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五毛的聊天和自拍影片在網上曝光。聊天影片中,該五毛在群裏自曝自己是如何舉報「侮辱烈士」的網民。他在自拍影片中稱,去年已成功舉報6名網民。知情網民表示,這兩個影片證明了五毛和線人無處不在,也是在提醒更多的網民防備五毛們的舉報,巧妙地發表言論,不要被抓住把柄。

2月22日,網上流傳一段影片,影片中,一網民正在他所在的群裏跟群友聊天,「今天(2月20日)下午跟幾個網友聊了幾個話題。」

聊天裏,他自曝自己向北京海淀區警方舉報了他所在群裏的一名網友。「我們群裏邊如果明天(21日)沒有人回答的話,就是那個人被抓了。」

過後,他說他對這個網友進行了調查:「那個侮辱烈士的那個人,他家是黑龍江那邊的,我這邊查到的信息顯示是黑龍江的,我在想,如果是那個人怎麼會跑到北京去。」

他還說,海澱警方今天(20日)下午給他打了電話,問他那個記錄還在不在。「昨天(19日)下午報的警,晚上警方回了一個電話,今天(20日)下午又回了一個電話,就是問我的記錄的事情。」

之後,他又講到舉報另一個「侮辱烈士」的網民:「還有一個是人民大學的,也是海澱那邊受理的,他(警察)承諾處理結果後給我回覆,今天(20日)下午才受理。」之後說,「人民大學的人,警察剛才已經來電話了,正在找這個人。」

據中共官媒報道,2月21日9時許,北京市公安局發佈通報:2月20日,有群眾向公安機關舉報,有網民在微信群中發佈多條侮辱詆毀衛國戍邊英雄官兵的言論,引發群內成員強烈不滿。對此,警方迅速開展調查,於當晚21時許,將該網民陳某強(男,28歲)查獲,該人對為發洩個人情緒發表違法言論的事實供認不諱。目前,該人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海澱公安分局刑事拘留。

影片裏還顯示了一個電話號碼010-82669690,經查這是北京海澱派出所的報警電話。另外,影片中還聽到他威脅群裏的其他網民:「還有十幾條記錄(給警察提供的那個人的)我就不方便給你們看了(後面解釋,報警後24小時內不能透露舉報的記錄)。」

他說,「我也告訴你們,這不是派出所,是(給)國家安全局(提供)的,只要你在群裏說的東西都記錄在案。警察隨時隨地可以找到你們。」

影片最後顯示他的貼圖,「新華網消息,再刑拘一人!男子發佈侮辱衛國戍……」他說,「這個現在沒法去確認,是不是我昨天舉報的那個人,但是,我正在跟北京那邊聯繫,同時我也給那個人留了一句話,如果他超出24小時不回話,那抓的就說他了。」

影片裏還顯示有多張截圖,包括他向警方舉報群裏網民的言論截圖和他與警方的對話截圖,其中一張截圖裏有國保的回覆「注意固定證據。」

所謂的固定證據,「就是對群裏聊天做的截圖和錄頻。那個警察叫他注意搜集有實際的證據。」知情網民覺平(化名)27日對大紀元說,這個影片是一個有經驗的五毛在介紹他如何向各地方警方舉報網民的實作。

「電話號碼都發在裏面,然後警察告訴他,舉報之後,24小時之內不要在網上說,警察要搜集『證據』,或要抓人等等,怕打草驚蛇。」

覺平表示,影片中的這個群實際上是由很多五毛組成的一個五毛群,這種群裏的人會專門舉報民主人士、批評政府的人以及質疑政府的人。

比如影片中,他講到人民大學的那個,「就是北京的一個人大教授在微博上說了跟烈士有關的一個簡單的評論,對中印有甚麼疑點,我看到過那個(評論),實際上(言論)比較中性,不應該是侮辱,就被抓了,公佈了的,姓陳。」

還有,他在群裏面也舉報了另一個人,「他在群裏面說,有個人就反駁了他兩句,他連他一起舉報,把他說的也截圖發給了警察,後來群裏的那個人就沒有聲音了,不知道(發生)甚麼情況。反正那兩天,他看見別人講跟中印有關的,他看著不舒服的他就會去舉報。」

覺平表示,舉報的這個人叫宋劍仁,家住湖南嶽陽美的梧桐莊園小區,在中石化長嶺分公司工作,在群裏是個比較活躍的人。「這些信息是他自己在群裏炫耀自己時透露的,包括岳陽當地公安、國保和維穩辦給他發了一個維穩的獎狀,還有,他參加專門維穩的座談會的照片,自稱與政府協同辦案。」

其實,「他完全就是線人,不是一般的五毛。他舉報的都是全國各地的網友,他自稱自己很愛國。」覺平說。

3月1日,宋劍仁在網上又自曝,去年一年他協助政府(中共)處理了6個網民,分別是雲南、鎮江、江西、山東等地的網民。影片中他說:「上周下午我錄了口供,我估計本周之內可能就會有一些消息出來。我有可能會去四川,因為昨天下午也開了會,所以現在都是未知。」「本周有甚麼信息消息,我會發佈影片跟大家解釋。」

五毛群

覺平說,五毛群不是五毛工作平台群,五毛群是專門的一個群,「(有)好多群,(五毛)專門有群,(就是)他們自己有個群在商討那些事(舉報之類),是五毛之間交流的一個群。其他人的群,他就去當臥底,然後舉報別人。」

覺平表示,通常一個五毛群不超過100人,裏面多是被洗腦很嚴重的人,而且,每天群裏很熱鬧,在討論別的群裏有批評某個事件的截圖,然後共同來聲討,作為證據舉報,來表示他們特別的「愛國」。「他們說他們是愛國人士,實際上是愛黨(人士)。」

在同一個群裏,「(他們)組成一夥,互相聲援,比如有人跟他們觀點不一樣,他們就幾十個人圍攻一個人。有甚麼批評政府的、善意建議的,他們聽來不舒服的,他們都會去舉報。」

覺平說,五毛群裏也有民主人士和一般網友,但都不敢多說話。「那裏面不敢說,說了,他們馬上就截圖。有幾個是經過專門培訓的,宋劍仁就是一個專門(幹)舉報的,他在聊天上說,他舉報了6個人,是舉報成功的,他還(獲得)有獎勵。」

覺平表示,這個影片之所以被人發出來,可能有兩層意思,一是說明各個聊天群裏都存在官方安插的五毛和線人。「這個影片就是他如何去舉報那些網民的證據,這個影片就證明他確實是五毛,確實是國保的線人,確實在到處舉報別人。」

同時,也想提醒各個群裏的網民,注意象宋劍仁這種專門舉報別人的人。「就是給大家提個醒,以後大家在群裏說話也要說得很巧妙,不會被抓住把柄。」覺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