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正在利用對中共強硬牌,希望為2022年中期選舉奪回國會兩院打下基礎,也希望為2024年的總統選舉奪回白宮鋪路。共和黨人正在強調拜登政府對中共立場放軟。

打對中共強硬牌是一個保險戰略

據《國會山報》報道,國會兩黨都把中共視為美國最嚴重的國家安全威脅,而參眾兩院的共和黨議員則指責拜登所挑選的人和所實施的政策未能達到與北京抗衡的程度。

對中共持強硬態度被視為一種勝選策略。中共被廣泛視為在多個方面對美國構成潛在威脅。美國知名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去年發佈的民調顯示,有三分之二(66%)的美國人對中共持負面看法,這是自2005年皮尤中心提出該問題以來,美國人對中共看法最負面的時刻。

前眾議院共和黨助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前通訊主任道格·海耶(Doug Heye)告訴《國會山報》,對於共和黨人來說,中共是一個非常安全的進攻目標,而對於民主黨人來說也是如此,你不會因為反共而受到懲罰。

共和黨強調要讓中共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大流行承擔責任,同時也反對拜登決定讓美國重返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做法。而且共和黨也正在推動拜登政府更有力地對抗北京,提升與台灣的關係,並讓中共為侵犯少數民族維吾爾族人的人權行為付出代價。

共和黨人督促拜登對抗中共要實際做而不是說

拜登2月7日在接受美媒CBS採訪時談到了美中關係問題。他表示,美國和中國沒有理由捲入戰爭,但這兩個超級大國很可能在未來幾年內發生「極度競爭」。

拜登還表示,他不會走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會以不同的方式來做。

此前幾天,拜登在國務院發表上任後首個外交政策演講,在談對中國問題時,他表示,中國(中共)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者(對手)」,美國將在知識產權、人權方面回擊中共。但他同時也表示,在符合美國利益的前提下,不排除和北京合作。

對此,共和黨參議員湯姆·卡頓(Tom Cotton)敦促拜登必須認清中共是一種威脅。他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拜登批評前總統特朗普的(對華)政策,而又不概述自己的計劃,這是不夠的。

「新總統必須承認中國(中共)是一種威脅。」他說。

「僅僅批評20年來首個站出來反對中國共產黨的特朗普總統(的對華政策),並說他(拜登)將以不同的方式做,卻未指明他將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做,這並不是在表現實力。」科頓說。

五角大樓2月10日宣佈成立一個特別工作組,重點應對中共帶來的挑戰。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對這一舉動作出回應,督促拜登政府加入共和黨對抗中共威脅的努力。

麥卡錫2月11日在推特上說,眾議院共和黨人組建了「中國工作組」。民主黨人一開始同意加入,但在共和黨宣佈之前,他們又選擇退出。「我們的國家安全不應該是黨派的。」他說。

「我敦促拜登政府加入我們的努力,這樣我們就可以共同維護美國的安全。」他說。

在涉華政策上 共和黨對拜登政府展開攻擊

共和黨人在2020年大選期間強烈質疑拜登過去的對華政策以及他的兒子亨特·拜登在中國的商業交易。《國會山報》稱,據報道,去年4月份的一份備忘錄顯示,共和黨候選人將民主黨人普遍定性為「對華軟弱」。

在涉及對華政策上,共和黨已經展開了對拜登政府的批評。這包括反對拜登重新加入世衛組織。他們譴責了北京在世衛組織的影響力,呼應了前總統特朗普退出世衛時的理由,那就是,世衛是幫助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全球傳播。

共和黨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和喬什·霍利(Josh Hawley)2月8日提出立法,旨在阻止美國對世衛組織提供資金,直到世衛的領導層被替換,並且接受台灣為其成員。

曾在特朗普政府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妮基·黑利(Nikki Haley)譴責拜登重新加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做法,稱這破壞了讓中共對迫害維吾爾人承擔責任。

黑利也被認為是2024年總統競選潛在的共和黨候選人。

「(中共)這種野蠻的虐待行為需要每一個熱愛自由的國家對其追究責任。拜登加入中國(中共)是成員的人權理事會,並不能做到這一點。」黑利2月9日在推特上說。

共和黨人一直譴責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特朗普政府將孔子學院指定為外國使團。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18年8月發佈的報告披露,中共透過孔子學院等學術機構和團體在海外推行統戰,組織抗議活動,歪曲歷史,以支持北京的政策立場。

去年12月,特朗普政府在《聯邦公報》上提出了一項旨在為孔子學院建立更多監督的規則,但在1月26日被拜登政府撤回。

共和黨人很快指出,這項規則的撤銷是拜登政府悄悄向北京屈服的證據。

「中共放任疫情在全世界蔓延已經一年了。拜登政府非但沒有追究它們(中共)隱瞞真相的責任,反而通過允許它們的宣傳滲透到我們的大學校園來獎勵中國(中共)。」麥卡錫在推特上回應說。

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賴斯(Ned Price)則辯稱,特朗普政府在提交政策變更時沒有遵循適當程序,導致該政策被撤回。

普賴斯說,拜登政府將把孔子學院作為應對中共利用信息行動和其它手段搞破壞整體方案的一部份。

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高層共和黨人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正在敦促拜登政府儘快重新提交監督孔子學院的規則。

去年參議院兩黨的一份報告警告孔子學院的風險,有關孔子學院的爭議也導致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站出來反對拜登挑選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

和霍利一樣,克魯茲也被視為2024年競選總統的潛在候選人。

克魯茲對托馬斯-格林菲爾德的親北京主張感到擔憂。在托馬斯-格林菲爾德的確認聽證會上,克魯茲等議員就托馬斯-格林菲爾德於2019年在由北京全額資助的一所孔子學院發表的言論向她施壓。在2019年的那次活動中,托馬斯-格林菲爾德對北京進行了積極的評價。不僅如此,她在過去的言論中也主張與中共合作。

「我們需要一位將站出來對抗中國(中共)的聯合國大使,對抗中國(中共)在聯合國的無孔不入的影響力。而鑒於她(托馬斯-格林菲爾德)的記錄,我對這位提名人將做到這一點沒有信心。」克魯茲說。

拜登政府對華為的立場也成為克魯茲和其他共和黨人的關注焦點。特朗普政府對華為採取了一系列強有力的措施,包括將其列入商務部的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也稱黑名單),原因是華為與中共政府關係密切,構成間諜威脅。

拜登提名的商務部長人選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確認聽證會上拒絕明確說明是否將華為留在黑名單上,此舉遭到共和黨人的廣泛批評。

克魯茲指責雷蒙多對中共的立場軟弱,並對雷蒙多的確認進行了擱置,以便向拜登和雷蒙多施壓,要求其承諾將華為保留在貿易黑名單中。

「當拜登政府承諾將(幫助)中共(實施)大規模間諜行動的華為保留在(商務部)實體名單上時,我將解除擱置行動。」克魯茲說。

前眾議院共和黨助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前通訊主任海耶督促拜登政府對北京採取「明確」立場,並警告說,任何不承諾採取具體行動的聲明都會給對手機會。

他認為,拜登政府目前好像就是在「自言自語,而這樣做很危險」。

「當然,已經上任三周的政府還沒有想清楚所有的事情,但你們的對手已經想清楚了。」海耶補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