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初,大陸多省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快速升溫。今天(2月6日)是中共病毒「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去世一周年。他生前最後一條微博帖文成了「哭牆」,湧入大量網民留言,表達對逝者的思念和感傷。截止今天下午4點左右,「李文亮醫生去世一周年」的話題曾進入新浪微博熱搜榜前三名。

李文亮最後一條微博的帖子停留在2020年2月1日,上面寫著:「今天核酸檢測結果陽性,塵埃落定,終於確診了。」2020年2月6日晚上,年僅34歲的李文亮因感染中共病毒去世。

今天有大批網民在這條微博上留言:「希望你在那邊一切都好。」「一年了,武漢市政府至今欠您一聲道歉,但人民會永遠懷念您。」「其實,我們活著的人也挺累的,李醫生謝謝你。」「紀念李文亮,促進政府信息公開,反對濫用公權力。」

還有網民在「李文亮醫生去世一周年」的話題下留言說,「李文亮醫生已經離開快一整年了。在他生前的最後一條微博上,評論的數量已經超過了一百萬。已經變成了近百萬人的『哭牆』。」

「時隔一年,你們(中共)也默認了李醫生是2月6號去世的嗎?一年前的那條不斷刪除評論的微博大家還記得嗎?」

「如果他不是6號走的,今天怎麼會是一周年,但是封住嘴閉上眼的人太多了 。」

「那天晚上瞪著眼揪著心不停地刷手機,巨大的憤怒被真真假假的信息打斷,最後只能化為哀慟。」

「春天來了,願安好。『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 」

「央視不道個歉嗎? 該定一個全民真話日。」

「去年的今天,刷了一夜的消息,有的人說已經去世,有的人說還在搶救……不管是『正在搶救的時候說人已經死了』,還是『人已經死了卻說還在搶救』,都是讓人無法理解的行為」。

2020年2月6日晚,有多位媒體人先後透露李文亮的死訊,多家官方媒體也在社媒上做出了報道。但武漢中心醫院隨後又發微博稱,李文亮病危,仍在搶救。不過,幾個小時後,終於發佈李文亮去世的消息。

該消息迅速引爆微信微博圈,並衝上熱搜榜首,全屏都是哀傷和憤怒。據統計,截至6日晚間11時16分,有關「李文亮醫生去世」在微博熱搜榜獲得超過兩千萬次搜索量、5.4億點閱率以及73萬的討論,高居榜首。

當時,有網民披露,李文亮醫生死後,院方為了平息億萬網民的憤怒,上了葉克膜進行象徵性搶救。此「政治性搶救」的作秀行動立刻激起民憤,一波要求「言論自由」的話題迅速在微博上延燒。

網絡上到處都是哀嘆、憤怒和對當局掩蓋其疫情的問責,並要當局向李文亮公開道歉。反彈力度之大讓中共始料未及,當局迅速進行管控。

今天是李文亮去世一周年。曾經在李文亮搶救現場採訪的大陸記者李微敖2月5日撰文透露,「儘管官方宣佈他去世的時間是2020年2月7 日凌晨2點58分……在我們於他的搶救現場所見所聞,於多個渠道的採訪中,我堅持認為,李醫生在2020年2月6日晚上,就已經不幸離開了人世。」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同學群中發了一條關於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因為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檢測報告,顯示檢出薩斯(SARS)冠狀病毒高置信度陽性指標,出於提醒同為臨牀醫生同學注意防護的角度,他發出了警告信息。

2020年1月初,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等8名武漢的醫生因在微信朋友圈警告SARS已在武漢出現的信息,被武漢公安抓為傳謠言的典型,李文亮還被公安找去訓誡。

隨後武漢疫情失控,直到1月20日晚上,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才首度承認病毒會「人傳人」。23日凌晨2時,武漢官方突然宣佈封城。

在輿論壓力下,1月28日,中共最高法院發文似乎為李文亮等8名「造謠者」正名。隨後8名「造謠者」轉眼變成了英雄。

2月6日,李文亮去世。在社會輿論壓力下,中共當局成立調查組,最終將責任推給了相關派出所,令輿論更加憤怒。此後,中共當局再次祭出「平反」的「維穩」伎倆:官方哀悼、巨額賠償、「烈士」等榮譽稱號紛至沓來。

李微敖的文章表示,「李文亮的去世,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悲劇」,然而李文亮生前曾留下一句話,表示「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這或許也是對於「吹哨者」卻收到「訓誡書」的諷刺。

然而這一年來,其他關注中共病毒疫情的中國「吹哨人」不斷遭到中共當局的打壓。

從去年2月至今,至少有三名公民記者因記錄疫情遭到當局拘留、失蹤及判刑。目前,大陸律師陳秋實仍處於失蹤狀態;武漢公民記者方斌至今無音訊;上海公民記者張展於去年12月28日被當局非法判刑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