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一些議員對美國大選中拜登在一些關鍵州的得票一夜間反超特朗普的不正常現象提出質疑。剛剛卸任的前澳洲駐美國大使認為,特朗普有充足理由挑戰計票結果,美國大選肯定發生了舞弊。

11月5日(周四),澳洲國家黨議員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在面書上發文說:「我昨天提前預計特朗普會獲勝時沒有考慮到民主黨在選票中作弊的問題。」

「威斯康辛州和密歇根州的計票數出現了相當不正常的跳躍……就像總統(特朗普)說的那樣,在凌晨4點左右出現了可疑的額外選票!」

特朗普周三凌晨時在密歇根、威斯康辛和賓夕凡尼亞州的票數都大幅領先,這也是特朗普當天凌晨記者會上表示大幅獲勝的原因。但密歇根、威斯康辛兩州的結果在周三早晨時出現戲劇性變化,特朗普領先消失並被拜登反超,外界也發現計票過程出現很多「異常」。

克里斯滕森在面書上說:「候選人可以宣稱他們可能會贏,左翼媒體可以猜測,科技巨頭甚至可以審查美國總統,但他們無法改變唐納德.J.特朗普在所有尚未有結果的州中領先的事實。再補充一句,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作弊,就像總統(特朗普)說的那樣。而推特也在審查。」

特朗普陣營周三採取多項緊急行動。一個是要求在雙方差距不足1%的威斯康辛州重新計票,另一方面則在密歇根州提出緊急法律訴訟,要求暫停計票,「直到獲得有意義的介入權限為止,並要求審查那些在無意義介入權限下的開票和點票工作」。

周四,前澳洲駐美國大使霍基(Joe Hockey)對2GB電台說,特朗普和共和黨競選團隊有「非常充足的理由」挑戰計票結果,美國大選肯定發生了舞弊事件。

他以華盛頓特區為例提出質疑說:「一些人有兩張選票,那麼肯定會出現93%的選票投給拜登的結果。」

他認為,拜登能在那裏獲得93%的選票讓人「很難相信」,因為在他自己的北悉尼席位,最好的時候也就是拿下83%的選票。

霍基在2016年至2020年1月之間擔任澳洲駐美國大使。他說,美國大選「一團糟」,不僅僅是在賓夕凡尼亞州,全美都這樣。

一國黨參議員羅伯茨(Malcolm Roberts)也在面書上表達對美國大選計票結果的質疑。他說,在一些搖擺州,特朗普「得票大幅度領先的情況奇怪地消失了,然後成了拜登領先」,「這到底怎麼回事?」

澳洲總理莫里森拒絕對美國大選做出評論。他說,澳洲是美國的「夥伴」,而不是美國事務的「參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