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採訪時表示,如果目前對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調查證實他對工作人員性騷擾的指控,庫默應該辭職。這是他目前就庫默的議題發表的立場最強硬的言論。

目前指控庫默性騷擾的女性已經多達7名。紐約州總檢察長萊蒂婭詹姆斯(Letitia James)已任命金瓊(Joon Kim)和安克拉克(Ann Clark)律師帶領調查對庫默性騷擾指控的團隊。

紐約州州議會正在單獨進行調查。超過100名州議員已敦促庫默辭職。庫默拒絕辭職,並請選民在調查結果發表後再做判斷。

庫默面臨的另一個調查是隱瞞老人院中共病毒疫情死亡人數。據美聯社報道,紐約州有9,000多名中共病毒患者被從醫院送回老人院,比之前該州衛生部門提供的患者數字高出40%。紐約州總檢察長萊蒂婭詹姆斯(Letitia James)在1月28日的報告中說,該州衛生部將老人院死亡人數低估了約一半。

加州州長紐森面臨被罷免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在3月16日接受ABC電視台採訪時承認,罷免(recall)他很可能已有足夠的簽名。接下來,選民們將需要回答兩個問題:一是,是否同意罷免紐森;二是,選誰來接替紐森。

罷免紐森活動的組織者們必須在3月17日之前交出至少150萬個有效簽名,然後民選官員將用幾周的時間來評估確認這些簽名的有效性。

之前對民間罷免努力一直沒有正式對待的紐森於3月15日首次公開回應,他在接受美國電視台(ABC)採訪時表示,「這次是動真格的」(This one is serious),並表示憂慮(I'm worried)。自從2019年擔任州長以來,這次的罷免是民間第六次努力想讓紐森下台。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主流媒體都在報道。

失去利用價值?

為甚麼民主黨內對庫默和紐森態度變化如此之大呢?《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李史密斯(Lee Smith)說,攻擊庫默並不意味著祖拜登的政黨或其媒體喉舌良心發現。相反,這只是意味著庫默對民主黨不再有用了。正是因為他代表了對其他有野心的民主黨人的威脅,所以黨內才解除了保護屏,為媒體的攻擊活動開了綠燈。

《華爾街日報》也於3月14日發表編輯部文章表示,左派現在可以這樣對付庫默,是因為他是個可有可無的人了。作為反對特朗普總統的發言人,他很重要。但既然民主黨人掌管了整個華盛頓,庫默就不再有用。

美國國會議員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在3月7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民主黨的權力掮客們把矛頭對準了庫默和加利福尼亞州州長紐森,因為他們是賀錦麗最有可能的競爭對手。媒體正在幫助民主黨攻擊她的競爭對手,而科技巨頭則順從地解除了對庫默的過濾器,讓攻擊得以有效。」

美國華府政治評論家石藏山表示,美國左派看似團結,實際上在共同敵人特朗普消失後,已開始分裂。美國左傾政治維持不了多久,共產主義躲在極左派的後面,缺乏推動社會進步的經濟動力,兩三年就會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