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軍方2月1日凌晨發動政變,引發國際譁然。在多國政府發聲譴責的同時,美國警告緬甸軍方的態度與中共的輕描淡寫大相逕庭。有消息披露,中國新年即將到來之際,超過10萬華僑受困於局勢動盪、疫情嚴重的處境下無法回中國大陸,中共當局毫無應變意識,當地中領館不聞不問。

緬軍政變造成動盪,令當地外資不安。專家分析,亦會對中共在緬甸的經濟藍圖造成損失,一帶一路的持續發展產生較關鍵的影響。此外,有緬甸軍官曾私下指中共並不可信,分析認為,緬甸「不會再成為中共的囊中物」。

緬甸政變 美中反應大相逕庭

緬甸軍方2月1日發動政變奪取國家控制權後,美國白宮與國務院迅速作出反應,先後發聲明呼籲緬甸軍方撤銷軍事行動,釋放被拘禁的民選政府領導人與所有政府官員。

在聲明中,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還警告緬甸軍方,若不逆轉阻礙緬甸民主過渡的行為,將對有關人員採取行動。

此外,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2月1日中午又發聲明說,美國因為緬甸在民主化道路上取得的進步,已撤銷對緬甸的制裁;若緬甸目前的形勢得不到改善,美國將重新考慮對緬甸的制裁。

美國之音2月2日報道,相比美國,中共的態度相對曖昧。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2月1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中方「注意到了」緬甸發生的事,正進一步了解情況。

但輿論認為,中共對緬甸的用心不會僅在表面上淺嘗輒止。之前1月12日,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才前往緬甸首都內比都,與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會面。當時王毅聲稱,中共讚賞緬甸軍方以「民族振興為己任,從長遠角度思考國家未來發展」。

王毅還稱,中共支持緬甸軍方在國家轉型發展進程中發揮作用。當時,敏昂萊提出2020年11月緬甸選舉存在舞弊的說法。

另據彭博社報道,儘管中共並未公開批評緬甸軍方的行動,但還是會小心翼翼地避免做任何可能疏遠昂山素姬支持者的事。1月11日,王毅與昂山素姬會談期間,談及兩國如何在一系列投資項目上進行合作。

緬甸是中共「新絲綢之路」經貿發展項目中的重要國家。中緬建交70周年、2020年1月17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前往緬甸首都內比都國事訪問,簽署約30項有關新基礎設施的協議。

據報道,截至2020年底,中國是緬甸第二大投資者,獲批准的投資為215億美金。中國對緬甸的貿易約佔緬甸貿易總額三分之一。

緬甸政變或令美國踩空中共得勢

中共近年來在緬甸不斷提升影響力,亦引起西方世界警覺。

2019年美國《外交家》雜誌曾發表文章批評說,美國及其盟友缺乏與緬甸各方面的互動;而中共施加的影響力將有害於緬甸的民主。

奧巴馬主政時期,任美國駐緬甸外交使團團長(大使級別)米德偉(Derek Mitchell)認為,緬甸危機可能為中共政權創造機會。

米德偉強調:「中國(中共)與軍政府從來不會有問題。他們不在乎民主,不在乎人們怎麼說,亦不在乎任何國家的主權;他們只在意保護自己的利益。當那裏是軍政府的時候,對與中國競爭的西方國家是不利的,但中國(中共)恰好可填補空白,可能因此提高他們的影響力。」

緬甸政變 中共對十萬受困華人不聞不問

與此同時,緬甸局勢動盪令當地逾10萬華人處境更為艱難,但當地中領館不聞不問。

綜合媒體2月1日報道,緬甸軍方發動軍事政變後還在抓人,通訊一度中斷。仰光爆發搶購潮,但金融業務全停,商場只接受現金;警察與支持昂山素姬政府的抗議者在街頭爆發激烈衝突,民眾擔心發生大動亂。

而中共以防疫為由,嚴防海外華人回家過年,此前已下令,至2月20日中國航空公司飛緬甸的航班全部停飛,中緬航線僅剩緬甸航空一周一個航班。而軍事政變後,全部班機均停飛。緬甸華人回國過年徹底無望。

據當地中文媒體報道,緬甸華人曾聯繫中共駐緬甸大使館,但被告知未接到任何有關撤僑計劃的通知。

輿論再次議論,1998年印尼發生排華大屠殺事件,導致逾千華人慘死。當時,中共當局宣稱「不干涉印尼內政」,許多試圖求助的華人就死在中共大使館緊閉的大門外。

中共當局毫無應變意識 華人處境惡化

自由亞洲2月1日報道,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大批軍人進駐首都內比都及主要城巿仰光的政府建築物。

旅居仰光市媒體人陳先生透露,當地民眾還處在觀望狀態。軍方發動政變後街頭氣氛緊張,尚未出現大規模的動亂,但很快出現搶購潮,商場只接受現金;銀行提款機前出現擠提現象,但很快所有的銀行均停業,自助櫃員機亦關閉。

陳先生說:「關閉呀,全部。我今天就跑了一個很偏僻的ATM機,那裏直接就是關閉。包括現在超市,以前可以刷卡,現在只能現金。我們剛買東西回來。買東西的人很多。」

緬甸浙江商會會長屠國定表示,一周只一班次的緬甸航空已停飛,這意味所有在緬甸的中國人近期均無法回中國。緬甸民航局中午通知,當地機場講關閉到5月底。

屠國定說:「我在緬甸仰光。我們前幾天剛統計,有數萬(中國)人吧。因為我們浙江在這邊做企業的比較多,服裝類,還有鞋類的,均以貿易出口為主。如果軍政府上台,西方國家要制裁的話,對我們企業來講可能會影響很大。」

中共一帶一路現變數 經濟藍圖或受損

此外,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莊嘉穎表示,現在軍方接管緬甸政權,之前與中共達成的相關協議恐怕會推倒重來。

緬甸是中共一帶一路戰略中一重要的國家,可協助中共擴展印度洋的影響力。發生政變後或帶來變數。

「緬甸中央跟地方的利益不相符合,甚至會有衝突。新的政權上來,必定要跟不同地方有所協商,就是說,怎樣讓一些地方接受它的管轄。一帶一路進來帶來不同的利益、資源、代價,由誰來承擔呢?」莊嘉穎說:「之後的整頓我覺得還需要一段時間。這將對一帶一路在緬甸的持續發展會有比較關鍵的影響。」

另據美國之音2月2日報道,美國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表示,若緬甸回到軍政府時代,緬甸作為國際投資的目的地,無疑將會極大提升其政治風險。

孫韻說:「若中共欲繼續通過中緬經濟走廊獲取印度洋出海口,或獲取通向南亞與東南亞互聯互通的樞紐,中共的經濟藍圖亦會受到緬甸政治動盪的影響。」

緬軍私下斥中共不可信 緬恐怖組織使用「中國製造」武器

另一方面,近年緬甸軍方傳出質疑中共的聲音,有軍官私下指中共並不可信。

據報道,2020年6月22日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出訪莫斯科之際曾說,已被緬甸政府與軍方定性為恐怖組織的「若開軍」與「若開洛興雅救世軍」等活躍在若開邦的武裝組織,背後有某「大國」支持。

新唐人2020年7月5日引述《印度斯坦時報》報道,敏昂萊接受俄羅斯國營電視台《Zvezda》專訪時表示,活躍於緬中邊境的恐怖組織有「強大勢力」的支持,希望尋求國際合作鎮壓叛亂組織。

當時緬軍發言人佐敏敦(Zaw Min Tun)解釋說,敏昂萊所指的是位於緬甸境內若開(Rakhine State)地區的恐怖組織,即「若開軍」(Arakan Army)與「若開羅興亞救世軍」(ARSA)。說「若開軍」背後有一個「外國」支持,在2019年對緬軍進行地雷襲擊時,使用「中國製造」的武器。

報道說,緬甸軍方消息人士表示,「若開軍」是以間接方式自中共手上獲得武器、地雷偵測裝置、智能手機與對講機等設備。緬軍2019年底與2020年初曾經對武裝份子活躍的北部地區撣邦展開行動,查獲超過120支步槍、閃光彈、手榴彈,及肩托式地對空導彈等武器。

上述武器屬於武裝組織「德昂民族解放軍」(TNLA)所有,其大部份武器為中國製造;而「德昂民族解放軍」與「若開軍」是聯盟關係。

另據緬甸新聞網站Irrawaddy分析,緬甸地理位處中國與印度之間,其地緣戰略地位重要,擁有豐富天然資源。從上述敏昂萊的態度觀察,緬軍正致力於從中共與其他區域內國家之間重新取得平衡關係。

緬甸投資與公司管理總局(DICA)局長表示,2020年截至6月底,對緬投資最大的國家依次為新加坡、中國與泰國等共51個國家與地區,在緬甸12個領域投資。目前,印度願意積極參與緬甸基礎設施與國防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