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9月,中紀委副書記錢瑛,被任命為中共第一任監察部部長。1955年3月,中紀委更名為中央監察委員會,錢瑛任中監委副書記。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後,15位中監委委員,14人挨整。錢瑛被當成「叛徒」、「特務」,受到殘酷迫害。

營救快餓死的600名右派

年輕時的錢瑛。(網絡圖片)
年輕時的錢瑛。(網絡圖片)

錢瑛,原名錢秀英,1903年5月14日,出生於湖北省咸寧縣錢家莊一個有錢人家,1923年,考入湖北省女子師範學校。1927年,加入中共。1929年,被派往蘇聯莫斯科共產主義勞動大學學習。

回國後,先後在湖北、江西、廣東、上海、江蘇、四川、延安、南京、上海等地,長期從事中共地下黨工作。1949年5月起,任中共華中局(後改為中南局)組織部長、紀委副書記。1952年11月調到北京,任中紀委副書記兼政務院監察委員會副主任。後任監察部長等。

錢瑛一生做的最受人稱道的一件事,是1960年冬,她到甘肅省調研時,解救了在夾邊溝被餓的奄奄一息的600名右派。這也成了她文革中受到殘酷迫害的重要原因之一。

1959年至1962年,中共獨裁者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導致全國出現大面積餓死人現象。

據原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金沖及所著《二十世紀中國史綱》披露,這三年中,中國大陸餓死的老百姓達3,860萬。其中,中國大西北的甘肅省,餓死140多萬人。

夾邊溝勞改農場,位於甘肅省張掖地區的沙漠邊緣。這個農場的情況,甘肅省對外一直是嚴格保密的。錢瑛發現這個勞改農場的右派,純屬偶然。一天,天上飄著雪花,錢瑛的司機開著車在沙漠裏跑,跑著,跑著,迷路了。

不久,發現一條溝裏飄出輕煙,就朝有煙的地方開去。到溝邊一看,溝坎下麵橫七豎八足有二三百具屍體。錢瑛的警衛員就在溝坎上大聲喊:「你們這裏是甚麼單位?怎麼這麼多死人?」近處有個人說:「我不知道,你問場長去。」

當錢瑛一行繼續往溝裏走時,農場哨兵大聲叫喊:「不能下去!」聽到叫喊聲的右派司繼才和官錦文,趕快走出來,發現農場管教人員劉振玉正朝錢瑛那邊走,一邊走,一邊吆喝著說:「把這些人給我抓起來。」

錢瑛迎了上去,拿著拐棍就朝劉振玉抽了起來。錢瑛的警衛員把槍撥了出來,對著劉振玉說道:「你知道這是誰嗎?這是錢瑛。」劉振玉一聽是錢瑛,嚇壞了,剛才還趾高氣揚的樣子,馬上變成低眉順眼。

此時,官錦文大聲喊道:「錢大姐,快救我呀,快救我呀!」錢瑛問明官錦文的情況後,請他帶路到各個洞穴和地窩子裏查看,發現這裏還躺著不少命懸一線的人。

錢瑛問劉振玉:「還有多少人?」劉振玉說:「五六百人吧。」錢瑛立即打電話給酒泉地區負責人,讓他們把那裏的巴士全部調過來,並且宣佈第二天就全部放人,趕快救人救命。

據說夾邊溝有3,500多右派,絕大多數被餓死或折磨死了,最後,就剩這幾百號人了。多虧司機迷路,多虧錢瑛動了惻隱之心,也多虧錢瑛敢擔當,這些人才得以在毛澤東製造的這場巨大人禍中倖存下來。

扳倒曾希聖 平反張凱帆

協助劉少奇「扳倒」安徽省委第一書記曾希聖,平反毛澤東打倒的安徽省副省長張凱帆等,是錢瑛一生做的另外兩件至今被許多人稱道的事。這也是她在文革中遭受嚴重迫害的重要原因。

曾希聖是毛澤東非常信任的一個「封疆大吏」,曾任中共華東局第二書記,同時擔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和山東省委第一書記,原因就在於曾希聖緊跟毛澤東的極左政策跑。

1957年,毛澤東發動反右派運動,曾希聖在安徽省劃了31,472個右派,安徽成為全國劃右派最多的省份之一。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曾希聖在安徽大搞強迫命令,猛刮「共產風」、「浮誇風」,土法上馬,大煉鋼鐵,使農業生產力遭到嚴重破壞,餓死500多萬人,安徽成為全國餓死人最多的地區之一。

當時,安徽省委書記處書記李世農對這套極左做法提了一點不同意見,曾希聖到杭州向毛澤東告狀。毛澤東聽後表態說:「看來李世農是個壞人。」有了毛澤東的這句話,曾希聖回到安徽後,立即把李世農等打成「右派反黨集團」,株連省(部)級官員33人,廳(局)級官員77人,政法系統被批判處理的官員達3,000多人。

另一個省委書記處書記、副省長張凱帆,因主張開倉賑濟饑民,解散集體食堂,把刮共產風時沒收農民的房屋和自留地還給農民,開放市場,被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點名批判為「混入共產黨內的投機份子」。

也因為被毛澤東親自點了名,廬山會議還沒有結束,曾希聖就派安徽省長黃岩立即趕回安徽,組織批鬥張凱帆。張愷帆被指控「大鬧無為(縣)20天」、「反黨反社會主義」、「攻擊人民公社」、「捏造事實向黨進攻」、「揭無為的蓋子就是揭省委的蓋子,要把我們搞垮!」

1959年9月9日,安徽省委作出《關於張凱帆、陸學斌反黨聯盟的決議》,把張凱帆和支持張凱帆的省委書記處書記陸學斌等定為「右傾機會主義份子」。張凱帆被開除黨籍,撤銷副省長職務,批鬥51天,關押200多天,押送淮北某礦監督勞動。其妻史邁也受到株連,全家被趕出省府住宅大院。

張凱帆的六名親人被迫害致死,包括他的二弟張昌選、堂兄張昌華、堂弟張昌樹等。後來平反時統計:僅無為一個縣,因張愷帆事件受株連,被批鬥,被處理的縣、社、隊黨員、幹部和群眾,共計28,741人。

錢瑛通過群眾來信、來訪等多種管道,了解到安徽的問題嚴重。她幾次派人去調查,衝破層層封鎖,將安徽的真實情況向劉少奇等中共最高層領導作了匯報,並在1962年初召開的中共七千人大會上,陪同劉少奇到安徽組,幫助安徽的官員解除顧慮,檢舉省委第一書記曾希聖的問題。曾希聖被免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職務,調離安徽。

七千人大會後,錢瑛又親自帶領工作組到安徽,協助安徽省委甄別、平反冤假錯案,為李世農、張愷帆等人平反,還平反了10,000多名被錯劃為右派的官員,得到劉少奇的充份肯定。

劉少奇被打倒 錢瑛挨整

1966年5月16日,文革爆發,劉少奇被當作「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打倒。之後,被扣上「叛徒、內奸、工賊」的帽子,被批倒批臭,永遠開除黨籍,最後被迫害致死。

因為劉少奇是分管中央監察委員會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監委被說成是「長期以來為資產階級司令部所把持,是復辟資本主義的黑工具」,15位常委中,除書記一人外,都受到殘酷迫害,其中,被迫害致死、含冤而逝者八人。

因為錢瑛協助劉少奇扳倒毛澤東「非常賞識」的曾希聖,平反被毛澤東「點名批判」的張凱帆,救了六百多「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右派的命等,遭到的迫害更加嚴重。

文革發生後,毛澤東鼓動年少無知的學生造反,一次又一次在天安門城樓接見紅衛兵,鼓勵他們向「走資派」奪權。

當時,毛澤東的妻子江青,任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實際上是中央文革小組的真正負責人,也是毛澤東和各地紅衛兵之間溝通的重要管道。毛澤東要打倒誰,江青心領神會後,就去發動紅衛兵衝鋒陷陣。

在四川省,江青專門找到幾個被中央監察委員會開除黨籍的人出來奪四川省委的權。錢瑛堅持中監委對這些人的處分是正確的,不能翻案。這就直接跟江青對立起來。江青狂言:「甚麼檢查、監察,竟搞到老子頭上來了。」然後,跟錢瑛新賬老賬一起算。

在江青的鼓動下,北京大學「東方紅戰鬥團」來到中監委,貼出題為《錢瑛--劉少奇的馬前卒》的大字報,把錢瑛批得一錢不值,誣衊錢瑛是「叛徒」、「特務」。

錢瑛性格剛烈,曾以死抗爭,卻被說成「畏罪服毒自殺,是一種反革命行為」。從1967年起,中央文革小組對錢瑛實行「隔離審查」,次年升級為「監護審查」, 將她關押在北京衛戍區的一所軍營裏,達5年多。

錢瑛被迫害致死

1972年4月,錢瑛確診患了肺癌,住進北京日壇醫院「監護治療」。期間,她仍受到如臨大敵般的監視,被隔離在醫院頂樓10平方米的病房裏,窗戶被釘死,六位身強力壯的大漢,晝夜輪流看守,不准任何人去看望她,不准任何人與她談話。

11月,錢瑛被強制出院。因得不到治療,加上令人窒息的高壓險惡環境,錢瑛的病情急劇惡化,1973年7月26日,含冤去世。

結語

錢瑛與丈夫共同生活僅100多天,丈夫被殺,女兒夭折,後終身未再嫁,將全部心血奉獻給中共。在飽受冤屈之後,錢瑛自殺不成,被中共扣上「叛徒」、「特務」的罪名,活活折磨致死。

錢瑛當初走上「革命」道路時,無疑是抱著一顆真誠、善良的願望,指望「革命」成功後,中共會真的如它宣揚的那樣,建設一個富強、民主、文明的新中國。但是,事與願違。

十年文革期間,「中共國」的經濟被折騰到崩潰的邊緣;「中共國」的政治專制、獨裁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曾經的禮儀之邦、文明古國,被中共變成一個豺狼當道的野蠻國。錢瑛直到臨死都沒有明白這一切到底是為甚麼?

我們不能苛求錢瑛這樣的人,當初上中共當、受中共騙的人,包括許多當時中國乃至國際上最有才華的人。

但是,21世紀的今天,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已將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本質昭告天下。原來,中共從根上就是邪的,只是它善偽裝,善欺騙,騙了無數人。在中共作惡99年害了無數人之後,願善良的人們都能認真讀一讀《九評共產黨》,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不再上當受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