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疑遭父親及繼母虐待致死、8歲胞兄亦受虐待,兩童的親父及繼母被控謀殺等罪受審。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12日以專家證人身份出庭作供。他分析,女童或因長期下跪,導致膝蓋嚴重感染,發出明顯難聞氣味,左肩亦有大範圍潰瘍,肺部及腦膜等主要器官均受腸炎沙門氏菌感染,估計女童於死前約1、2星期受感染,若女童受虐後及早獲治療,應不會死亡。

女孩身體受細菌感染致敗血症亡

據《蘋果日報》報道,本案發生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首被告為女童Z及男童X的父親,次被告為兩童的繼母,三被告則是次被告的母親。首兩名被告均否認謀殺Z,第三被告對四項虐兒罪均予以否認。

疑遭父親及繼母虐待,身體多處受細菌感染,驗出有腸炎沙門氏菌和金黃葡萄球菌,因該兩種細菌入體內,最終出現敗血症的5歲女童,在無任何治療下最終死亡。

何柏良醫生於2018年為本案撰寫專家報告,他12日出庭作供表示,腸炎沙門氏菌通常由飲食進入身體,而金黃葡萄球菌通常透過皮膚表面的創傷進入身體,進而導致敗血症死亡。

虐待致女童胸腺細小 影響其免疫能力

何柏良分析,當細菌進入血液並釋放毒素,以致身體重要器官以及血液循環不能正常運作,而腎臟、肝臟以及腦部缺氧引發呼吸困難。若病人未能及時得到治療,器官便會衰竭,進而因敗血症死亡。

他認為,Z的敗血症主要因腸炎沙門氏菌所致,而金黃葡萄球菌則令有關病情更加嚴重。

根據Z的檢驗結果,其右膝、肺部、腦脊液及腦部均受腸炎沙門氏菌感染。何解釋,若一般健康人士感染腸炎沙門氏菌不會引起嚴重併發症,但Z因受到虐待,以致其胸腺較同齡兒童細小,而胸腺是非常重要的免疫系統,故影響其免疫系統,抵抗能力下降。而Z全身有逾100道傷口,其左肩及右膝的傷口更深入軟組織,因此Z出現併發症的風險很高。

何柏良指出,Z由感染沙門氏菌直至死亡,歷時約1、2個星期。感染後,會出現腹瀉、嘔吐、沒有胃口等症狀,之後細菌會進入血液系統,而Z的右膝、肺部、腦脊液等均有沙門氏菌,導致Z會出現二次感染,例如Z右膝的感染情況,導致她右腳不能動,無法站立,並容易跌倒。

受嚴重感染兒童 照顧者容易發現

何柏良表示,若Z早期及早注射抗生素,便可避免細菌入肺,不會引致腦膜炎。若Z沒有被虐待,其右膝及左肩亦不會有創傷,Z就不會感染沙門氏菌及金黃葡萄球菌。若Z及早接受治療,其膿腫不會不斷擴大,也不會導致細菌入血而產生大量毒素,出現敗血症的機會亦會減低,死亡機率會減少。」

何柏良指,敗血症是嚴重疾病,若未有合適治理,病人一定會死。他又以其25年從醫經驗指,受細菌感染的病人會有不同病癥,例如腦膜炎的症狀明顯,病人會沒有反應、無法站立、抽筋等,照顧者一定會察覺。他說,關心子女的父母,會告訴醫生詳細病情,但遇到虐待子女的家長,則不理其死活,並會經常說謊。

據報道,涉案父親(29歲、運輸工人)及繼母(30歲、主婦)同被控1項謀殺罪,兩人早前願意承認誤殺罪但不獲控方接受,另外兩人亦已承認2項殘暴對待兒童罪;第三被告,是女被告的母親(57歲、會計文員)則被控4項殘暴對待兒童罪,控告指她於2017年8月10日至2018年1月6日,故意虐待和忽略當時分別8歲和5歲的X和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