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我聽後相當驚訝。很難想像,一個在犯人欄,等候審訊的人,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工作中的律師團隊、記者以及在外聲援的市民⋯⋯

3月1日至3月5日這幾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內外的香港人也相當疲累。雖然如此,大家仍然堅守崗位、無分彼此,發揮助人互助的精神。香港人那種高效又完美的合作性,實在令人讚歎。

一直在我腦內縈繞著的,是徐媽媽(徐記廚房點心)3月1日晚的一通電話:「 劉偉聰(大律師)叫人通知我送60個飯盒,去西九龍裁判處。我想問下,你哋夠唔夠?如果唔夠我再送多啲……」。我聽後相當驚訝,很難想像,一個在犯人欄,等候審訊的人,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工作中的律師團隊、記者以及在外聲援的市民。

第二天(3月2日)起,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外,竟然出現了一個物資站。大家各司其職,向在場人士分派所需物資。

晚上,雖然法院外寒風習習、冷雨淒淒。但香港人再一次把獅子山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令充斥著忐忑不安及憂心忡忡的冷雨夜,衍生一份跟現場氣溫形成強烈對比的人間溫暖。在這裏除了食物和各類熱飲,還有雨衣、暖包……,基本上你所需要的都可以在這裏找到。曾經有記者行家跟我笑說,「 如果加多一個帳幕,我們真的可以不用回家……哈哈 」。

這刻令我想起倪匡先生32年前講過的一句說話,「 畀一個荒島香港人住,只需要二三十年,就會有另一個香港 」。但在這裏,只需短短一兩天,已經建立了一個小社區。香港人既是瘋狂、也是可愛。現場雖然有很多陌生的面孔,但當大家碰面的時候。總是會點下頭,問候一下。「 吃東西嗎?要不要雨衣?前面還有暖包,辛苦了…… 」。這裏彷彿變成了一個小市集,可是這個小市集,你不需花錢。他不但會給你溫飽,還會給你香港獨有的人情味。香港人總是能在逆境中團結起來,也許這也是令執政者最害怕的地方。

往後兩天(3日及4日),物資站的運作更趨成熟。同時,有更多黃店和市民,自發性到物資站補充物資及幫手。一個又一個的他和她和他和她……,同心合力地構建出一幅又一幅動人的畫面。@

有不少黃店和市民,自發性到物資站補充物資及幫手。(麥碧/大紀元)
有不少黃店和市民,自發性到物資站補充物資及幫手。(麥碧/大紀元)

劉偉聰律師在犯人欄內等候審訊,但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工作中的律師團隊、記者以及在外聲援的市民。更安排徐媽媽(徐記廚房點心),把飯盒送往西九龍裁判處外。(麥碧/大紀元)
劉偉聰律師在犯人欄內等候審訊,但最關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工作中的律師團隊、記者以及在外聲援的市民。更安排徐媽媽(徐記廚房點心),把飯盒送往西九龍裁判處外。(麥碧/大紀元)

王婆婆連日來一直留守法院外。(麥碧/大紀元)
王婆婆連日來一直留守法院外。(麥碧/大紀元)

一位盲人律師在場協助。(麥碧/大紀元)
一位盲人律師在場協助。(麥碧/大紀元)

法院外除了食物和各類熱飲,還有雨衣、暖包等(麥碧/大紀元)
法院外除了食物和各類熱飲,還有雨衣、暖包等(麥碧/大紀元)

法院外除了食物和各類熱飲,還有雨衣、暖包等(麥碧/大紀元)
法院外除了食物和各類熱飲,還有雨衣、暖包等(麥碧/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