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國新年前,浙江、甘肅等地發佈「勞動者維權異常名錄」,被稱為針對維權勞工的「黑名單」。被列入「黑名單」的勞工不但得不到保護,比如拿不到薪水,還要被曝光、調查,甚至判刑。

浙江省嘉興市2月7日發佈公告稱,公佈首個進入「勞動者維權異常名錄」的人,是來自四川大竹縣人和鄉的50歲工人胡興榮。但公告中沒有說明胡興榮的詳細情況。

公告列出了符合「黑名單」的條件,包括「連續三年內,在同一勞動保障監察部門投訴10次及以上或者在不同勞動保障監察部門投訴15次及以上;在同一勞動仲裁院申請仲裁5件及以上或者在不同勞動仲裁院申請仲裁8件及以上;在同一人民法院提起勞動爭議訴訟3件及以上或者在不同法院範圍內提起勞動爭議訴訟5件及以上。」

還包括:「年內,在同一勞動保障監察部門或(信訪部門)以拖欠農民工工資名義討要工程款3次及以上或者在不同勞動保障監察部門或(信訪部門)討要工程款5次及以上的。」

公告稱,「一旦被納入後果很嚴重」,除了對外曝光,還要通報到轄區內各勞務中介、人才市場、行業協會等相關單位,甚至進行審查並「立案」。

這一官方公告發出後,引發輿論批評。有大陸民眾直言「這不太好吧!」

而浙江嘉興並不是第一個發佈這類公告的地區。2月6日甘肅省甘南州稱,一名爬上吊塔追討工程費的包工頭被拘留10天,並稱「將以『零容忍』對待用跳樓、跳塔或暴力極端行為討薪的人士」。

浙江湖州2020年5月也發佈一份「勞動者維權異常名錄」,內容與嘉興市的類似。

另據媒體人陳洪濤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深圳早就有類似操作,勞動監察部門有一個內部掌控的黑名單,針對多次申訴的工人。

一位匿名的深圳勞工維權人士表示,「勞動者維權異常名錄」並不是新鮮事,廣東省十幾年前《勞動合同法》剛剛出台的時候就存在,但不公開,有人說是勞動局給的名單,也有人說是企業給的名單。

2021年中國新年前,大陸經濟惡化加上疫情衝擊,各地欠薪、討薪事件增多。下方視頻顯示,有工人在上訪無果的情況下,站在街頭舉牌討薪,卻被警察捉走;還有工人無奈拉起「欠薪還錢、天經地義、換我血汗錢」的橫幅,橫額討薪。

大陸關注勞工權益的李先生2月12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昨天我一天接到幾個(事關)討薪的電話。按道理來說,按照之前所制定的行政法規,每項工程它都有一個工人工資的保證金。但是,據我所知,所謂的這個保證金呢,都是虛設,就是一開始你可能需要打一定數額的錢到帳上,然後又通過一定關係這個錢又拿出來用了。這裏面是官商之間的勾結,出現了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