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時候,「七夕」又叫「乞巧節」,是女子們祈求提高女紅技藝的節日。或許是牛郎織女的故事太感人了,很多文人喜歡在詩詞中感嘆他們的悲歡離合。今天的人們,更是把七夕過成了「情人節」。

這其實也不能全怪現在的人。白居易那首著名的《長恨歌》,其中有一句「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不就描寫了古人在七夕之夜的山盟海誓嗎?不過,要說最能「誤導」後人的文學作品,恐怕要數宋朝秦觀的一首詞了!

某年的七夕之夜,天空中輕盈的雲彩如巧手般變換出各種型態,閃耀的群星彷彿在訴說著有情人的離愁別恨。詞人仰望夜空,看到牽牛星和織女星已經默默地越過銀河相會了。因為詞人和伴侶也是聚少離多,所以能更深刻地體會到牛郎織女之間忠貞的情義。他不禁讚歎道:

「這短暫的重逢,勝過人間無數次相會。只要兩人心心相印,又何必執著每天都要廝守相伴?」

於是,秦觀將所見所感,寫成一首淒美的七夕詞《鵲橋仙》: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
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
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
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七夕節歷史悠久,牛郎織女在古代也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了,但是秦觀的《鵲橋仙》別出心裁,成為同題材詩詞中最特別的一首,甚至有人推崇它是七夕詞之最。我們就來看一看,這首詞究竟有甚麼特別之處。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

開篇即是對仗工整、辭藻精美的佳句。雲是纖細輕盈的,星是飛馳靈動的;它們又是有生命的,雲彩變化出巧妙的圖案,星星傳遞著遺憾的情緒。詞人無一字寫七夕或其主角,但是描寫的雲和星,卻和整個故事密切相關。傳說中織女會編織雲彩,牛郎、織女在人間是星星的型態,而他們無法相守的故事,又充滿了遺憾。

在這幅輕靈朦朧的夜空圖中,詞人的目光轉向了銀河兩岸的牽牛、織女星。「銀漢迢迢暗度。」迢迢,形容銀河的浩瀚遙遠。這兩個星悄悄地越過銀河,終於相聚到一起。

這一句化用《古詩十九首》的句意: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但是詞人看到的是迢迢銀河,這不僅表現出兩人重逢的困難,也比喻其情感之深,在藝術性上比清淺的河漢更進了一步。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上片結句由景入理,是議論的部份。鵲橋相會,是神話故事中最動人的片段。詞人也用最充沛的情感、最美麗的語言,讚頌了這對夫婦難得的重逢。這美好的時刻,超越了世間所有的相會。金風玉露,即秋風和白露,是七夕特有的風光,同時「金玉」的形容也讓這次相會出現在一個高貴純潔的背景下,更襯托出牛郎織女忠貞而聖潔的感情。◇(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