合聲明,這是美方早就提前打了招呼的。但從雙方事後各自發表的聲明以及一系列的後續行為來看,美國政府似乎並未意識到中共已經圖窮匕見的意圖。

19日中美會談結束後,布林肯和沙利文聯合對媒體發表了簡短總結。布林肯說,美方在這次會面中達成了兩項任務:一是和中方分享美國及盟友對中方行為的嚴重關切,二是傳達拜登政府的政策、優先事項和價值觀。

沙利文的發言也大同小異,他們兩人的聲明,加起來只有大約四百個英文單詞。

中共挑戰升級 再劃紅線

但中共喉舌新華社在會後,用三千多字長文重申了楊潔篪在會上的言論,而且一上來就再次給拜登政府劃了一條新的紅線: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制度安全不容損害,這是不可觸碰的紅線。

過去,中共的紅線一般都是它們說的所謂國家主權問題,也就是港台和新疆西藏問題。無論是否符合事實,最起碼「國家主權不容侵犯」是得到國際社會認可的基本準則,只不過中共偷換了概念而已。

但現在中共對拜登劃下的紅線,已經大大往前跨了一步,那就是對中共極權制度和中共的執政合法性都不能有任何批評,誰要再說中共是獨裁暴政,誰就觸碰了中共紅線。

也就是說,中共的紅線已經從所謂的捍衛國家利益,升級到了捍衛黨的利益。這根紅線的核心信息就是一個:中共和中國絕不能分開,必須捆綁。很顯然,中共面對拜登政府在得寸進尺步步緊逼。

但拜登政府的反應是甚麼呢?白宮副新聞祕書尚皮耶在3月19日回應這次會談期間中方代表的表現時說:「誇大的外交演講通常是針對國內聽眾,這是他們希望傳達給國內聽眾的訊息」。

白宮對楊潔篪發言的理解,居然認為這只是說給大陸民眾聽的。為甚麼我說這是拜登的重大誤讀,原因就在這裏。我們討論過了,楊潔篪的話是習近平讓他說的,他不過是奉命發飆。這番話,他就是有意要說給全世界聽的。

作為資深外交官,楊潔篪非常清楚他這番十幾分鐘的炮轟式發言會在全世界的鏡頭面前引起怎樣的輿論轟動,他非常清楚他的話會被所有媒體都放在頭版頭條廣為傳播,而這正是習近平想要的效果。他要的就是要讓全世界聽到他的聲音,聽到他「美國已經不行了,中共才是未來領導者」的聲音,也就是他在內部說的「東升西降」這個戰略判斷。

楊潔篪其實是在下戰書蓬佩奧看清局面

所以說,楊潔篪其實是在發表宣言、在下戰書。中共已經高高舉起了刀,但拜登政府還在夢中。真正看清這個局面的美國人,似乎不多,前國務卿蓬佩奧依然是其中的翹楚。

蓬佩奧非常不認可這種「中共只是希望傳達給國內聽眾」的說法。

他在19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直言不諱說:「軟弱將帶來戰爭、激發敵意,特別是當中共知道本屆政府對中共軟弱無力的時候。」

他還說:如果他在場,他一定會針鋒相對。比如他說:中方提到BLM運動,中方認為這是美國民主衰退的象徵,(而他會說)BLM是馬克思主義信徒在全球的追隨者。蓬佩奧還說,他會指出中共要對全球疫情負責,而美方代表卻沒有在這一點上反擊中共,這是不能接受的。

蓬佩奧這裏說到的關鍵,就是中共的意識形態。事實上,這次楊潔篪長篇大論的宣言式講話,核心就是意識形態。

我們不妨把楊潔篪的原話完整地重溫一下,我想大家會看得更清楚,中共的目的究竟是甚麼:

楊潔篪是這麼說的:「美國本身並不代表國際輿論,西方世界也不代表。無論從人口規模還是世界趨勢來看,西方世界都不代表全球輿論。所以我們希望美方在談到普世價值和國際輿論時,考慮一下這樣說是否放心,因為美國並不代表世界。它只代表美國的政府。我認為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不承認美國所倡導的普世價值,不承認美國的意見可以代表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將成為國際秩序的基礎。」

大家看到了吧,儘管拜登政府從來不提中共的意識形態威脅問題,也從來不提中共不等於中國問題,但中共卻是專門大張旗鼓從意識形態層面來否定美國的領導地位,否定美國的價值觀。

這是非常詭異的一幕,我們看到在蓬佩奧時代,價值觀和意識形態成為美國圍堵中共最有力的武器,結果到了拜登時代,整個局面居然反過來了,中共反而趾高氣揚理直氣壯地用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來壓制美國了。

從這個角度來觀察,拜登政府對中國談話的認識,顯示出要麼他完全沒看懂中共的意圖,要麼是在裝不懂,無論哪種,都說明拜登對抗中共的策略在迴避最關鍵的要害,是治標不治本的。

拜登制裁雷聲大雨點小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我們再來看看最新的幾條消息,就會知道拜登的對外政策出現了甚麼樣的問題。

這次會談結束後,美歐中俄這世界上的4大板塊都有了動作。

23日,美國務卿布林肯來到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就如何應對中共挑戰等重大問題與北約盟國的外長們進行磋商。(Getty Images)
23日,美國務卿布林肯來到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北約總部,就如何應對中共挑戰等重大問題與北約盟國的外長們進行磋商。(Getty Images)

就在22日,國務卿布林肯馬不停蹄前往布魯塞爾,準備就如何應對中共挑戰等重大問題與北約盟國的外長們進行磋商。

與此同時,歐盟外長會議通過對四名中共官員以及一家機構進行制裁的決議,其範圍包括禁止入境以及凍結他們的國外資產,這是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布魯塞爾首次對中共啟動制裁機制。

而美國最新宣佈也對這4名官員的其中兩名:新疆副書記王君正和新疆公安廳廳長陳明國追加制裁。

很顯然,美國和歐洲盟友正在加強協調行動,採取一種類似合縱的策略對抗中共。

中共的反應異常激烈,它立即宣佈對歐盟10名個人和4個實體實施制裁。

與此同時,中共還邀請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於3月22日至23日訪問。對這次訪問,新華社僅刊發了一條簡訊,可見中共在刻意保持低調,甚至可以說是用故意保持低調來吸引人關注。

根據路透社的報道,拉夫羅夫在啟程前對媒體的說法是,訪問中國是為了協調雙方一同減少對美元及西方支付系統的倚賴,也就是說,主要是為了應對美國的制裁。

但很顯然,就像剛才我們提到的,拜登的計劃是聯合歐洲盟友圍堵中共,尤其是北約,那中共此時與俄羅斯加強聯繫,應對經濟問題,其實質已經呼之欲出:中共顯然希望用幫助俄羅斯度過制裁難關,來換取俄國吸引、分擔來自北約的戰略壓力。

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拜登對抗中共的先天不足在此暴露無遺。他為了要掩蓋自身在大選中的合法性問題,不惜避開中共,轉而將俄羅斯列為干預大選的頭號替罪羊。如此一來,制裁俄羅斯將不可避免,尤其拜登對普京的個人攻擊更是喪失理智之舉,結果就是短短幾天就把原本因為疫情與中印邊境衝突問題而與中共拉開距離的俄羅斯,再次推向中共去進行合作,從而硬生生給自己製造了一個毫無必要的對手。

我相信很多朋友可能都還有印象,特朗普(特朗普)當政的時候,同樣對俄羅斯實施了制裁。但當特朗普與中共貿易戰打到火星四濺的時候,普京是甚麼態度?他公開說俄國會坐山觀虎鬥,是兩不相幫的態度。

僅僅這一個態度,就不知可以替美國省下多少財力和物力。

這就是特朗普外交的高明之處,他知道中共的七寸在哪裏,出招總能打到要害上。這也是為甚麼中共與特朗普和蓬佩奧打交道時規規矩矩,但卻可以對拜登整個團隊完全不放在眼中,任性撒野的根本原因所在。

所以,雖然拜登政府現在又是制裁、又是聯合盟友發表聲明,看上去聲勢很大,但真正打在中共要害的措施卻沒有,不但沒有,甚至還有可能倒退。

3月19日,就在中美會談結束當天,《紐約時報》再次充當馬前卒,發表署名評論文章公開聲稱制裁對中共毫無意義,為了結束與中共的對抗,應立即採取以下措施:

第一,美國應立即恢復「和平隊」等在華獎學金項目。

第二,美國應停止污名化孔子學院。文章聲稱孔子學院只是單純的文化中心和教育機構。

第三,美國應該允許此前被特朗普政府驅逐出境的中國記者回到美國,同時取消限制中共黨員入境,理由是絕大多數中共黨員都是無害的普通人。

第四,美國應重新開放中共駐休斯頓領事館。

文章的結論是,只有這樣,美中兩國關係才能重回正軌。

我們不知道發表這樣的文章究竟是源自《紐時》編輯獨立的決定還是源自某方面的授意,但有一點很清楚:《紐時》正在投石問路,測試美國輿論的水溫。原因很簡單,這幾條內容,條條都是中共滲透美國瓦解美國的要害,這就是為甚麼中共如此重視意識形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