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第三位女性站出來指控紐約州州長安德魯葛謨(Andrew Cuomo)性騷擾,這個曾經被認為是總統候選人的男人正在為自己的政治生命而戰。

在性騷擾指控之前,紐約州總檢察長的報告顯示,在葛謨的指示下,州長辦公室少報了紐約養老院的死亡人數,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的病人被送往那裏。隨著民主黨官員加入要求葛謨離開州長官邸的呼聲越來越高,似乎每天都有更多的壞消息。

這位63歲的政治明星怎麼這麼快就黯然失色了?他為該州應對中共病毒疫情所做的簡報為他贏得了艾美獎,他的《美國領導力》(American Leadership)一書,講述了他對中共病毒危機的史詩般的管理,一度登上了《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排行榜。

就在幾個月前,奢侈品零售商還在為印有「葛謨」字樣的女性內衣做廣告;自由派女性們聽到州長沙啞而自信的聲音時神魂顛倒;他在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上與愛開玩笑、諂媚奉承的弟弟克里斯(Chris)一起亮相時,受到了各個年齡段左翼觀眾的喜愛。但是現在,州長的粉絲們想要他的血。

媒體專家說,這是因為媒體在履行自己的職責,他們說,客觀的兩黨新聞界像對待共和黨一樣,毫無畏懼和偏袒地追究富人和權貴的責任。胡說八道,這並不是左派瞄準葛謨的原因。

「葛謨關於療養院的致命政策早已在保守派中眾所周知」,加州國會議員德溫努涅斯(Devin Nunes)說,「然而,在(2020年)選舉前,傳統媒體忽略了這件事情,反而反常地稱讚葛謨在抗擊中共病毒方面的模範領導作用,並稱讚他那本自誇的書。現在還不清楚為甚麼葛謨的團隊要費心掩蓋事實真相,因為媒體已經在為他們這麼做了。」

儘管在他所在的州發生了本可以避免的中共病毒死亡事件,但媒體稱讚葛謨,因為他在重要計劃中扮演了核心角色,該計劃從2016年11月到2020年11月,民主黨及其媒體夥伴竭盡努力,將特朗普趕出了白宮。醜陋的事實是,葛謨所在州的中共病毒高死亡人數對民主黨人來說是有用的,因為他們利用這個數字讓特朗普對抗疫情的能力看起來糟糕透頂。

但攻擊葛謨並不意味著拜登的政黨或其媒體喉舌良心發現。相反,這只是意味著葛謨對民主黨不再有用了。正是因為他代表了對其他有野心的民主黨人的威脅,所以民主黨內才解除了保護屏,為媒體的攻擊活動開了綠燈。現在是打擊安德魯葛謨的公開時節。

努涅斯說:「已發生改變的是,賀錦麗現在是副總統,事實上是總統,是民主黨推選出來的領袖。」「所以,民主黨的權力掮客們把矛頭對準了葛謨和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他們是賀錦麗最有可能的競爭對手。與此同時,傳統媒體正在幫助黨內攻擊她的競爭對手,而科技巨頭則順從地解除了對葛謨的過濾器,讓攻擊得分。」

2017年,努涅斯在發現了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對特朗普競選活動進行間諜活動的證據後,遭到了無情、持續不斷的攻擊,這位連任九屆的國會議員已經成為深諳媒體及其民主黨主子如何合作欺騙公眾、推進他們破壞性目的的專家。在他最近出版的《社會主義倒計時》(Countdown to Socialism)一書中,努涅斯討論了網絡媒體「過濾器」的效果,以及他稱之為「虛假信息漏斗」(Disinformation Funnel)的其它方面。

他寫道:「漏斗的目的,是過濾、提煉、引導和放大宣傳,最終通過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和智能手機傳播。從那裏直接進入人們的大腦。」

有時,它的目的是把宣傳推送進來,有時是把真實的信息擋在外面。一些媒體和民主黨的聯合行動,比如「非常好的人」(Very Fine People)騙局,做到了這兩點。對特朗普關於2017年維珍尼亞州夏洛特鎮(Charlottesville)騷亂言論的欺騙性編輯,被說成是他稱讚右翼極端份子是「非常好的人」。事實上,特朗普表示,應該「徹底譴責」參與騷亂的新納粹和白人至上主義者。

拜登曾表示,他之所以決定參加2020年的競選,是因為他對這些錯誤地歸咎於特朗普的言論感到憤怒。如果這是真的,那就意味著拜登是受一個謊言的激勵(而參選),而媒體仍在重複這個謊言。「虛假信息漏斗」非常有效,以至於在第二次彈劾案中,代表特朗普的一位律師直到開始準備為前總統辯護時,才意識到「非常好的人」的這個插曲是騙人的。

「漏斗」經常被用來保護民主黨的寵兒。在2020年大選之前,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涉嫌與烏克蘭、俄羅斯和中國等國的腐敗官員有聯繫的證據被置之不理,即使是像《紐約時報》這樣知名的、此前曾報道過拜登捲入了醜聞的媒體亦然。

2020年9月11日,紐約州州長安德魯葛謨與當時還是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的祖拜登及其妻子吉爾拜登在紐約市參加國家9.11紀念活動。(Getty Images)
2020年9月11日,紐約州州長安德魯葛謨與當時還是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的祖拜登及其妻子吉爾拜登在紐約市參加國家9.11紀念活動。(Getty Images)

當然,這些報道是在他父親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前發表的。但只要有機會除掉特朗普, 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網站屏蔽了有關亨特拜登腐敗的報道,並不無諷刺地聲稱,這些報道是外國宣傳的一部份。葛謨曾被認為是潛在的總統候選人,現在他更有可能花時間應對聯邦檢察官和性騷擾的訴訟。實際上構成美國政治局的其他民主黨官員肯定不會明白這一教訓,那就是:「虛假信息漏斗」策略對民主黨人而言,成也蕭何,敗也蕭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