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日前突然發表「國家安全戰略指南」明確指出,美方將支持台灣這個主要的民主政體、關鍵的經濟與安全夥伴,此舉引發中共強烈反應。專家分析,拜登團隊對外政策上,看起來是沿用特朗普時期策略,但對抑制中共的力道卻略顯不足,尤其在對中政策上,似乎是想在鷹派、鴿派間取得平衡,此舉是否真能達到維護美國自身安全與利益,還有待商榷。

中共「游說」美國失敗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全國人大會議會後記者會宣稱,「中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沒有妥協餘地,沒有退讓空間」,並敦促美國拜登政府確實恪守一中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

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解析,美國在兩會召開之前拋出這樣的議題,使得中共不得不回應。王毅的回應是針對美國臨時的「國家安全戰略指南」做出抗衡,藉此也畫出對台灣議題的紅線。

其次也有中共內部因素,它在這個時機點若不對台灣議題表態,便會在中國國內延燒,習近平會被視為對外維權不利,因此這只是個回應式的談話。

郭育仁進一步提到,從王毅的談話中,也可解讀出中共試圖影響美國對外政策的行動。從2020美國大選結果確定後,在美國國會驗證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之前,中共對民主黨、拜登團隊下了非常多的功夫,派了非常多說客,企圖左右美國走向,並且把希望寄放在楊潔篪身上,「可見那段游說時期,中共並未影響到美國的對外政策。」

拜登至今未提出「新戰略主軸」

他指出,值得觀察的是,從拜登1月20日上台一直到現在,大致上皆延續特朗普政策,包含特朗普時期所有對外安全架構,包含「四方會談」,拜登至今仍沒有屬於自己的一個清晰的戰略主軸。

對於拜登團隊提出的「國家安全戰略指南」,郭育仁認為,雖然只是臨時性的文件,但也是美國正式官方文件,這等同是在拜登團隊提出新的戰略主軸前,釋放給外界一個訊息,未來美國的對外戰略主軸依舊不會與特朗普時期有太多的偏離。但正式版還需要到年底才能正式確定,這點還需要再觀察。

鴿派鷹派間搖擺  拜登政府做法令人憂心

郭育仁分析,雖然拜登延續特朗普的政策,但是做法上卻有些不同。以東北亞局勢來觀察,拜登想要促成日韓關係和緩,藉由美日韓三邊來對抗中共、北韓以及俄羅斯,「這做法跟奧巴馬時期是一樣的,但這種做法時緩不濟急。

他解析,美國作為區域、全球性的大國,應該要直接面對、解決一些安全議題,例如北韓核武問題、中共在南海的挑釁與軍事部署,這些都必須立刻作出回應,而不是像現在只是口頭上的呼籲,而沒有具體行動。

外界質疑,此舉可能為緩兵之計,先迂迴地讓各界認為拜登團隊對外強硬,但卻沒有針對造成區域問題的始作俑者,也就是中共,做出直接性的壓制。郭育仁表示認同,「拜登的做法對中共的針對性,的確沒有這麼強。」

郭育仁表示,這種迂迴的對外安全構想,在民主黨裏一直都是主流。從克林頓時期到現在的拜登,一直都是如此的做法,包含關注整體格局、長期趨勢發展等,民主黨都未跳脫出此框架,最終滋養中共,任其在國際間坐大,滲透全世界,這也是民主黨最大的問題。

他認為,拜登的對外政策、做法其實有點類似以奧巴馬時期(姑息主義)的政策為主的骨架,但又帶有特朗普時期對中強硬的影子,不斷地在兩者之間尋求平衡點。不過他質疑,同時融合鴿派、鷹派做法的思維,拜登在面對中共這個極權政府,是否真能達到維護美國自身安全與利益,頗令人憂心。

到今年夏天之前,美國將陸續舉行多項演習,包含南海、東海、第一島鏈,包含德、法、英、加拿大等國家都將參與。郭育仁表示,這個框架是由特朗普時期游說各國對抗中共所打下的基礎,這對遏止中共相當有用,拜登不可能會放棄,尤其與中美之間談判時,這點也是很重要的籌碼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