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發言人周二(3月9日)說,美國總統拜登周五(12日)將與印度、日本及澳洲領導人舉行四方會談,這是第一次進行國家領導人層級的四方峰會、討論印太地區策略。

白宮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說:「拜登總統把這次會議視為他最早的多邊活動之一,說明我們重視與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盟友和夥伴們的緊密合作。我們預計將討論一系列問題,包括全球社會面臨的新冠病毒(COVID-19,中共病毒)威脅、經濟合作,當然還有氣候危機。」

一般認為,四國首腦將探討如何抗衡中國(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擴大影響力問題。觀察人士說,自中印邊界爭議後印度越來越與美國靠近,印度與台灣的民主共同利益也在匯聚,新德里應該把握機會加強與台灣的合作。

印度是美日澳戰略機會

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上將星期二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一場聽證會上說,印度是美國的戰略機會,印度一向維持不結盟政策,但2020年與中國(中共)在邊界地區實際控制線的對峙,使印度對於與其它國家合作對其防衛需求有何意義「睜開了眼睛」,美國在那個危機中提供了印度一些信息、禦寒衣物和一些設備,過去幾年來美印雙方也在不斷深化彼此的合作。

「我認為你們會見到印度在非常短的近期內,或許它們還是會維持對不結盟做法的承諾,但他們會深化與『四方安全對話』的接觸,我認為那對我們、澳洲和日本將是一個重要的戰略機會,」戴維森說。

自2020年印度與中國(中共)在邊界拉達克地區實際控制線附近發生對峙及流血衝突後,兩國關係變得緊張,印度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禁止上百個中國移動應用程式,經過幾輪外交對話及軍事談判後,雙方最近同意脫離接觸,中印緊張關係也逐漸得到緩解,印度官員說,2021年印度可能會審核並批准一些不涉及國安的來自中國的新投資項目。

印台關係出現契機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由於中印邊界爭議使印度內部對中國(中共)咄咄逼人的態度感到不滿,印度正在逐漸向美國靠近,同時在中共肺炎疫情肆虐的這段期間,許多印度人也注意到台灣的民主防疫表現,因此過去一向不受注意的印台關係也出現機會之窗,新德里應該把握勢頭積極與台灣在一些如科技、教育及文化交流等非安全領域加強合作。

前印度外交部顧問薩那·哈什米(Sana Hashmi)博士目前是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也是台灣世代基金會客座研究員。近來她在國際媒體和美國智囊活動中都在不斷發出這種呼籲,最近哈什米在英國《衛報》上發表文章指出,印度應該增加與台灣的接觸,因為「這是一個必要而不是一個選項」。

哈什米說,台灣對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防控及對世界各國的協助使它擴大國際空間,將一場健康危機變成了一個外交機會,「台灣對國際社會不可或缺,它對地區新興秩序穩定的貢獻不應該再被忽視。」

新德里的考慮

鑒於許多主要國家仍然在為緩解中共肺炎疫情的威脅持續努力中,哈什米說,與台灣接觸並把它包含著地區及全球防疫過程中將增進相互間更大的益處,確保台灣在抗擊大流行的努力上有更大的參與,是一個符合邏輯的一步,莫迪政府應該主動採取行動並展現領導力,為台灣處理疫情得當而與它接觸。

在喬治華盛頓大學和威爾遜中心的兩場視活動中,哈什米也從台北參與專家群的討論。她說,與台灣和日本、台灣和新加坡關係相比,台灣與印度的關係比較不受注意,但這個關係卻有極大發展空間,尤其是2020年新德里與台北的關係有許多積極發展,在印度與中國發生邊境衝突後,印度與台灣見到彼此在許多方面更加匯聚,特別是台灣在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防疫表現,也使台灣在印度越來越受歡迎。

哈什米說,印度與台灣的雙邊關係發展長期以來受到一些阻礙,包括印度的「一中」政策及印台對彼此的關係欠缺長期視野,但她認為,印台與中印關係可以平行發展,雙方交往不涉及敏感的國防安全領域也無須受限於「一中」政策,儘管印台關係的經營需要長期的努力,但這是一個彼此互利的關係,「印度與台灣的做法和政策在當前情勢下是一致的,印度領導層需要理解到這個情況,並對台灣採取長期、一致性和積極的政策。」

印度未在世衛為台發聲

全球台灣研究中心研究員張倚維認為,台灣與印度的經濟關係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由於印度傳統上顧忌它與中國的關係,因此印台關係相對也進展緩慢,2020年發生中印邊界衝突後,印台關係出現新的空間,印度指派原來負責印美事務的資深外交官古蘭加拉爾·達斯(Gourangalal Das)出任駐台代表,他到任後即積極推動印度的軟實力,因為印度文化在台灣有相當的市場潛力。

她說,雖然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希望以中國在地區擴張以及對中印邊界爭議的咄咄逼人行為,說服包括印度在內的亞太民主國家能團結一致應對中國,但是2020年5月印度成為世界衛生組織執行委員會主席後,台灣原先對印度能支持台灣的願望卻沒有實現,印度甚至沒有加入美國、日本等西方國家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聲明。

張倚維表示,由於印度並不完全站在以美國為首的主要陣營裏,它只是在採取避險政策尋求從美、中兩邊獲益,一旦新德里與北京的關係回暖後台灣可能被「丟到一邊」,因此台灣目前對印度的意圖、政治估算,以及是否會支持台灣仍然不確定。

拜登會支持印台合作

威爾遜中心亞洲項目副主任邁克·庫格曼(Michael Kugelman)說,從美國的角度來看,拜登政府會支持印度與台灣加強關係有4個原因。首先,印度與台灣都和美國有共同的利益與關切,新德里、台北與華盛頓看法相同,都視北京的崛起為一個威脅;他們也和美國立場一致,支持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印度與台灣一樣,有東進和新南向的類似政策要減輕對中國市場的依賴。

其次,拜登政府希望見到印太地區民主體制的合作,其外交政策以民主、人權為重要優先,這種對民主的強調也是為甚麼拜登上任後幾周來即不斷強化美台關係的原因,拜登同時也強調對美國與印度關係的重視,因此美國會樂於見到印台合作對雙方民主的強化作用。

第三是印台關係會在相對的「安全空間」上發展,也就是非安全的貿易、投資及其它經濟領域,這也是美國會支持的,因為它涉及的全球議題是拜登看重的,例如台灣的清潔能源及健保產業是印度需要的,也是拜登政府的主要優先政策。另一個拜登會支持印台在非安全領域合作的重要原因,是至少以目前而言,「它可以確保中國(中共)不會感到被挑釁而採取可能具破壞穩定的報復行動」。

庫格曼說,「華盛頓不想要北京再去攻擊美國的亞洲夥伴,有如它近幾個月來已經在這麼做的,當然華盛頓已經看到中國(中共)加大對台灣的言論攻擊和威脅,以及在與印度的邊境部署跨境行動。」

制衡中國

最後是中美之間的競爭已經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它會希望印台合作能成為某種具有頂回中國(中共)的平衡槓桿,而不是一個用來刺激中國從而引發北京報復的雙邊關係。

2020年10月,《彭博社》曾援引一名不具名印度資深官員的話說,印度政府內部越來越多人支持印度與台灣正式啟動貿易協定的談判。報道說,在北京的壓力下台灣難以與任何主要國家談判貿易協定,因此「任何與印度的正式談判都是台灣的勝利。」不過印度媒體隨即報道說,印度高層官員否認這個傳言,表示政府中並沒有這個提議。

北京當局對相關傳聞反應強烈,重申中國反對任何建交國與台灣有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也堅決反對簽署任何官方性質協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印方應恪守一個中國原則,慎重、妥善處理台灣問題。

印度與台灣在2002年簽署了雙邊投資協議,雙方在2018年更新此協議以擴大經濟關係。根據印度商務部統計,印度與台灣的貿易量在2019年增長了百分之18,達到72億美元。#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