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提到的中監委,全稱是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1949年時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1955年改名中監委。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時,中監委基本癱瘓。直到1978年12月,中紀委恢復重建。2018年,中共在中紀委之外,又成立了一個國家監察委員會,簡稱監察委。

劉少奇調任劉錫五為中監委副書記

1955年3月中監委成立時,中共元老董必武任中監委書記,劉錫五等五人任副書記。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劉少奇分管中監委。

劉錫五被捕入獄,跟薄一波等幾十名中共黨員一起被關在北平草嵐子監獄。(網絡圖片)
劉錫五被捕入獄,跟薄一波等幾十名中共黨員一起被關在北平草嵐子監獄。(網絡圖片)

劉錫五,1904年7月,出生於河南省孟縣一個富商之家。1925年春,入上海大學讀書,10月加入中共。

曾在上海、江蘇、河南、瀋陽、北平、河北等地長期從事中共地下黨工作,當過中共瀋陽市委書記、北平市委書記。1931年7月,被捕入獄,跟薄一波等幾十名中共黨員一起被關在北平草嵐子監獄。

1936年11月,中共北方局書記劉少奇,報請中共中央批准,讓被關押在草嵐子監獄的幾十名中共黨員假裝「認罪」、在報上刊登「反共啟示」後,出獄工作。

1937年,劉錫五到延安,歷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幹事、地方科科長、幹部訓練班主任等。1939年9月,調任中共中央北方局組織部長。國共內戰時期,調到東北,先後任中共嫩江省委書記、中共中央東北局組織部長、中共吉林省委書記等。

1951年底到1952年,中共發動「三反」、「五反」運動。1952年2月,吉林省委召開由全省縣委書記、縣長、縣公安局長參加的會議,省委書記劉錫五在會上作總結說:80%的幹部手腳是乾淨的,10%是浪費(中間會有貪污),還有10%是貪污浪費、公私不分、假公濟私,問題比較嚴重。

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一書記高崗認為,劉錫五對吉林省的工作評價過高。高崗派工作組到吉林省督戰,下硬指標,要求吉林省捉「大老虎」500個,「小老虎」2,000個。

劉錫五對高崗的做法有意見,堅持「有就抓,沒有就不能亂抓」。這一下惹惱了高崗,高崗下令改組吉林省委,撤銷劉錫五省委書記的職務。從1952年到1955年,劉錫五「靠邊站」3年。

劉錫五把高崗在東北工作中的問題向他的老領導劉少奇作了匯報。1955年,劉少奇把劉錫五調到北京,讓他擔任中監委副書記。

劉少奇倒台 劉錫五挨整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最重要的目的之一,是打倒他曾經選定的接班人,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劉少奇。劉少奇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被永遠開除出黨,最後病死在河南開封。

劉少奇被打倒後,劉分管的中監委,被說成是劉「復辟資本主義的黑據點」,多數中監委委員和候補委員,被打成「叛徒」、「特務」、「反革命修正主義份子」,大批官員被批鬥、關押、審查。中監委副書記錢瑛、劉錫五,常委吳溉之、王世英、楊之華5人被整死。

劉錫五被存心折磨致死

劉錫五先是被中監察委掃地出門,徹底失去人身自由。然後,被當成「叛徒」,遭到大會批,小會鬥,受到專案組的長期審查。

1969年3月,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等人,不顧劉錫五身患高血壓、動脈粥樣硬化症、脊髓纖維瘤手術後遺症、右肢萎縮、慢性肝炎等疾病,強令他到吉林省雙崗鎮中央組織部「五七幹校」監督審查。

雙崗的環境十分惡劣。雖然劉錫五身患多種疾病,幹校仍勒令他必須參加勞動,不許他用連隊的草燒炕,下地幹活連板凳也不准坐。不久,劉錫五的病情惡化,大小便失禁,生活難以自理,他的妻子何真不得不到雙崗照顧他。

1969年12月,劉錫五被轉往河南長葛中組部「五七幹校」,他的病越來越嚴重。無奈中,何真只好用架子車,把他拉到一個公社醫院治療。但是,當他們第二次去治病時,醫生說甚麼也不敢治了,因為幹校下了命令,不准給「叛徒」治病。

後來,何真將他送到許昌醫院。醫院說:病太重,沒法治。何真多次要求幹校領導安排車輛,送丈夫去鄭州治療,都被以各種藉口擋了回來。

又拖了一段時間,劉錫五病情非常危急了,才獲准送到鄭州醫院。但是,這裏的醫生根本不關心病人,只開些降壓藥應付。

何真一遍又一遍找醫生,求醫生,甚至大吵大鬧,全都無濟於事。看到這些,劉錫五終於明白了:有人在千方百計讓自己早死啊。1970年2月28日,劉錫五在鄭州病逝,時年66歲。

劉錫五怎麼成了「叛徒」

因為毛澤東想打倒劉少奇,打倒劉少奇就必須給劉安罪名,安甚麼罪名好呢?「叛徒」這樣的罪名夠嚇人。怎麼安呢?

當時,毛澤東用了一個整人「高手」叫康生。上世紀30年代,康生在蘇聯,親歷了史太林的大清洗,深知史太林整人臉厚、心黑、手辣。上世紀40年代,毛澤東發動延安整風時,康生是最得力的助手。

康生主持的所謂「搶救運動」,把許多無辜的人「搶救」成了「特務」。文革開始後,康生任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號准毛的脈之後,就開始跟毛出謀劃策。

1966年9月16日,康生致信毛澤東:「我長期懷疑劉少奇要薄一波等人『自首出獄』的決定。最近,我找人翻閱了1936年8、9月間的北京報紙,從他們登報的《反共啟事》看,證明這一決定是完全錯誤的,是一個反共的決定。」

毛澤東一看這封信,正對他的口味,「自首出獄」不就是「叛徒」嘛,立即表示贊同。

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發《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楊獻珍等自首叛變材料的批示》和附件。這個文件認定:1936年,在北平草嵐子監獄,在「反共啟示」上履行「簽字」手續出獄的薄一波等61人,都是「叛徒」。劉錫五也在其中,自然也成了「叛徒」。

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

關於薄一波等61人從北平草嵐子監獄出獄之事,是由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與毛澤東、任弼時等商量後批准的,毛澤東等中共最高層領導對此事一清二楚。61人中的許多人,出獄後直接去了延安,其中包括劉錫五。

1942年至1945年,毛澤東發動延安整風,最重要的內容是審查黨員幹部的歷史問題。從北平草嵐子監獄「自首出獄」去延安的人,都經歷了嚴格的審查。1945年,中共在延安召開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61人中的12人,當選七大代表,2人為候補代表。

這14人都經歷了嚴格的資格審查。薄一波作為晉冀魯豫代表團副團長到達延安後,在毛澤東的窯洞中,專門跟毛談過「自首出獄」的往事。毛親口說:「這件事我們知道,中央完全負責。」

文革中,紅衛兵因「自首出獄」問題揪鬥劉瀾濤等人時,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以中央復電的形式答覆說:「這些人的出獄問題,中央是知道的。」周恩來還特地將這個批覆件送毛澤東審批,同時附信說:當時確為劉少奇代表中央決定,七大、八大均審查過,故中央必須承認知道此事。毛簽字批准了周的請示。

但是,中共整人是沒有任何底線的。毛澤東想打倒誰,隨時可以翻臉不認人。自己做過的事,一轉眼就可以不認帳。

1967年2月3日,毛會見阿爾巴尼亞國防部長巴盧庫時說:「有些過去是共產黨,被國民黨抓住,然後叛變,在報紙上登報反共。那個時候我們不知道他們反共,不知道他們『履行手續』是一些甚麼東西。現在一查出來,是擁護國民黨、反對共產黨。」

當年經中共中央批准、從北平草嵐子監獄出來的61名中共黨員,到了十年文革時期,經中共中央批准,全都成了「叛徒」。

61個「叛徒」中 許多是中共高官

這61人中,20多人擔任中共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薄一波是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經委主任;劉瀾濤任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全國政協副主席;安子文任中央組織部長;劉錫五任中監委副書記;

楊獻珍任中央黨校校長;廖魯言任農業部長;李楚離任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張璽任國家計委副主任;周仲英任國家經委副主任;徐子榮任公安部副部長;李力果任一機部副部長;劉有光任七機部副部長;馬輝之、彭德任交通部副部長;胡錫奎任西北局書記處書記;王德任中南局候補書記;

趙林任吉林省委書記;王其梅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王鶴峰任黑龍江省委書記處書記;傅雨田任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高仰雲任河北省政協副主席。

這20多位中共高官無一例外,在文革中全都慘遭迫害,劉錫五等12人被迫害致死,受株連被迫害者數以萬計。

結語

中共是一個沒有任何原則的政黨,根據政治需要,隨時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誠如一副對聯所言:「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說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而且還「不服不行」。

61名中共黨員「自首出獄」一事,毛澤東、康生等人一清二楚,到了文革,為了打倒劉少奇,毛澤東、康生等都假裝不知道此事,故意存心製造了一個所謂「61人叛徒集團案」,將這些人整得死去活來,12人被整死。

今天仍在替中共賣命的人,明天說不定就被中共找個藉口當替罪羊了。「61人叛徒集團案」是非常典型的案例之一,理當引以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