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邢台南宮市封城封村已經近50天,連就醫渠道都被設置重重關卡。有當地居民突發疾病,卻因無法自行出門,又打不通求助電話,最後錯失最佳治療時間致癱。

醫院不接診 當局熱線打不通 錯失治療時機

2月20日,南宮市民孫明(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的父親在1月19日早晨突發急性腦梗死,情況非常緊急。

家人馬上撥打120急救,但是電話無人接聽;他們再打私立冀南長城醫院電話,被告知不能接診。

醫院的直接渠道走不通後,他們又給相關社區負責人打電話,但是「電話都打爆了,要麼不接,要麼直接掛斷電話」。

從早上7點多一直到晚上9點多,在父親發病十四五個小時後,社區的電話終於打通了。

孫明說,「他幫著找了救護車,但已經到晚上很晚了,人到了(南宮)中醫院,大夫就說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時間了。如果去醫院及時的話,在大夫所說的6小時之內到醫院的話,是可以做溶栓的。」

醫院當時給孫明的父親拍了腦部CT,顯示血栓剛形成,情況並沒有很嚴重。隨後,醫院決定採取輸液、吃藥治療,結果三天後再拍CT,發現「病灶就特別厲害了」。

「當時父親是高度昏迷,不省人事了,有危險。」孫明說。

「南宮那時候大小醫院,包括診所沒有開的,只有中醫院。不去那兒看的話就看不了,病人自己要是抗不過去,那只能聽醫院的,它說怎麼治就怎麼治,那沒辦法,就那一個醫院。」

住院輸液7天後,醫生稱他們把可以用的辦法都用完了,但老人的病一直沒有好轉。

情急之下,家人又撥打市長熱線,希望能轉到市三院。接線員一直表示「已經給往上反映了,但一直在拖。」

於是,孫明再向上一級反映,他的父親隨後被轉到南宮縣人民醫院住了一周,就讓出院了。

想去上級醫院 卻出不了南宮

目前,孫明的父親意識已經不太清楚,除了右手,身體其它部位都動不了,生活無法自理。

孫明家想讓父親接受進一步治療,恢復得快一些,但是求醫路依然佈滿障礙。

據中共官方報道,南宮全域已經從2月8日起被降為低風險地區。而當地至今嚴厲執行封城封村措施,老百姓寸步難行。

孫明說,「我們自己聯繫了(其它)醫院,醫院說得南宮的醫院出具手續(才能接受),但南宮縣醫院不給出。」

「我們還是想去邢台或石家莊的醫院治療,但是現在出不去。聯繫了邢台市醫院,說要做核酸報告。開始它們是不接受南宮的患者,現在接受了,但(封城封村)還是出不了南宮,就去不了。」

孫明表示,「我們現在的想法是,不管是甚麼方式,只要我們能過去(邢台)就行,到那裏做任何檢查都可以,只要能看病就行,現在肯定是想去邢台市三院、省二院。」

當局不安排 醫院就不收治 冠心病人求醫無門

南宮王道寨鄉劉家莊村村民劉星(化名)也告訴大紀元,他的父親在1月17日冠心病發作,當時人已經昏迷。

家人立馬向村支書反映,得到的回覆是他們會「向鄉政府反映」,但是「等了四天,也沒見救護車來拉人」。

1月22日,家人又撥打市長熱線,被告知「給儘快聯繫」。幾天後,救護車終於上門將他父親送往南宮中醫院急診部。

但是,即使到了醫院,病人也得不到應有的治療。劉星披露,「醫院說沒有床位不收住院,說就這麼『規定』的。我們沒有辦法,老百姓就這樣。」

最後,他的父親只在急診待了一個晚上,輸了一瓶液、給了幾片藥,就又被拉回家,具體病情醫院根本不管。

劉星表示,父親回到家後一直呼吸困難喘不上氣。他只有一個想法:「要是能幫助聯繫上南宮醫院就行,俺們就直接去住院了,吃好吃歹都不是事兒。」

他還說,「我們百姓自己怎麼聯繫好多次了,都不管事。醫院一句話就說已經收治滿了,我們電話打爆了也不行。(村裏)都封著出不去,還是得政府幫助安排。」

「買菜甚麼基本靠搶」

除了就醫難,還有當地民眾反映,封鎖期間生活物資也得不到保障。

南宮市錦鏽花園小區居民王萍(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疫情剛開始的時候,當局給各小區安排對接超市,業主在對應的微信群裏下單,然後超市給供應東西。

王萍所在的小區由南宮市稅務局負責管理。但不知為甚麼,最初對接完超市後就沒人管了,住戶只能自己想辦法從網上訂購。

王萍說,「(分)給這裏(小區)的東西特別少,買菜甚麼的基本靠搶,能搶上就有東西吃,搶不上就沒辦法,只能等著。不知道是物業的問題還是超市的問題。」

他們向物業和區域負責人反饋,問題也得不到解決。

王萍表示,他們現在還不能出小區,最多只讓下樓倒垃圾。她近幾天聽說可能要解封了,情況稍微好了一點,可以上網從別的地方買點東西。

她說,「今天下午又通知做核酸,已經是大約11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