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共已是千瘡百孔,和滿清政府垮台前極其相似。

我們都知道,滿清倒台源於武昌起義。可是,武昌起義當時準備的並不完美,還提前洩密了,但並不影響以此為引子推倒滿清政府。巧的是,這次事件也源於武昌,武漢中心醫院眼科大夫李文亮因在同學微信群中發佈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消息,被武昌公安分局下屬派出所「訓誡」,之後的消息大家都知道,後來疫情迅速蔓延,短短一個多月蔓延至中國三十四省自治區和多個國家。

李文亮是最早披露「第一位感染者」消息的人,蹊蹺的是,這名被「訓誡」的眼科大夫後來被安排抗擊疫情,據報道,1月8日李文亮接觸一名82歲的高熱患者,1月10日出現發熱症狀。可是,官方確診李文亮為中共病毒肺炎患者的時間是2月1日,為甚麼從發熱到確診需要21天?這21天到底發生了甚麼?

中國疾控中心的學者1月24日在英國著名醫學期刊《刺針》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論文說:第一個感染者和後來的感染者,沒有發現在流行病學上的連繫。就是說,他跟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跟野生動物沒有直接關聯。《刺針》的研究數據顯示,最早發現的病例是12月1日出現疑似症狀的,說明潛伏期是2019年11月,國內外研究人員由此認為,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可能不是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源頭,或者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有多個源頭。所有的研究文章都說「第一個感染者」跟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沒有交集。

而李文亮還說:「在我們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請大家注意。第一宗患者是水果批發攤老闆」。李文亮還披露第一宗患者在自己所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順著這個思路,我們就知道李文亮為甚麼被安排抗擊疫情、為甚麼發熱21天沒有被確診、為甚麼確診5天後「被死亡」。中國是在殺人滅口,因為李文亮是知道第一宗患者詳細消息的人,而病毒來源肯定不是武漢海鮮市場,很可能是外界傳說的武漢病毒研究所。

中共虐殺李文亮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可是,李文亮「被死亡」幾小時後,微博點擊率超過6億,更多的民眾通過這件事看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質,清華部份校友2月7日發出了《告全國同胞書》,並呼籲:「同胞們!為億萬中國人的生死,為我們的民族和國家的存亡,發出我們最後的吼聲!」人民日報上海分社弘冰社長揮灑淚文悼李文亮:「我們憤怒於你的預警被當成謠言,我們傷慟於你的死亡竟不是謠言……你從來和謠言無緣,卻被迫因『造謠』而具結『悔過』。現在,因為不信你的『哨聲』,你的國家停擺,你的心臟停跳……還要怎樣慘重的代價,才能讓你和你們的哨聲嘹亮,洞徹東方。」海內外更多的民眾都自發的用各種方式紀念李文亮、怒斥中共邪惡的暴政,並在持續發酵。

接下來必然是更多的民眾覺醒,都起來反對中共暴政,中共政權在本年倒塌也是必然。

就如同當年武昌起義一樣,看似不可能成功,最後不但成功了,還推翻了268年的滿清王朝。看似是一件偶然的事件,但裏邊含有必然的因素。滿清王朝到末期已腐朽至極,從1898年慈禧太后在菜市口砍下譚嗣同等六位君子的頭顱後,就註定了滿清王朝的覆滅。

今天的中共比滿清王朝末年爛一百倍。先不說中共歷史上犯下的滔天罪行,從其不光彩的起家到肅整AB團、鎮反、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革、六四,1999年7月20日更是把屠刀對準了一群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實行「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打死算自殺」的群體滅絕政策。特別是已被揭露和證實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且焚屍滅跡」,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反人類罪行,成為整個人類的恥辱、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憤。

中共這次疫情中的一次次倒行逆施尤其是李文亮事件正在加速中共的滅亡。

現在是天要滅中共,2002年貴州的藏字石已彰顯中共滅亡的天意。如果現任者藉此機會能站出來解體中共,就是辦了一件順天意、得民心的好事。如果他不選擇解體中共,上天也會選擇其他人解體中共。

最後引用《九評共產黨》的一段話作為該文的結尾: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有希望;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正義善良的中國人民一定會重塑歷史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