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國家黨議員卡納萬(Matt Canavan)批評政府將2050年實現零碳排定為優先目標是主次不分。他認為,應對中共在本地區日益橫蠻所帶來的威脅和振興澳洲製造業才應該是政府的優先目標。

澳洲總理莫里森2月1日宣佈2021年聯邦政策時說,政府的優先目標是希望在2050年實現零碳排,但實現這一目標需要通過技術提高來實現,而不是通過徵稅。

隨後,國家黨議員卡納萬對天空新聞說:「當我想到我孩子這一代將面臨的最大挑戰,那應該是中國共產黨在我們地區的日益橫蠻。而不是在2050年之前實現零碳排。」

他表示,鑒於澳洲現在製造的商品比2010年還要少,澳洲應該更加關注重振國內的製造業,而目前卻對30年後是否實現零碳排給予了過多沒必要的關注。

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簽署了重新加入巴黎協定的行政命令,澳洲莫里森政府因此面臨著設定2050年之前實現零碳排目標的壓力。澳洲金融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政府將和新一屆美國政府合作,利用科學技術來降低碳排放量。

但卡納萬表示,目前中國等國家並沒有履行他們的減排義務,不管澳洲現在做甚麼都不會起作用,澳洲目前應該關注的是讓國家的製造業系統恢復過來,然後再去擔心別的問題。

澳洲政治學專家奧利爾(Jennifer Oriel)博士2月1日在《澳洲人報》發表評論文章,呼籲莫里森一定不要跟隨拜登的「極端」氣候政策。

奧利爾寫道:「承諾經濟繁榮是第一要務的聯盟黨在選舉中獲勝,聯盟黨的氣候政策是到2030年之前,碳排放量比2005年減少26%—28%。」

她表示,工黨提出了他們的減排計劃卻拒絕告訴納稅人成本是多少,經濟學家費舍(Brian Fisher)估計,工黨的減排計劃可能導致澳洲GDP損失530億澳元。民調顯示,37%的澳洲選民希望政府首先關注的是生活成本,19%的選民希望是經濟管理。只有20%的人認為氣候政策應該是政府的首要任務。

「值得一提的是,澳洲的碳排量僅佔全球的1.2%。我們的重點應該是保護環境,減少土地和水的污染,種植更多的本土樹木,用更加理性的購買方式取代高消費、一次性消費文化。」她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