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總統拜登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印度總理莫迪、澳洲總理莫里森通過視訊舉行了「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首次元首峰會,引起外界普遍關注,四國聯盟與中共之間將有怎麼樣的世界新格局,成為聚焦點。雖然美國稱這不是針對「某一對手」的聯盟,但評論普遍認為,這次會議是四國聯盟打出的遏制中共的組合拳。

澳洲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受訪時強調,會議的直接目標就是聯手制共,不過這不歸功於拜登。香港資深媒體人、作家蔡詠梅重點從經濟角度分析四國為何聯手應對中共威脅。對於中共攻台的可能性,以及四國是否會為此出手,兩位專家也進行了全面分析。

Quad框架針對中共 不歸功於拜登

馮崇義表示,Quad的動議來自日本,其框架就是聯手對付共產中國。日本首相安倍2007年提出此動議,著眼點即是建立一個以民主價值為基礎的聯盟。人們把它比喻為「東方小北約」,理由就在於北約當時就是民主國家、自由世界跟共產陣營對立、對付蘇聯共產黨的一個同盟。

「美日一直就有軍事同盟,日本沒有國防軍,只有自衛軍;根據『美日安保協定』,美國有義務保護日本安全。」馮崇義說,日本感覺到中共在亞太地區變成最大威脅,而美國卻顧不到,所以它要把原來的軍事同盟擴大,「亞太地區有實力、且成熟可靠的民主國家只有澳洲和印度」。

Quad峰會後,外界評論認為,此次峰會「就疫苗、稀土及區域合作達成共識」,是拜登政府聯合盟友對中共打出組合拳中強而有力的第一拳。然而美國外交發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表示,Quad不是針對「某一對手」的聯盟。

馮崇義認為,「不管美國的外交官們如何說,聯盟當然有對手、有對象,而這個對象很顯然就是中共。」

他也強調,這不能歸功於拜登。因為同盟的動議很早就有,只是因安倍下野,在日本國內碰到其它抵抗,所以不了了之。「在特朗普政府後期,國務卿蓬佩奧就已經在著手落實,當時就在講『亞太小北約』,拜登只是順著這個框架往前繼續走而已。」

馮崇義說,「拜登政府的力度會小很多。如果蓬佩奧這個團隊還在位的話,他們推動的深度和廣度都會大得多。」

圖為2020年10月6日,日本東京,(由左至右)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日本首相菅義偉、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及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四方會談上合影留念。(NICOLAS DATICHE/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20年10月6日,日本東京,(由左至右)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日本首相菅義偉、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及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四方會談上合影留念。(NICOLAS DATICHE/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軍事咄咄逼人 四國聯盟制共

據美國之音等媒體,四方對話升級到峰會級別,是由於中共對亞太地區咄咄逼人的軍事動作讓各國都感覺到威脅。

對此馮崇義表示,中共軍事力量在太平洋地區的崛起,以及在印度洋的動作,很多事情是外界不清楚的,特別是南海地區填海造島,目的其實是劃一個海域來保護它的核潛艇,「這是對日本、美國、整個世界挑戰最大的一個軍事動態」。

他解釋說,這讓中共有了一個規模不確定的、移動的核武器發動基地。中共真正的國防開支比公佈出來的要大得多,「軍艦下海就像『下水餃』,所以這些民主國家心裏很急,如不採取行動遏制中共擴張,戰爭風險會非常大」。

他強調,「四國結盟的意圖就是形成軍事上的威懾,讓中共面對強大的民主國家聯盟,打消挑戰現有國際秩序的野心。」

香港資深媒體人、作家蔡詠梅也表示,中共軍艦、飛機在台海頻頻出動,南海、東海填海建軍事基地,這種張牙舞爪的不理智行為,讓很多國家感受到威脅。鄧小平搞改革開放後,為了低調曾講「韜光養晦」,而中共現在的做法是相反的。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會後的記者會上表示,「這不是一個軍事聯盟,也不會是新的北約,儘管有人這樣宣傳過。」沙利文稱四方安全對話為四國在經濟、技術、氣候變化和安全問題上提供了合作機會,海事安全、人道救援和災難應對才是核心議程。

對此馮崇義表示,會議的軍事和戰略意圖非常明顯,「一旦提到安全,就曉得是軍事;會議的直接目標就是聯手制共。」

他分析,沙利文的說法「完全是外交辭令、煙幕彈」。因為在這些國家內部以及歐盟中,很多人是和平主義者,反對一切戰爭;以他們的邏輯和現實主義思維,一旦有軍事結盟就認為是要打仗。這些辭令是為了對付國內的選民和各種政治力量,不去激化政治上的紛爭。

針對四國峰會,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希望這些國家不要「針對第三方或損害第三方利益」、不要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馮崇義解讀,不管目前中共如何擴軍備戰,它在軍事上處於絕對劣勢,四國軍事聯盟是其不想看到的情景,所以要講一些話來淡化這種情景。

四國經濟領域聯手 應對中共威脅

在安全問題之外,Quad會議還著眼於加強中共疫苗的全球佈局,以抗衡中共的疫苗外交,並從經濟等方面應對中共的威脅。

蔡詠梅認為,中共搞戰狼外交、經濟擴張,讓美、日、澳、印這些國家感受到威脅。中國目前是第二大經濟實體,而美國是全球第一大經濟實體,與第二人口大國印度等國結盟,四國聯盟的經濟實力據說是中國的兩倍。

她表示,中共對NBA正常言論的打壓,以及禁止進口澳洲紅酒、台灣菠蘿等經濟壓制手段,已讓民主國家感受到中共對自由世界的威脅。拜登新政府近期已提出,中共的價值觀與之完全不同。

因此建四方聯盟的原因也在於,「萬一中國再次打貿易戰,他們就會互相聲援,澳洲的礦產、煤、鐵礦可以輸到美國、輸到印度去,互相就形成一個小北約,進行自由貿易,緩解來自中國大陸的貿易戰和經濟攻擊的困境。」

蔡詠梅進一步表示,跟中共打貿易戰最不利的地方在於:中共政府怎麼下命令,中國企業完全不能違反,且中共控制的國營經濟體比較大,所以它可以犧牲自己農民和工人的利益來打經濟牌,這些人既不能反抗,它也沒有選票憂慮。「在毛澤東時代,自己人民餓著肚子,他還要支援亞非拉,中共是不考慮人民死活的。」

而自由經濟的國家,政府無法控制經濟;中共打經濟牌,這些國家就很難。如澳洲很多礦產在私人手中,農業都是私人企業;「像台灣,政府要考慮菠蘿農民。中共引進菠蘿時是為了爭取台灣,把台灣的經濟跟中國經濟綁在一起,它不管自己農民的命運。」

圖為2020年11月20日,美國海軍尼米茲航母(CVN68)與印度、日本、澳洲海軍,在印度洋進行了馬拉巴爾(Malabar 2020)演習。(美國海軍)
圖為2020年11月20日,美國海軍尼米茲航母(CVN68)與印度、日本、澳洲海軍,在印度洋進行了馬拉巴爾(Malabar 2020)演習。(美國海軍)

一旦中共武力攻台 四國會出手嗎?

剛結束的中共兩會上,汪洋、習近平談到軍事建設,備戰意味非常強烈,萬一中共對台動武,四國聯盟會不會有所動作?

馮崇義對此表示,特朗普政府後期已經把美國在台海問題上的「戰略模糊」變成了「戰略清晰」:如果中共用武力改變台海現狀,美國一定介入。同時,美國已經把最先進的軍事力量部署在中途島、關島,「在美國的戰略思想裏,這是阻止戰爭的唯一出路,如果不把軍事優勢提高到更高級別,中共就肯定會進行軍事冒險」。

談到中共攻台的可能,蔡詠梅則表示,發起戰爭就是強權瓦解之時,發動戰爭的人自己毀滅最快。

她舉例,第一次世界大戰搞得歐洲好多政權垮台,沙俄、德意志、奧斯曼等好多帝國分解。而希特拉就是發動二戰倒台。日本在珍珠港戰役前非常強大,已佔領中國東北三省、佔有台灣,但經過二戰卻亡國了。「毛澤東、鄧小平他們打印度、中越戰爭,打一下又收回來,就是知道戰爭這東西是不能隨便啟動的,其後果很嚴重。」

蔡詠梅說,自己先前不相信中共會打台灣,「以前常說打仗,都是一種恐嚇。毛澤東都不敢打、鄧小平不敢打,這些第三、第四代領導人,是溫室裏面嬌生慣養的,怎麼能下這種決心呢?」

她講到,有一次中共叫打台灣叫得太厲害,上海股市跌得一蹋糊塗。遠東現在是全球經濟最發達的地方,加上美國、澳洲,一打仗,全球經濟簡直不能想像。「只要有打仗的跡象,包圍台灣、台灣軍艦出動,中國的股票都會跌。」

不過,她認為現在的情況又存在變數。「以前中共還有點集體領導,胡錦濤時代還有九常委,不同意見還要扯扯平。中國現在是一個人決策,其人的心靈質素、精神狀況、意識形態、教育水平都會起作用,現實、理性的聲音影響不到他。當這個人未必是理性的時候,就很難講了。」

馮崇義也提到,印度的加入,使四國聯盟本身也存在變數。印度一直是不結盟國家,現在美國要有印太戰略,努力把受中共侵略和威脅的印度拉進來,從而把亞太同盟擴大到印度洋,但印度在四國聯盟之中會是不確定、不太積極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