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郭育仁表示,從過去40年經驗來看,接觸政策已經證明失敗,不能再縱容中共「我們必須清醒過來」,從國際戰略角度看拜登如果入主白宮,台灣不容樂觀。反之,特朗普連任,只要把第一任做的事持續下去,相信未來四年中美態勢會轉變更多;相對地,台美關係也會持續深化,台灣會更安全,美國「一中政策」也會持續鬆動。

中山大學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受訪表示,美國對台政策,端看其如何感知(perceive)冷戰結構,1979年美台斷交後,美官方保持對台「戰略模糊」態度(strategic ambiguity)政策。特朗普上台以來,採取對中強硬立場,美國務卿蓬佩奧7月23日對中政策演講,被視為「新冷戰宣言」,宣告過去美對華接觸政策已失敗。

郭育仁指出,目前外交政策界對此議題持兩派觀點,其一、以CSIS專家葛來儀為首,主張模糊策略對台有利,讓中共無法捉摸美國真正意象,無法將台美關係視為挑釁,此政策是過去40年的一貫做法。另一派則認為,近年來,中共「銳實力」(sharp power)擴張,是時候改採「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此派以特朗普政府前副助理國防部長柯伯吉(Elbridge Colby)、美國外交關係協會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為主。

「我抱持第二種觀點」,郭育仁進一步說明,如今時空已轉換,中共在南海島礁軍事化、製造中印邊境衝突、東海釣魚台爭議、侵犯台灣航空識別區,早前還反制南韓部署薩德反導彈、收回香港自治承諾、迫害新疆人權等爭議不斷;更別說,近一年來,中國爆發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後,「戰狼外交」流氓嘴臉讓全世界震驚。

不能縱容中共「我們必須清醒過來」

郭育仁說,這意味過去接觸、綏靖政策讓美國嚐到苦頭,中共以「切香腸」(salami slicing)方式不斷改變現狀,逼迫台美接受新的既定事實。中共深知「經濟報復」不聽話國家的手段,每次都能奏效,「有太多明證,北京當局持續以此策略且奏效」,假設一直保持「戰略模糊」,將導致中共更加有恃無恐、為所欲為,因此我們必須「清醒過來」。

郭育仁認為,初步看來「拜登就是奧巴馬2.0」,當初奧巴馬任內ISIS問題未解、重返亞洲政策無具體斬獲,反而放任中共在國際組織更加猖狂,左派「偽善、不務實」立場,促使美國內政沉重消磨國力,反為中共創造戰略機遇期,「如果我是習近平,我當然樂見拜登再次跳入奧巴馬醫改(政策)的泥淖裏」。

其次,拜登希望修補與盟邦關係,這下更別指望他能維持像特朗普一樣的脫鉤政策了。郭育仁說他經常開玩笑稱「新中國之父其實是柯林頓」,這是指柯林頓時期「開始把中共養肥」,細數民主黨對中歷史就是一部中共壯大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