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投資者近期除了要留意企業獲利和經濟前景外,也不要忽略政策制定者不可預測的舉動,例如美聯儲7月底的鷹式減息、特朗普的額外加徵中國進口關稅、人民幣的破7,這些不可預測的政策變化正加劇股價的波動。

彭博社文章認為,現階段決定股市在特定時間巨幅波動的三個主要人物是特朗普、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習近平。這三個人政策的較勁讓股市成為波動激烈的「搖滾舞池」(mosh pit)。這樣的形容再貼切不過了。

7月底,鮑威爾祭出鷹式減息1碼,提出「貨幣政策中期調整」(midcycle adjustment)的措辭,與市場預期將展開的減息循環大異其趣,也與特朗普當局想要的積極減息有很大的差距。道指當日下挫333點。

8月1日,特朗普在推文中宣佈,將自9月1日起,針對中國進口的3,000億美元產品課徵10%關稅。道指聞訊由盤中的上漲311點到收跌280點。

8月5日,中共央行意外地允許人民幣兌美元匯價破7,北京當局同時要求國營企業暫停進口美國農產品。當日美股三大指數下挫逾3%,道指大跌767點。

中美貿易戰迄今的較勁,已讓華爾街分析師對於中美貿易協商的前景感到悲觀,部份專家認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都不會有結果。這讓大量的資金湧入債市和黃金,美國公債孳息率創下2016年新低,金價也突破1,500美元/安士關口。

而在這樣的貿易僵局中,投資者也開始寄望美聯儲會減息更多。特朗普7日再度重申美聯儲應該與全球央行同步地加速減息,要連降三次,讓美國能在貿易戰中贏得更輕鬆。

CME期貨市場預期,美聯儲9月19日減息的機率達到100%,減息1碼的機率為74.2%,減息2碼的機率為25.8%。

或許是在這樣的減息預期心理推波下,道指7日由下跌589點拉到尾盤只收跌22點,8日再漲371點,兩天連續拉升了938點,吃掉了8月5日人民幣破7時的長黑線,技術面形成強力的短線轉折訊號。

與此同時,投資者一方面期望美聯儲轉為鴿派,另一方面又不希望美國和中國的經濟數據大幅下滑,以免衝擊到企業的獲利前景。

美國8日公佈的上周首次申領失業救濟人數下滑8,000人,至20.9萬人,優於預期的21.5萬人,顯示美國勞動市場持續緊俏,讓投資者相當放心。

中國7月的貿易數據也比預期好,出口年增3.3%,進口年減5.6%,表現均超過市場預期的年減2%和年減8%,紓解了全球貿易大幅萎縮的隱憂。

然而,中共外匯管理局公佈的人民幣中間價持續三天下調至7.0039,顯示在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高下,中國外貿數據前景持續承壓。

所幸,8日的美股大漲似乎開始擺脫人民幣緩貶的陰霾,或許在人民幣貶到7.2或7.3等關鍵價位前,市場的反應已不會像5日突然破7時那麼恐慌。

道指8月迄今一度下挫5.3%(或較7月的歷史高峰回落7.1%),與5月份貿易戰升級的下挫6.69%跌幅在伯仲之間,理論上應該已經反映了特朗普1日宣佈額外加徵中國關稅的衝擊。這樣的市場反應,其實早在特朗普的意料之中,但特朗普說這樣的跌幅還比他預期的少,顯示市場對於貿易戰利空的回應開始趨向理性。

中美貿易協商很可能在9月舉行,雖然達成協議的機率很低,但不排除中方作出小讓步,特朗普也放低身段,就像6月底G20時的習特會那樣,股市又會出現一個短期的「舒緩式反彈」(relief rally)。配合美聯儲9月的減息,或許投資者樂觀情緒又會出現另一個高峰,屆時美股很可能又逼近或刷新歷史新高。

那時特朗普對於貿易戰的態度可能又會趨向鷹派,或許不至於將新加徵的關稅由10%上調到25%,但可能對中國科技公司祭出鐵腕措施,或緊縮美商對華為的出貨。美國科技股可能因此又受到衝擊。接著,股市跌深後,投資者又會再度寄望美聯儲的救市,股市又回從低點反彈。

如果中共存心阻擾特朗普2020年的連任,貿易戰的議題很可能持續困擾投資者超過1年的時間,而這一年間,美聯儲可能透過每季至少減息一次,或兩個月減息一次的方式,紓解市場的擔憂。目前美國聯邦基本利率為2%-2.25%,以每次減息1碼計算,降到零利率之前還可減息8-9次,應付貿易戰的衝擊將綽綽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