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重點國企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華晨」)因資不抵債,在2020年底宣告破產重整。3月6日,華晨在宣佈破產之前刻意「逃廢債」的更多內情被披露。

近日,「貝果財經」引用華晨的財報揭示,截止到2020年6月末,華晨總負債達1328.44億元,包括應付票據及應付帳款524.8億元,短期借款165.21億元,合同負債38.34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53.94億元等。而華晨帳面上貨幣資金有513.8億元,除去受限制資金167.6億元,還有346.2億元可動用資金。

2020年11月20日,遼寧瀋陽中級法院裁定受理華晨破產重整。而在此之前,華晨已通過一番資本操作將旗下上市公司、合資公司等優質資產低價轉讓質押。

比如,華晨中國利潤貢獻超55%,旗下有華晨寶馬、華晨雷諾等資產。2020年5月22日、7月9日,華晨分兩次以0.01美元/股的價格,將華晨中國11.89%的股份出售給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交易資金6億元,交易價格遠低於當日股價。

9月30日,華晨又以0.01美元/股的價格,將華晨中國30.43%的股份轉讓給了另一家臨時成立的華晨子公司遼寧鑫瑞汽車產業發展有限公司。遼寧鑫瑞隨後與吉林信託簽署協議,將所持華晨中國股權全部質押融資。

經過此番操作後,華晨中國一下子降為了華晨的孫公司,避免了在破產重整程序中被清理資產。

國開證券曾向人民銀行發函稱:「華晨作為遼寧省重點國有企業,在存在多項大額可變現資產的情況下,先通過轉讓核心資產並將其以對外融資名義設立質押保護,同時隱匿轉讓及融資所得,而後向法院申請破產以利用破產程序逃避債務履行,其利用破產程序逃廢債務的目的也很明顯。」

華晨起家於商用車「金盃」,隨後通過收購、融資等一系列操作,迅速做大。華晨直接或間接控股、參股4家上市公司,旗下有中華、金盃、華頌三個自主品牌和華晨寶馬、華晨雷諾兩個合資品牌。

但因為經營管理不善,華晨自主品牌多年虧損,負債率居高不下。2020年8月,華晨多隻債券暴跌,融資糾紛、股權凍結等內情相繼被曝光。後來華晨承認,已構成債務違約合計65億元,無法償還。

今年(2021年)1月12日,上交所發出一份所謂紀律處分決定書,對華晨董事長等相關負責人予以公開譴責。

對此,民眾並不買帳,認為這是不疼不癢的「黨內執法」,只是在做樣子。評論人士文曉剛曾表示,華晨集團的違規行為負面影響很大,而中共地方當局對此袖手旁觀更是引發市場不滿,直接導致了12月份大陸發債數量急劇下降。上交所發出紀律處分決定書,只是在做樣子,試圖安撫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