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日,緬甸軍方拘捕了昂山素姬、剛剛當選的總統溫敏和執政黨高層官員,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稱軍方控制國家一年。美國和西方各國、聯合國、歐盟等立即譴責,並督促緬甸軍方立即放人。白宮更直接表示,支持緬甸民主機構,敦促緬甸軍方遵守民主、法治。

相比之下,中共的態度完全不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僅稱注意到緬甸發生的事情,正在進一步了解情況,「希望緬甸各方」能「妥善處理分歧」。中共沒有譴責緬甸軍方政變,也沒有表達對緬甸民選政府的支持,卻希望「處理分歧」,實際等於變相支持了軍方政變。

在中共看來,緬甸應該算是後院,現在後院起火,中共的態度與世界各國截然不同,變相地支持緬甸軍方獨裁。這應該給美國和西方各國又上了一課,有些西方政客表示,與中共既要對抗,也要合作,但中共卻準備與西方處處對抗。中共一再對美喊話,稱不要「新冷戰」,但中共擺出的卻是冷戰的姿態,把緬甸擺上了「新冷戰」的戰場。

習近平為了迫使拜登讓步,近期亮出了一系列籌碼,緬甸是中共無意中獲得的籌碼,還是中共製造的一個新籌碼,應該很快就會水落石出。

中共外交部和黨媒的實際態度

2月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面對彭博社和美國專題新聞社的提問,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儘量迴避直接表態,僅稱「希望緬甸各方」能「妥善處理分歧」,根本沒有譴責緬甸軍方政變的意願,也沒有呼籲釋放昂山素姬等民選政府官員;並搪塞說,正在進一步了解情況。

中共真的不了情況嗎?

2月1日上午11:53,新華社發出第一則報道,《詳訊:緬甸總統溫敏和國務資政昂山素姬被軍方扣押》,並有新華社記者在緬甸仰光街頭報道的影片。報道稱,「軍方已控制緬甸多地的政府和議會。首都內比都等地出現大範圍通信中斷」,「緬甸最大城市仰光的市政大樓已被軍方控制」。

新華社記者沒有稱政變,相反卻描述「街頭較為平靜」,但又稱「當地一些民眾在討論扣押事件」,現場記者還承認,他的兩個電話卡已經不能使用。這顯然很不正常,但新華社卻試圖儘量降低事態的嚴重程度。

新華社的報道還稱,「緬甸軍方與民盟圍繞大選結果產生分歧」,並多次引用軍方電視台的說法,稱「軍方認為大選存在舞弊行為」。中共黨媒無疑承認了緬甸軍方擁有的權力,中共黨媒和中共外交部都沒有公開承認、支持緬甸民選政府。中共不是不了解情況,而是很清楚狀況,態度已經明瞭。

2月1日13:09,新華社發出第二則報道,《獨家現場:昂山素姬被扣押,緬甸發生了甚麼?》。這篇報道再度引用了緬甸軍方電視台的報道,稱「總統府宣佈將國家權力移交給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同時又稱,中共駐緬甸大使館「請中國公民做好應急準備,不要驚慌」。

中共黨媒自當緬甸軍方的傳聲筒,中共外交部假稱不了解情況,同時卻告訴中國公民「不要驚慌」。可見,中共很清楚發生了甚麼,而且很可能背地裏已經與緬甸軍方達成了某種默契。

2月1日14:46,新華社發出第三則報道,《緬甸軍方宣佈緊急狀態結束後將重新舉行大選》。 這則報道基本引用了緬甸的軍方聲明,稱,「在實施國家緊急狀態期間,將會改革聯邦選舉委員會,重新核查去年11月大選過程」。

這表明,中共基本承認緬甸軍方掌權,並繼續不承認剛剛在民主選舉中當選的總統和政府官員。1月6日,美國國會發生了暴力事件,中共黨媒大肆渲染,並斷定美國民主倒下了,還罵了活該。這一次緬甸政變,中共黨媒卻試圖輕描淡寫,根本不提緬甸民主進程。

2月1日15:15,新華社發佈第四則報道,《現場直擊被軍方控制的緬甸仰光市政大樓》。影片中,眼看市民在街頭聚集,但現場的新華社記者卻只顧重複新華社第三則報道的內容,更像是幫緬甸軍方發表聲明,而不是現場報道。

中共與緬甸軍方的關係

中共極為重視與緬甸的關係,2020年1月17日,習近平訪問了緬甸,以「一帶一路」為名,簽訂了一系列合作項目。中共的真正目的,是在緬甸打開一條連接印度洋的新通道,比起經濟合作,軍事用途更加明顯。但隨後,武漢疫情爆發、無法隱瞞,習近平簽訂的項目陷入了停滯。中共企圖拉住緬甸,以對抗美國的印太戰略,中共卻在2020年陷入了國際孤立。

1月11、12日,中共外長王毅剛剛訪問了緬甸,急切要恢復緬甸戰略通道項目。他會面的人物很蹊蹺。按照中共外交部的信息,1月11日,王毅會見了緬甸總統溫敏、國務資政兼外長昂山素姬、國務資政府部部長覺丁瑞,雙方禮節性互致友好,表示進一步合作。

1月12日,王毅又單獨會見了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這樣的外交活動顯然很出格。王毅不是軍方人士,卻會見緬甸軍隊首腦,至少承認了緬甸軍方擁有實權,與緬甸民選總統級別相同。

當時王毅稱,「中緬經濟走廊是中緬命運共同體建設的標誌性項目,希緬新政府成立後走廊建設能夠全面展開」,「也相信緬軍會繼續對此提供支持」。

敏昂萊果然高調地投桃報李,稱「緬方非常高興看到中國國際地位和影響力日益提升」,並罕見地稱「繼續支持中方在涉台、涉港、涉疆問題上」的立場。

敏昂萊表態很過火,與民選政府的態度完全不同,顯然在爭取中共的支持,他同時稱,「緬軍支持雙方克服疫情影響,加快推進緬中經濟走廊建設」,願「同中方溝通交流」,「緬軍願為此繼續發揮積極作用」。

敏昂萊自認掌握了軍隊,與緬甸民選政府鮮明劃線。王毅請他表態支持新當選政府,但敏昂萊卻沒有買賬,根本沒有支持新政府的意願,卻稱直接與中共合作。中共外交部發佈這樣的內容,實際上等於默認了緬甸軍方的實權,是否還有些談話內容不能公佈,則不得而知。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敏昂萊掌權,中共顯然並不意外。敏昂萊應該至少知會了中共,或者說,實際上得到了中共的支持,中共黨媒馬上就替緬甸軍方發聲;相反,緬甸的民選總統和官員,卻沒能得到中共外交部的承認。

在中共看來,緬甸民選政府雖然也表示與中共合作,但同時也靠近西方,並不會一邊倒向中共。緬甸軍政府卻表達了倒向中共的強烈願望,而且很可能再被西方制裁,緬甸軍政府或許只能依靠中共,緬甸的戰略通道更容易被中共掌控,至於緬甸人民會如何,中共當然不可能關心。

緬甸的民主進程再度受阻

緬甸是東南亞第二大國,西北鄰印度和孟加拉國,東北靠中國,東南接泰國與老撾,南臨安達曼海,西南瀕孟加拉灣,面積約67.65萬平方公里,人口約5,567萬,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緬甸目前首都為奈比多,2005年首都為最大城市仰光。

緬甸也是一個古老的國度。1278年,元朝設置緬中行省,管理緬甸東北部地區,後撤併入雲南等處行中書省。1824-1885年,英國和緬甸發生三次戰爭,英國控制了緬甸,納入英屬印度的一個省。清朝被迫承認。

1937年,緬甸脫離英屬印度,成為大英帝國緬甸本部。1941年,中英簽署《中英共同防禦滇緬路協定》,國民政府派出遠征軍,與日軍激戰,最終打通了美國援助的陸上補給線。期間,昂山素姬的父親昂山一直努力擺脫英國統治、尋求獨立,但他輕信了日軍謊言,曾幫助日軍攻擊中英軍隊,還曾上當加入了緬甸共產黨。

昂山很快發現受騙,秘密組織「反法西斯人民自由聯盟」,抗擊日本侵略,也退出了共產黨。日本投降後,昂山曾擔任緬甸總理,繼續爭取獨立,1947年他被暗殺。1948年,緬甸獨立,成為緬甸聯邦共和國,但不久陷入軍政府獨裁統治,國名被改為「緬甸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實行緬甸式社會主義,自然少不了前蘇聯和中共的介入。

1988年,緬甸爆發民主運動,軍政府殘酷鎮壓,美國和西方各國全面制裁緬甸。定居海外的昂山素姬回國探望病危的母親,緬甸民主人士推舉昂山素姬領導民主運動。1989年,昂山素姬被軟禁。1990年,緬甸軍政府迫於壓力,承諾選舉,昂山素姬在軟禁中,仍然領導全國民主聯盟取得了國會近八成的席位,但軍政府推翻選舉結果,宣佈全國民主聯盟非法,昂山素姬繼續被軟禁至1995年。2000年,昂山素姬再次被軟禁,2010年才被釋放。期間,軍政府改變了某種形式,仍然繼續一黨專政。

2007年,緬甸爆發反軍政府示威,約數十萬人參加,軍政府再次鎮壓,但迫於壓力宣佈進行選舉。2012年,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議會補選中取得壓倒性勝利,獲得了西方各國的普遍支持。2015年,緬甸舉行首次大選,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大勝,正式結束了軍政府統治,昂山素姬出任國務資政,中共也被迫承認。

2020年11月9日,緬甸新一輪選舉中,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再度大勝,贏得議會兩院498個席位當中的396個。但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昂山素姬等人被軍方扣押。

習近平對美喊話時曾說,「不能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但這顯然正是中共的邏輯,如今面對緬甸的軍事政變,中共的態度一覽無餘。

西方各國承認和支持緬甸民選政府,譴責緬甸軍事政變,中共卻恰恰相反。中共暴露出支持獨裁政權的態度,已經準備與美國和西方展開對抗,中共的舉動,也正在把緬甸變成「新冷戰」的前沿。2021年果然不太平,拜登要戰略忍耐,面對中共的軍事挑釁,回應還不夠強硬,中共卻忍耐不住了。

中共自認的後院,到底是忽然起火,還是中共在玩火,人們可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