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南宮市從今年1月經歷了疫情高風險區的嚴格封城近兩個月,給當地農民也帶來了難以想像的傷害。南宮市的農民爆出這種封閉政策直接導致收成、收入損失慘重。

黃韭是南宮市的特產,北胡鄉小關村是主要種植基地,當地農民幾乎家家栽培黃韭,做成盆景進行銷售為生。3月13日,種植戶石槐強(化名)講述了當地因疫情受到極端封村封戶,導致韭芽全部爛掉,他自己損失了6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全村村民損失達到460萬元。

「人員都不讓動,封鎖在家裏,韭菜都爛掉了」

石槐強表示,當地受疫情影響封城將近兩個多月了,「從1月3日到2月26日,之後才慢慢地解封,到最近才開始解封,還沒有徹底解封。」

他說,離開本市須有七天之內的核酸報告,沒有是出不去的,「我在溫室裏種了(韭菜),銷售不出去,人員都不讓動,封鎖在家裏,韭菜都壞掉了,都爛掉了。」

「就是從3月份開始種,種了以後到冬天開始入小雪的季節收穫,在一年之內不能收割,等著養完一年的根鬚,栽在盆裏面,通過快遞銷售出去,在人家家裏面生長。」石槐強說,「現在因為都裝起來了,快遞都是停運狀態,都滯留在家裏,都爛掉了。」

他說,自己損失了60多萬,「我們全村人損失將近有460萬。我們整個村基本上都種這個黃韭的。」

石槐強從事黃韭培植項目已經有16年了,「在中國來說吧,我是第一家做這個韭菜盆景的。」他說,「這是我們當地的特產。黃韭運輸出去以後容易壞掉,以前韭菜根是在溫室裏邊長的,長出來以後賣韭菜,運輸上不方便,所以改進了,種在盆裏面,買回家在自己家裏生長。」

「每年我投入30多萬,今年都損失了,賠了!」他說,「管理上,比方這韭菜種子,要選優質的韭菜種,肥料都是使用有機肥,我用的是發酵的純羊糞,成本都特別高的。」

「今年賠得等於三、四年白幹了」

石槐強認為,沒有封城的話,銷售是不成問題的,他們通常是根據客戶訂單來安排種植的。他說:「現在一下子不能運輸了,沒有快遞,甚麼也沒有了。」「封城期間,不叫外出。我是一名志願工作人員,也不能外出,只能在本小區服務。」

「路都封死了,都有障礙物,不讓車進,不讓車出,不讓流動了。」他談到封鎖期間,即使在農村家裏的大門也是都用「鐵絲把門都封死了」。

「一點收入也沒有,像工人的工資都發不了的,都是負數的。就連工人的工資也發不出來。」他感到束手無策,而韭菜與其它農作物還不一樣,時間過了,就沒人要了。「都乾掉了,韭菜就是種在地裏邊也不再長了。」他說。

面對這樣的困境,他感到無所適從,「上邊哪個部門,也沒人管,也沒人問。我們也不知道找誰,我們整個村都有損失。」「一開始投資達到四十多萬,今年賠得等於三、四年白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