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中國武漢爆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並迅速蔓延至全國以及全球二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雖然病毒來源至今未能查明,但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中央政府、湖北政府、武漢政府對於疫情的擴大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首先是打壓說真話的「吹哨人」

2019年12月底,武漢八位醫生小範圍內對疫情發出警告,但「吹哨人」報警不但沒有引起政府的重視,反而受到警方的懲罰,2020年1月初,八位醫生被訓誡,然後全國央視「遊街示眾」,罪名是「造謠、傳謠」。

其次是從中央到地方對全國人民故意隱瞞疫情真相

1月3日,中央政府開始向美國政府通報疫情;1月5日,武漢市衛健委通報,「患者生命體徵總體穩定,無死亡病例」;1月8日,人民網報道:「冠狀病毒對熱較為敏感,酒精等消毒劑可滅活病毒」;1月9日,新華社報道「未證實武漢肺炎(中共肺炎)能夠人傳人」;1月10日,新華社稱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得到控制」;同日,國家醫療專家組表示:「病毒的致病性較弱,病人病情和整體疫情處於可控狀態」;1月20日,更為嚴重的是武漢當地政府組織「百步亭四萬餘家庭共吃團圓飯」,也就在同一天,中共官方才正式確認並通報疫情。至於為甚麼沒有把明確知道的疫情告訴國人,1月底相應責任人在溫言軟語中開始推脫責任,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及「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都表示他們沒有權力披露疫情真實信息,權力在國務院,只是國務院沒有採納科學建議,沒有公佈疫情。

再次是粗暴、野蠻、霸凌人權而收效甚微的防疫措施

中國政府承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之後,開始封鎖武漢,停運所有飛機、高鐵、火車、客車以及市內巴士及私人車輛。封城措施沒有成功攔截中共病毒的蔓延,但立即導致數百萬國人及國際友人困滯武漢。交通斷絕導致物資逐漸耗竭,醫療物資及食品價格飛漲,有價無市。更為不能接受的是全國以及國際社會捐贈給武漢的救援物資竟被政府制定接收單位「紅十字會」截留,以至於紅十字會大量物資堆積的同時,醫院卻極度缺乏醫療必備用品;更有甚者,市民高價無處買的口罩,政府人員卻可以公然成箱地劫掠而去。

自武漢之後至今有數十城市採取封城措施,同時各地群起傚尤,封城、封路、封村、封戶、封門,禁止包括救護車在內的一切車輛通行;危急關頭,政府不是鼓勵人人相依而是鼓勵人人相疑,各地有獎舉報武漢人的政策接連出台,悲劇不斷發生。政府唆使、默許公務人員及其他人員以防疫名義開始遍佈全國的大肆侵犯人權的暴行,暴力綁架、隔離,強制戴口罩、強查身份證、強制攔截勸返外地人,毆打疑似患者,非法拘禁疑似患者、暴力封門、直接入戶打砸等等,不一而足。封鎖導致物資緊缺;濫權導致救災物資被搶佔、挪用、盜賣、違法攔截、強征口罩等現象。甚至出現王延軼夫婦、李蘭娟母子這樣的惡性案例。

來源成疑的病毒及無能、無德政府的濫權與暴虐再次加重中國的人權危機

疫情之下,人間慘劇不斷湧現,人道災難不斷發生。父哭其子,妻哭其夫,有病不得醫,臨行不得見的人間巨痛在衝擊無數家庭。野蠻、殘酷封堵措施之下,病人得不到醫治,在相互推脫之下被迫輾轉各家醫院,武漢病人隨時病死路途已經不是新聞,他們病倒之前還被耗盡積蓄;政府切斷交通,以至於所有市場、食品店被迫停業,普通市民不能離開武漢,被迫居家坐等命令但還得不到食物,已經發生沒有病死反而餓死的悲劇;政府的強制隔離成了「集中隔離」,若非至愚,一定知道這不僅無益反而有害。病毒肆虐,人禍附之,百業凋敝之下,火化場成了晝夜不息的繁忙崗位……人間至痛,不忍一一敘述。

掩蓋真相、禁止信息流通,打壓「說真話的人」的行動在高效率運轉

中國政府對於「輿情」的防治一直高過對「疫情」的防治。從對李文亮等人訓誡開始直至今日,全國對於有關疫情「造謠、傳謠」的打壓從未間斷,民間統計已有數百人因為有關疫情的言論被抓捕、被處罰。政府防控「輿情」的文件和措施也不斷被披露,而「製造感動」300記者進駐武漢的同時,傳播真相的公民記者陳秋實被無病隔離,另一位公民方斌則直接被警察抓捕。當然,與現場抓人相配合的是網絡徹夜不休的刪帖、封群、封號。對於疫情信息的封鎖,這分明就是一場國家蓄意操縱的對民眾的集體謀殺,2020年中共病毒蔓延的本質不是天災,而是一場巨大的「人禍」,是人類一次巨大的人道主義災難。

國難當頭,中國人權律師不忍坐視

這次疫情爆發成巨大的人道災難,再次證明了專制極權體制的失敗。專制之下,以「政治安全」第一為原則,為了小集團的利益,各級政府完全漠視中國人民的生命與安全,甚至在知道中共病毒真相之後,仍然製造大聯歡,任由數萬民眾聚集,加劇中共病毒蔓延,造成不該有的無數市民慘死。

「政治安全」第一的原則之下,所謂「新時代」不斷上演各種諱疾忌醫的新醜劇,先是「七不講」,接著不許「妄議中央」,「政治掛帥」,上下堵塞言路,閉目塞聽,謊言治國,不斷擴張、濫用警權……。為此「抓拿律師,抓捕醫生,逮捕公民,羈押訪民,刪帖、封號、封群隱瞞真相,以言治罪,開除高校教員」;民眾的言論自由權、知情權、監督權被政府控制、被剝奪,生命健康權被漠視。此次疫情爆發再次證明了這樣的專制之惡,同時反向證明了經濟學家阿瑪蒂亞・森的名言,「新聞自由是災難的最大救助者」,中國政府今日的做法在證明「禁止信息流通是災害最大的幫助者」這句話。

截至2月12日10時,中共政府允許公開的數字顯示——據31個省、直轄市及新疆報告,現累計死亡病例1114例,確診病例44742例,疑似病例16067例。海外確診385人。連日來中共病毒疫情下控制的死亡人數比例始終約為2.1%——如果你相信的話。

有鑒於此,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就中共病毒疫情事件聲明如下:

一、防控疫情固然重要,但不得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權,各級政府不得濫用《傳染病防治法》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不得對疑似患者採取暴力隔離、非法拘禁等,強制隔離屬於行政強制措施,在強制隔離場所無法確保不被交叉感染的情況下,不得對公民強制隔離,公民自願要求居家隔離並承諾遵守防控措施的,應當尊重其意願。各級政府不得強令公民佩戴口罩,不得強制檢查身份證,不得隨意封堵居民房屋、住宅小區、各類道路;鑒於武漢的醫療資源無法滿足可能發生的人道災難,中央政府應立即加大各省支援的調配力度並立即探討和制定武漢和湖北居民到外地救治的可靠途徑。實際情況也表明,武漢市政府的封城措施並未阻止疫情的全國擴散。

二、要求立即由全國人大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調查委員會應包括獨立的專業人士和機構,調查「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來源以及傳播途徑和時間節點,立即著手徹底查清「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發生、爆發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即p4實驗室是否有關聯;要求查清是誰指揮並下令隱瞞疫情、下令調查並處罰了所謂的八位「造謠者」,同時向八位被傳喚公民公開道歉,釋放公民陳秋實、方斌等所有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者;要求依法嚴厲追究各級官員瀆職的刑事及行政責任,且中央最高層應有人對此負責,以告慰逝者。

三、要求公佈「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的應急處置方案,及各地封城、封路、封村、封樓、封戶、封門等的法律依據;如實公佈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後死亡的人數、未確診的疑似病人死亡人數,及死者的姓名、戶籍等相關信息;

四、要求開放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停止、禁止警方以言治罪的違法行為,並設立「說真話日」紀念李文亮,全力救治李文亮妻兒;禁止刪帖封號,保障新聞自由,落實憲法第35條及批准《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微信及微信群屬於憲法保護的通訊秘密受保護的範疇,禁止權力覬覦、侵犯。

五、歸還國民的結社權、選舉權等諸多政治權利,釋放全部政治犯和良心犯,修改《選舉法》允許民眾直選民意代表與各級政府首腦,唯如此才能促使各級官員真正的對國民負責;制定《對外援助法》,禁止、防止個別人無法律、無程序、無限度大量金援,真正將稅收「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與政治協商會議無人民,建議取消今年「兩會」,不再勞民傷財,應集中精力、人力、財力防疫、治疫。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2020年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