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台灣「統戰」一日未歇,唯手法日益精細、更加系統化,手法從地面戰延伸到「網絡空戰」,以虛實混合方式,製造資訊亂流,裂解台灣內部,尤其2018年地方市長選舉前後,中共「網軍」製造假新聞影響輿論,根據瑞典哥德堡大學V-Dem調查指出,在179個對象國中,台灣是「遭受外國假資訊攻擊」第一個目標。

(接上文)

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將於明年1月登場。中共介入干預台灣選舉的手段之一,通過大量的網軍、五毛進行網絡言論攻擊,而且還通過其「信息戰部隊」,對台灣實施「認知空間作戰」。2018年台灣地方選舉就是信息戰部隊組建操演假訊息戰的首度練兵,並以2020扶植親北京政權為目標。

中共超限戰 下一狙擊目標台灣2020大選

台灣國安單位日前發現,中國網軍散播假消息常見操作模式,是針對兩岸議題、政府政策等,先經由陸媒扭曲報道,再由網軍擷取內容或剪輯為影音,廣傳於LINE群組、臉書等各大社群平台,甚至近期密集招募「台灣在地網絡協力者」,徵求「轉貼高手」、網紅等,還欲購買台灣各大臉書粉絲專頁,企圖影響台灣2020選情。

中共網軍滲透台灣散佈假訊息、偏頗資訊等,像是操作臉書粉專帶風向或是購買粉專,或假網媒平台刊登中共官媒內容一字不改,或PTT有特定目的活躍帳號,炒熱韓國瑜聲量,及外媒指出疑似中共網軍介入台灣選舉等。

中共網軍通常會針對哪些對像目標,最常的攻擊慣用手法、採取甚麼資料類型工具?交通大學資工系特聘教授林盈達表示,假消息的散播途徑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透過社群網絡行銷與廣告業者,透過委託人交付假消息及費用,由被委託的業者以人頭或假帳號大量傳播。

另一種是透過境外網軍直接傳播,後者很難追查源頭,因為斷點通常都在中國,前者比較有機會追出元兇,並對委託人或被委託業者起訴。

中共利用網軍滲透台灣的最終目的是甚麼?面對中共的超限戰,目前台灣人民與政府的最大危機是甚麼?林盈達說,當然是為了搞破壞,把好的講成壞的,把壞的講成好的,來扭曲操控政局,許多國家都有被假新聞操控的問題,台灣尤其嚴重,因為中共網軍就可以直接看懂繁體中文。

中共統戰滲透,台灣人民是否落入「被分化」滲透及鼓譟中?

林盈達表示,沒有假新聞處理的SOP,就沒有可信的社群媒體環境,建立假新聞防護網刻不容緩,下一波顯然就是2020的總統與立委選舉,當然美國的2020年底總統大選也是被狙擊的標的。

國際上對於中共勢力的防堵,台灣政府應該如何訪禦中共網軍?民眾又該如何辨識假訊息?

林盈達認為,台灣政府對假消息處理沒有SOP,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國安當局不夠強勢積極,無法統籌相關的幾個單位。二是國安當局指揮不動過去長期偏藍的國安單位,講白一點就是綠營的政務官管不動一片藍的事務單位,因為事務單位的人可能樂於看假新聞的好戲與成效,事務官只要消極敷衍就可以把政務官呼嚨過去,國安單位的整頓刻不容緩。

很多的研究,最後停在「難以證明中國因素」,為何取得中共滲透的證據,如此困難?林盈達說,其實一點都不難,是不為也而非不能也,看看英國《金融時報》,只要秘密面談幾個中天新聞的離職員工,就可以抖出國台辦如何下指令給中天。

他說,同樣的只要秘密面談幾個被委託散播假消息的業者員工或前員工,就可以抖出更多操作的細節,只是英國《金融時報》是公正第三者,比台灣政府或媒體出來指控更具公信力。

逢甲大學資訊工程學系助理教授王銘宏表示,網軍主要分為兩個層面,一種是網軍攻擊政府單位基礎設施,類似黑客的概念,第二種是假訊息這個層次,以目前國安會國安局提出的報告,中共可能創立粉絲專頁、媒體,做一些訊息更改或是偽造,透過社群媒體粉絲專頁、傳遞,這也是其中一種。

王銘宏說,中共也創了很多類內容農場,那些內容半真半假,甚至可能是偽造,或透過粉絲頁、fb做訊息傳遞,另外,也招收實體人的網軍,可能透過跳板的形式,翻牆到台灣,看他們的ip來自美國、南美洲、非洲,可能透過國外主機,再到台灣的PTT社群媒體、粉絲頁建構一些網站上,做一些回覆澄清,發表一些代表他們(中共)政府立場的訊息。

王銘宏表示,若不實訊息沒有即時澄清,就導致不實訊息在台灣民眾之間流傳廣泛。國安局有提出幾個案例,日本之前曾向各國發佈消息,但沒通知台灣,但後來政府單位的確認其實有的。透過這樣訊息可能營造一個台灣並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樣一個概念,久而久之,可能會導致民眾對政府有想法看法,及對國家主權意識認知遭受破壞。

王銘宏提到,另外一個部份,來自這樣一訊息,我們是否能做嚇阻的手段,畢竟台灣是民主的國家、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所以政府在面對訊息攻擊的時候,可以採取管制,包括管制手段。

民眾要如何識別假訊息?王銘宏說,其實這個可能要仰賴媒體識讀,看到類似這樣訊息時,可能必須要有查證的心態,但不是那麼容易,他個人認為,面對這樣情況,政府應該要繼續宣導相關這樣案例,再來是政府必須要有一個團隊,做即時澄清,而且澄清不是只放新聞稿或開轉播的記者會,可能透過一些政治人物官方的回應,例如各部會有各自的發言人,做假訊息的澄清,直接效果比較好。

要怎麼確認這個事情是來自中國,王銘宏表示,這個一直來都是大家困擾的點,這個像可能是網軍,他們可能否認,對我們來說沒有標準答案,即使你懷疑,很有把握,正式的起訴書、法院判決即使找到,也沒辦法確認,變成做起來訊息程度可能就會稍微減低,另一部份,即使抓到這些人也沒辦法做該有的處置、相關處分。

他說,同時導致大家即使我被發現了沒關係,再換個帳號,所以確實要找到證據需要政府介入,要不要公開讓全民知道,是政府在做抉擇時必須考慮的地方,當政府透過國安單位、其它管道公開宣傳、告知,這樣也許會提升民眾對於假訊息有警覺。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林穎祐說,通常一些網軍、黑客都會寄一些標語郵件,針對特定對象,就讓你信以為真這封信是從那個地址寄來的,信點開來電腦就很容易中毒了,這是近五年來流行的手段。

林穎祐認為,現在甚至利用一些零時漏洞,電腦有時會更新,微軟會下載一些更新包,修補一些漏洞,黑客會利一些漏洞把病毒加在裏面,很多不只針對主目標,或鎖定特別人士,除了公務人員、擁有很多個資的網站例如公家機關網站、銀行、學校、政府官員等。

林穎祐說,這是全世界會碰到的問題,這幾年台灣有做許多改進的地方,政府修法要跟上科技腳步,另外,民眾對資安的認識,數位落差,年紀大對資訊有認知的不足,全台資安很重要,最新手法是甚麼,傳播工具等會出現問題在哪裏,加強還有改善空間。

中共對藍綠都放假新聞 專家提醒「別中計」

自從2018年台灣地方縣市長選舉開始,有關境外網絡滲透干擾台灣選舉事件層出不窮,外界認為,那是中共對2020年總統大選干預的前哨戰。今年2月,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台灣總統蔡英文指出,大陸已對台灣全面滲透;今年7月,發生23家台灣網絡自媒體「一字不改」同步刊登中共官媒批評民進黨當局文章,追查發現,其中14家同為一名台籍游姓負責人所有,其今年4月22日出現在上海首屆「海峽兩岸新媒體產業發展研討會」表態希望「和平統一」。

美國國務院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副助理國務卿費德瑋(Jonathan Fritz)7月24日在華府智囊傳統基金會研討會上表示,美國「非常、非常擔心」外國對手企圖干預台灣選舉,中國(中共)將傾盡所有籌碼,包括網絡力量,在其偏愛的候選人上。

由於台灣人民對政治關注度高,台灣選舉投票率平均達七成左右,台灣主要兩大政黨國民黨(KMT,簡稱藍營)與民進黨(DPP,簡稱綠營)分別擁有勢均力敵的擁護群眾(藍營支持度50.6%,綠49.4%),因此,中共網絡資訊戰,主要企圖影響台灣政治與選舉結果。

假新聞「藍綠」都是目標 目的是「分化」

國防安全研究院網絡作戰與資訊安全研究所研究員曾怡碩表示,中共網軍滲透台灣方式,主要為製造、散佈假圖假文,目的除了美化中共、拉攏台灣人之外,最重要就是「製造台灣內部分裂」。

台灣假訊息滿天飛,網絡瘋傳「關西機場事件」、「蘇貞昌公祭丟筆」、「蔡英文忠烈祠吐口水」、「柚子丟水庫」等醜化執政民進黨當局,不過,曾怡碩說,境外假新聞不只「捧藍打綠」,也會反串「捧綠打藍」。據知情人士透露,某些網絡社群今年起開始轉風向,散佈「似是而非」資訊,例如極端捍衛台灣領導人、攻擊反綠人士、抹紅國民黨等過激言論。

為何中共網軍也會釋放親綠輿論?曾怡碩指出「台灣越亂,對中共越有利」,中共資訊戰目的不是要支持哪一方,而是要「分化台灣」,如果網絡聲浪一面倒,對立、衝突就無法成立。

因此「一邊餵毒蠍、一頭放蟾蜍」,對藍綠都放假新聞,製造對立紛亂,目的是削弱台灣人對民主制度、民選政府運作信心,轉而認為極權政府效率好;再者,讓擁護群眾掉入「一切都是對方的錯」認知空間裏,藍綠互打,掩蓋背後真正威脅是「中國共產黨」。

曾怡碩說,假訊息從「國共分家」後就有,只是戰場從傳統媒體變成網絡平台。至於中共網軍手法,則是「千篇一律」,不外乎統戰那幾招,基於以下五點因素,導致中共對台散佈網絡假訊息的效果「很有限」,他希望台灣人不要自己嚇自己,「千萬不要中計了」。

其實,網絡假訊息也「沒那麼厲害」原因有五點:

一、網軍只想打快拳、求KPI達成(績效指標)應付、交代心態,手法粗糙。

二、中共在地協力者多受「利益」驅使,沒人真心想把台灣主權出賣給共產黨,因此,當利益中斷或涉觸法,就會弱化代理人存在誘因。

三、中共對台單位繁多,如:解放軍戰略資源部隊、國台辦、統戰部、網信部等,彼此整合困難,難以達到細緻攻擊。

四、共產黨並不理解台灣網絡世代與民主自由社會真正內涵,網攻手法無法攻心入骨。

五、對網絡假新聞有反應的,多是相同意識形態「同溫層」,藉假資訊「撿到槍」打擊政治對手,卻影響不了台灣中性選民(台灣政黨支持度:泛綠32.1%,泛藍31.6%,中立36.4%)綜合2019年5月-8月各家民調趨勢呈現。

曾怡碩說,公民社會與民主素養如同「天生抗體」可吞食、對抗紅色滲透的癌細胞,因此,政府要對症下藥,持續強大公民素養與假新聞識讀能力,確保台灣健康開放國力;另外,儘速立法規範「中共代理人」,揭露為中共服務的媒體、政黨、個人、企業等單位;不過,他強調,不該因噎廢食、矯枉過正,台灣有沛然活力、健康政體,社會有其韌性,要相信、並且不斷強化民主抗體就是最佳防火牆。

境外網絡滲透 難以證明「國家資助」

今年6月《外交政策》雜誌披露,韓國瑜臉書粉絲團三名管理者是中國人,任職於中共官方色彩濃厚的騰訊互聯網平台,不過,即使線索導向中共官方,仍無法證明就是中共政府所為。

「為何取得中共滲透、干預台灣選舉的證據,如此困難?」曾怡碩表示,網絡具有匿名、匿蹤特性,任何網絡攻擊都難以證實、定罪。就算假設韓國瑜網絡聲量操作者,被抓到是一名解放軍,他打死不承認(任務),就很難歸因(Attribution)於中國政府,且台灣司法也不會輕易治罪於人。

如何辨識網軍來自境外政府(state)?類似跡象有:大規模的、持續性攻擊,耗費長時間與大量人力成本,攻破層層複雜防護,但攻破後都潛水不動,默默蒐集側錄,「這種需要時間、精力、資源與技術工作,需要一個團隊,可推估應是一個國家背後資助」,但就算團隊所為,要證明來自「國家資助」仍有難度,「他可能是國家養的或國家外包」。曾怡碩表示,面對科技日新月異,我軍方在防範網軍滲透,會把未來可能發生情形做沙盤推演。

網攻苦果可能反噬中共

曾怡碩表示,在網絡世界,攻擊者與被攻擊者角色可能互調,「假設換成台灣網攻中國,也很難查到是某政府所為」。然而正是「網絡匿名特性,凸顯了網絡自由的可貴」。

近期就出現一則「網攻吞惡果」的經典案例。

香港「反送中」民眾示威運動,中共網軍「帝吧出征」號召網民翻牆洗版「反送中」人士臉書與相關網站,沒想到卻因為中國網絡實名制,反而讓煽動網絡霸凌者的個人資訊被起底,包含身份號碼、帳戶與餘額,學校、成績、戶籍地、家人、信用卡資料等全被曝光,最終導致「帝吧」管理群緊急將「任務」喊卡。科技網站INSIDE指出,「這或許就是中國網站、網絡服務完全不尊重個資,最終帝吧成員被反噬的苦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