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剛過完中國新年,廣州街頭出現這樣一種情形:人們紛紛打聽,在哪裏能夠買得到醋。經濟發達的廣州,竟然買不到醋?

醋,只是人們在尋找的一樣東西,整個市面上,湧動的是一種巨大的不安,人們真正在尋找的是真相。

為何SARS在中國被稱作非典?

2003年2月8日,黃曆初八,中國新年長假後上班第一天,廣州市民的手機短信一下子多起來,一條消息以驚人的速度傳播著:中國新年期間,從中山等地傳入廣州一種怪病。一天發病,呼吸衰竭,當天死亡,無藥可治。醫務人員也被感染。

於是,所有的藥店內都人潮湧動。

據說熏醋能治怪病,普通的白醋成了緊俏商品,價格節節攀升。從每斤10元漲到 80元、100元。就在當日,一位攝影記者拍下了那張「白醋 1000元一瓶」的歷史照片。能拎著兩瓶醋回家的男人,跟民族英雄差不多。

最先發現這種怪病的是廣東順德,這是一種傳染性很強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病毒快速突變,毒性極大。國際衛生組織將其命名為「薩斯」(SARS)。然而, 只有在中國,從國家控制的新聞媒體,到平民百姓,都把這種病稱為非典型肺炎,也就是「非典」。為甚麼中國要用這樣的名詞,故意跟國際慣例脫開呢?你聽這個詞,「非典型肺炎」,意思就是這個病跟原來的肺炎不太一樣,但畢竟還是肺炎,可以控制和治療,所以「非典」可以避免民眾恐慌和國際醫學界的擔心。

廣東官員和北京的報紙進入了「愛國愛黨程序」,開始從醫療文獻中挖出美國有多少萬非典型肺炎的案例。實際上,中國非典不是美國非典,更不同於這次的SARS。截至2月9日,廣州市已經有一百多個病例,其中不少是醫護人員。

世界衛生組織根本無法相信,一個政府會欺瞞能夠危及到每個人生命的傳染病情。於是世界衛生組織調查隊到了北京,也未能進入廣東進行調查。

之後,中國春運大量人口開始回流,疫情擴散。

2月12日,中國足球隊和世界冠軍巴西足球隊的友誼賽正常進行,5萬球迷擠爆了球場,擁擠的看台上唾沫橫飛。2月14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表示,已經沒有新病例出現,讓大家相信黨中央的話。結果怎樣呢?

21日,染病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退休教授劉劍倫,到香港出席親屬的婚禮。 22日劉教授病逝,酒店住客和親屬被傳染,香港淪為疫區。一名美國商人途經香港被傳染,在越南發病。駐河內的世界衛生組織醫生意大利人武爾班尼一看,這病太生猛了,看病的醫生都倒下了,根本就不是中國政府說的甚麼「非典」呀?!他趕緊向世衛組織通報了病情。兩個星期後,烏爾班尼也被傳染病奪去生命。國際上這才開始緊急應對,

3月12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發佈疫情警告。3月13日,台灣發現一名從大陸回來的台商患病,由於台灣與世界衛生組織緊密聯繫,迅速做出了準確的防疫動作。

同一天,香港醫管局局長也病倒了。

然而在這場疾病的發源地中國大陸,卻依然做著隱瞞真相的最後努力。4月3日, 衛生部長張文康在新聞發佈會上反覆強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我在這兒以部長的名義說,中國局部地區,已經有效地控制了非典型肺炎的疫情。」並稱,「到中國來工作、旅遊、開會也是安全的。」

中共政府不把自己人民的命當命,可美國人要活命呀。第二天,4月4號,美國總統布殊簽署了13295 號行政命令,將 SARS 添加到強行隔離名單中。

「北京毒王」

再說北京。

3 月份正是全國兩會召開的時候,一切服務於政治穩定。3月15日,北大附屬醫院急診科收治了一位患者,這位後來被稱為「北京毒王」的患者,是從香港回北京探親的。這時候,台灣和香港接到世衛組織通知,已經嚴密採取防範措施三天了,但是在國家的中心北京,由於中央的隱瞞,北京的醫院對 SARS 疫情毫不知情,結果北大附屬醫院大量醫護人員被病毒感染。這位患者被轉到北京中醫藥大學附屬東直門醫院,結果這個醫院也造成大面積污染,還有醫護人員殉職。中央財經大學金融系退休的曹教授,在「毒王」呆過的北大附屬醫院看病被感染,之後全家入院,其親屬工作的中財後勤集團被污染,曹家所住的中財西塔樓被污染,十幾戶住家紛紛中招。

兩個星期後,兩會「勝利圓滿」閉幕了。這時,北京疫情已經失控,死神已經降臨夜幕下的北京城。

揭露SARS 病實情的軍醫

美國《時代周刊》駐北京記者蘇珊(Susan Jakes)被告知有一個猛料!

作為外國記者,蘇珊的行動是受到嚴密控制的。她通過公共電話亭聯繫了知情人,就像一個間諜一樣,聯繫到了 301 軍隊總醫院退休返聘的外科醫生蔣彥永。 4月8日晚上12時,兩人在一個小茶館會面。

「張文康那個講話,真讓人生氣。」蔣醫生見面就說,「他說北京19個病例,我知道光咱軍隊的309醫院裏面已經有60多個病例了,已經有7個人死了。」

「那是您給中央電視台和香港的鳳凰衛視發的信麼?」蘇珊拿著手裏的資料問。

「是的,我希望媒體為了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站出來,發出正義的呼聲,可是他們沒有理我。這個病看起來像感冒,很多人會忽略,連醫生都會忽略,所以也容易耽誤治療,也容易放在醫院外面傳染。要儘快讓人知道呀!」

「我如果發表的話,我能寫你的名字嗎?」蘇珊問道。

蔣醫生回答:「你一定要寫我的名字!這是我的責任。我是一個醫生。」當晚,薩斯真相公佈於世!美國、歐洲各國、世界衛生組織紛紛表示關切。

就在北京人還蒙在鼓裏的時候,就在他們還堅信黨中央抵抗瘟疫的決心的時候,中南海裏的中共中央老領導的家屬開始患病,這開啟了江澤民帶隊的中共高幹去外地逃難的行動。原來,他們也不相信共產黨能戰天鬥地鬥細菌。

面臨國際社會的追責,全國防止非典型肺炎指揮部在北京成立。

各大城市醫院,SARS 病人會直接秘密轉移到控制中心,由軍隊管理,醫院醫生也失去了知情權。北京小湯山和各地的疫情防疫都進入最高規格的保密狀態,沒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命喪其中。

這場全球性傳染病疫潮,到2003年9月2日宣佈被完全消滅。中共官方公佈出來的數據是中國大陸感染人數 5,327人,死亡348人,這個數字被高度質疑。香港感染人數 1,755人,死亡 299人,包括台灣在內的近 30個國家和地區受到波及。

當年蔣彥永勇敢將真相傳出海外,促成海外媒體和政府問責,導致了中共當局開始公開行動。然而這位正直良善的老人卻從此失去了真正的人身自由。全體中國人,走了的和活著的,都欠這位老人一個「謝謝」!

2007年,當年拒絕視察淘大花園SARS 疫情的香港衛生署長陳馮富珍在中共安排下,擔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2017年台灣被世衛組織否決觀察員地位,中共衛生健康委員會主任馬曉偉說,這個結果是民進黨當局造成的。這是對2千3百萬台灣人民生命權的政治綁票!台灣人哪天有了瘟疫,沒有了信息溝通,大陸不也容易傳染上麼?這不害人害己嗎?

醫學界許多人士認為人類是吃了果子狸感染的SARS病毒。近年來,有新的證據顯示,SARS病毒的15株病毒,全部來自中國雲南的一個蝙蝠洞。至於病毒是怎樣從蝙蝠洞裏跑出來、後來還有沒有這個洞、那個洞跑出來甚麼禍害,就不得而知了。

SARS 過後不到一年,果子狸作為野味美食,再次出現在人們的餐桌上。掀開瓦鍋蓋,鮮香撲鼻,湯汁在鍋中劈啪作響,人們喝著石灣米酒,捲起袖管,大談當年SARS 期間如何熱鬧,當初如何逃過一劫。

沒有一次,瘟疫會不斷流傳;

沒有一次,真相會不再傳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