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世界無論發生甚麼改變,人只能隨遇而安,應變而行。心靈理念思想可以不變,工作食飯娛樂依舊進行。做好自己的本份,仍是對自己負責任的自由公民。朋友碰面,開場白差不多都是「走未?去邊?」重覆的答案有點悶,有時心裏想講笑:「人人都要去死啦,但終點不知是天堂或地獄?」並不是所有朋友都能接受這種真實的幽默,甚至可能上綱上線覺得冒犯,惟有講「即時」要去做「腳根底下的大事」,例如工作,食飯,行街,吹水,上廁所等等。

一向覺得,人如果了解生命是平等,最後都會終結,就算可以一路換別人的器官到150歲,壞事做盡,好事全無,生命的長度,只會為自身帶來另一波更長的災難。若以為聰明一世,更能預測天堂留有位置,卻把別人送進地獄,如果神靈如此,這會是個甚麼神?白居易問道於禪師,初以為答案「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普通道理,有點看不起,但禪師卻嘲笑說:「三歲𡃁仔講得出,你條老鬼八十歲都做唔到。」而現在很多人正反其道而行,「諸惡俱作,眾善不行。」把天堂攪成地獄。當然自私自利的人,不會關心「早已死去」的人會上天堂或落地獄,但如果信神及有宗教信仰,照理應知一切該如何做?

近日網上看到水災嚴重,以現在的天氣及災情,絕對是「水深火熱」!翻看劉基《金陵塔碑文》,網路上早有各種解讀,但對於穿鑿附會的演譯,只是當趣味故事,事後孔明,朋友話題而矣。但今天看到「人逢猛虎難迴避,有福之人住山莊。繁華市,變汪洋。高樓閣,變坭崗。父母死,難埋葬。爹娘死,兒孫扛。萬物同遭劫,蟲蟻亦遭殃。」對照這段文字與現實狀況,真有點不安!「猛虎」是甚麼?誰有福可住「山莊」?「繁華市,變汪洋」,更「東風吹送土木哀,洪水滔天逐日來。」如果一切繼續成為「現在式」而不是「過去式」,人民真的非常可憐!

看到碑文最後四句,是否形容香港?「層樓壘閣聳雲霄,車水馬龍竟夕囂。淺水鯉魚終有難,百載繁華一夢消。」香港高樓大廈臨立,而太平山的景觀正是「層樓壘閣聳雲霄」,地方市面更一向車水馬龍,景觀與市況和本地相似,而最巧合就是香港正有淺水灣及鯉魚門,一年來已不太平,是否今次真的有難?而「百載繁華一夢消」,香港百年建設,又會否隨著外地制裁及各種規限而夢醒卻不是夢消?

幸好碑文尚有:「幸得大木兩條支大廈,鳥飛羊走返家邦。能逢木兔方為壽,澤及群生樂且康。有人識得其中意,富貴榮華百世昌。」當中那兩條大木是甚麼?又幾時能遇到那個「木兔」可澤及群生?而「地靈人傑產新貴」,有甚麼人傑新貴會出現?寓言碑文有樣好玩就是open 「開放」,無所制約而有創意無限的活力,自己當然「不識得其中意」,只希望地靈人傑的香港,依然可以「富貴榮華百世昌」!7月1日3時20分交完稿,可以繼續做腳根底下大事,當然是行街吃飯。◇

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