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緬甸發生軍事政變之後,中共一方面要求軍方釋放昂山素姬以及緬甸「全國民主聯盟」(NLD)領導人等,另一方面阻礙聯合國對緬甸軍方實施制裁,至今對緬甸軍政府迴避「政變」之類的措辭。
 
緬甸軍方對抗議民眾的鎮壓仍在持續,3月14日至少又有14人在鎮壓中喪生。因中共當局被指暗中支持緬甸軍方,緬甸民眾憤怒指向緬甸的中資企業。當天下午,仰光萊達雅(Hlaing Tharyar)工業區有多家工廠起火燃燒,其中一家名叫Global Fashion的中資企業,另一家台灣人投資的製鞋廠Tsang Yih在事件中也受到牽連。
 
中共袒護緬甸軍政府被指是出於緬甸在東南亞重要的戰略位置。緬甸所處的地理位置,既是中國與印度之間的戰略要地,也是東亞與西亞之間的戰略要地,更是美中兩個大國之間,利益和力量衝突的爭奪要地,中共數年前,在緬甸修建中緬油氣管道,緬甸已成中共經濟和軍事擴張的據點之一。
 
日本《週刊現代》(Shukan Gendai)特別編輯委員近藤大介(Daisuke Kondo)撰文表示,對美中兩國來說,緬甸具有與台灣一樣的重要性。他表示,緬甸政變後,中共正試圖從美國奪回在緬甸失去的影響力。美中再次在緬甸正面角逐,拜登政府需要放棄「綏靖政治」才能抑制中共。
 
《週刊現代》是日本出版社巨頭「講談社」發行的偏保守的周刊,發行部數38.2萬部,居業界第三位。近藤大介是該周刊的副編輯長,特別編輯委員,日本評論家。曾作為記者,兩次跟隨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Junichiro Koizumi)訪問北韓。曾於1995~1996年留學北京大學,之後出任「講談社」駐北京代表,曾為中國著名經濟雜誌《經濟觀察報》撰稿,他在中國的政治、外交界擁有人脈,是名中國通。他還多年在緬甸等東南亞國家採訪,熟知東南亞地區政治局勢。
 
對於,中共是否在背後支持軍方政變,近藤(Kondo)持保留看法。他認為,緬甸軍方從2011年開始推行民主化後,軍方開始向美國急速接近,軍方從過去的「親中」轉為「親美也親中」;另一方面,中共也在緬甸的軍方與昂山素姬的「全國民主聯盟」(NLD)之間展開「等距離」外交,以維持在緬甸影響力。 

軍方從「親中」轉為「親美中」

近藤在文中指,10年前的2011年,緬甸結束了軍事政權,向民主化轉變。在之後的10年中,緬甸的內政和外交出現很大變化。在緬甸國內,軍方與「全國民主聯盟」(NLD)出現了權利及利益的再分割,其間也是矛盾摩擦不斷。
 
在對外方面,之前,北京對緬甸具有巨大影響力,但很快美國影響力推進到緬甸。其原因是軍方出身的吳登盛總統在外交政策上做出了重大轉變。從對「北京一面倒」切換為「北京+華盛頓」。
 
其中代表性的事件是,吳登盛在2011年9月宣布終止2年前,中緬之間簽署的600萬千瓦的密松大壩(Myitsone Dam)建設項目。這一項目是2009年12月,習近平作為國家副主席到訪緬甸時簽署的。項目被終止令習近平很難堪。
 
近藤說,終止後的兩個月,習近平要求緬甸實力人物到北京給予說明,11月28日,當時到北京說明情況的就是這次發動政變的敏昂來(Min Aung Hlaing),當時敏昂來多次強調「今後與中國的關係不會動搖」,才平息習近平的怒氣。
 
不過就在第二天,時任國務卿的希拉里受緬甸總統吳登盛邀請訪問緬甸,成為56年以來首次踏上緬甸國土的美國國務卿。緊接著,第二年的2012年11月,時任總統奧巴馬訪問緬甸,並在仰光大學進行演講。
 
近藤指,緬甸軍政府一系列外交政策的轉向使中共在緬甸「失寵」,美國的影響力開始迅速擴大。
 
近藤引用熟悉的中共外交部官員的話,稱中共對這一變化感到危機。中共官員說:「美國的目的是切斷我們的『緬甸通道』。在緬甸,我們正在建設油氣輸送管道,以此把中東的原油和天然氣從緬甸的皎漂港(Kyaukpyu Port)輸送到中國昆明。」
 
據悉,中緬油氣管道於2010年6月在緬甸正式開工建設,建成後可使作為戰略物資的石油規避美國可控制的馬六甲海峽。全長約1,700公里(緬甸境內長771公里)。通過這條油氣管道每年可輸送2,200萬噸原油和12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中緬油氣管道分別在2013年開始輸氣,2017年開始輸油。

拜登政府綏靖 VS 中共「中立」

緬甸軍事政變之後,拜登政府2月11日對政變相關的10名軍方人員以及軍方關聯企業「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Myanmar Economic Holdings Limited,MEHL)旗下的3家公司實施制裁。2月22日,制裁名單中再次追加2名軍方將領。
 
其間,2月19日,拜登上任後出席首次G7視訊會議,會上,如何應對緬甸問題備受關注。不過在會後發表的G7聲明中,竟然沒有「緬甸」一詞,引發各種評論。其中一種看法認為,擔憂對緬甸軍方施壓過大,有可能把軍方推向北京,對局勢發展不利等。
 
對此,近藤表示,制裁10名軍方將領等措施看起來嚴厲,其實對軍方的實效性很小,拜登政府在應對緬甸問題上,呈現出「綏靖政府」的特質。
 
近藤說,北京政府出於對密松大壩被終止的反思,對待昂山素姬以及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與軍方採取了「等距離」外交策略,並得到了想要的結果。2017年4月、2019年4月,昂山素姬出席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並表示積極支持。同時,2020年習近平訪問緬甸,與昂山素姬發表「中緬命運共同體」,並簽署了29項合作項目。
 
近藤表示,軍事政變後,中共的謀劃是繼續「等距離」外交,做雙方的仲中介人,主導解決緬甸問題,在過程中,取代美國在緬甸的影響力。
 
目前,緬甸軍方對民眾鎮壓不斷升級,被軍警打死的抗議民眾在不斷增加,局勢日益惡化。近藤表示,緬甸正成為美中對抗的新陣地,包括日本在內,美國等民主自由國家需要實施對軍方有打擊力的有效行動,應對緬甸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