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海關總署1月初公佈了2020年外貿數據——出口同比增長18.1%,進口增長6.5%。兩個數字都超過市場預期。但是,大陸多位財經評論學者核對官方數據,發現超過4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從官方數據中消失。

善於數據分析的中國財經評論人士「蠻族勇士(老蠻)」1月24日發佈《2020我國外貿全景圖》一文,文章結尾時提出一個「終極問題」,2020年中國有4000億美元的外匯去向不明。

據作者分析,2020年,中國外貿順差超過史上第二規模高的5,300億美元,其中,服務貿易領域有近1,500億的逆差,投資領域有340億的淨頭寸(實際利用外資1,440億-對外投資1,100億),合計計算,中國2020年的外匯淨收入為:5300-1,473+343=4,221億美元。

除了以上的4,221億美元淨收入的外匯之外,中國在2020年前3季度還通過發放外債,接納了超680億美元的外資外匯收入,第4季度其實還在繼續大規模發美債,理論上還會增加,合計起來,2020年吸納美元的淨值達到了4,901億美元。

老蠻表示,外匯入境之後,一部份存在四大銀行帳戶裏,演變成外匯存款;再有一部份通過央行兌換人民幣,演變成外匯佔款。中國是作為外匯有著嚴格管制國家,吸收到的外匯就只有兩個去處,不存在還有別的去處。

首先檢查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查閱央行數據庫,2020年底中國金融機構外匯存款超8,900億美元,2019年底為7,577億美元,增加了1,315億美元。

而央行的外匯佔款,則萎縮了1,009億人民幣,略等於萎縮了153億美元。

計算起來,中國金融體系內實際增加的美元,只有1,315億美元-153億美元=1,162億美元。

作者表示,問題就出在這裏了——根據全球服務貿易、WTO貨物貿易、外資企業投資和外債總體數據計算出來的吸納外企業資本規模約為5000多億美元,但是金融體系內實際增長的美元僅1000億美元出頭,還有四千億美元不知去向。所以,這些美元都去哪裏了?

官方外貿數據錯漏百出 疑點重重

另一位中國財經評論人士「憑欄欲言」也觀察到了中國大量外匯去向問題。

「憑欄欲言」1月25日以「外匯去哪了?」為題撰文指出,官方的眾多資料數據都反映出有大量外資匯流入,但外資匯流入卻完全沒有從央行官方數據中體現出來。

首先,據中國(中共)海關總署1月14日公佈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以人民幣計價出口17.93萬億元,同比增長4%;進口14.23萬億元,下降0.7%;貿易順差3.7萬億元,增加27.4%。

「憑欄欲言」表示,海關數據貿易順差3.7萬億人民幣,這是相當驚人的數據。但海關口徑數據採用的是權責發生制原則,只要有報關單就會被納入統計。實際上,可能會發生有報關出口但外匯不匯回(或延期匯回)的情況。

作者認定,銀行代客涉及外收付款數據,貨物貿易順差超1.40萬億,其中海關口徑統計的貨物貿易順差實際匯回約為1.2萬億,計算得出佔比32%,也就是說,68%的海關統計貿易順差,資金並未匯回。

其次,中債登數據顯示2020年海外機構增購中國債券超萬億;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顯示,資本和金融帳戶2020年順差1.1萬億人民幣,這都顯示金融項有大量順差流入。

中國外管局發言人王春英介紹,國際收支平衡表來看,7~11月各類外國來華投資淨流入2,700億美元,國內各類對外投資3,400億美元,也就是說,7~11月,中國資本和金融項逆差700億美元。

「憑欄欲言」提出質疑,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金融帳戶大量順差,但國際收支平衡表金融帳戶卻出現700億美元逆差,哪裏出了問題?

「憑欄欲言」表示,考慮到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未包含銀行自身,因為銀行自身有大量的資本流出(對外信貸等)。

第三,從國際收支平衡表來看,前三季度,中國經常項順差1.18萬億人民幣,但所掙的一大半(6,676億),莫名其妙失蹤了(誤差與遺漏項);小半(4,903億)則形成了對外投資(資本外流);2%(249億)形成外匯儲備。

中國(中共)以借外債填補外匯儲備

「憑欄欲言」表示,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外匯實際匯回)來看,2020年全年,中國貨物貿易順差1.42萬億,服務貿易逆差6,378億,初次收入和二次收入逆差1.12萬億。三項匯總後,經常項全年累計逆差3,688億人民幣。但從外借入1.1萬億人民幣(資本和金融項順差),這又顯示中國掙錢能力為負,借錢能力卻很強。因此,無論是從廣義外債迅速增長來看,還是從中國金融項加大開放來看,中國都在加強從外借錢的能力,這或許意味著掙錢能力並沒有那麼理想。

第四,「憑欄欲言」指出,最怪異的事件莫過於,2020年12月,銀行結售匯順差4,357億,這是外匯佔款的先行指標,通過銀行間市場平盤(賣給央行)將會大量增加央行外匯佔款,但央行外匯佔款反而下降了328.7億。

新增外匯用作填補前幾年售匯逆差窟窿

「憑欄欲言」解釋說,拉長一點時間或許能發現一些端倪:

2018年,銀行結售匯逆差影響央行外匯佔款下降的比率為60%;2019年,銀行結售匯逆差傳導給央行外匯佔款下降的比率僅為6.2%,可知大量銀行結售匯逆差沒有平盤(即沒有通過銀行間市場從央行購匯),這導致央行外匯佔款下降極少,但壓力蓄積在商業銀行;2020年,銀行結售匯順差10,783.05億人民幣,但央行外匯佔款卻逆勢下降1,009億人民幣,因為商業銀行在藉機填補前兩年留下的結售匯逆差窟窿(即沒有將結售匯順差賣給央行)。

「憑欄欲言」總結說,2020年,我國貨物貿易創匯3.7萬億人民幣,金融項創匯過萬億(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資金和金融帳戶全年順差1.1萬億人民幣),中國的外匯可能通過以下四種方式流了出去(或未匯回):

1)68%的海關貨物貿易順差(折2.5萬億人民幣)未匯回;

2)國際收支平衡表前三季度誤差遺漏,6,676億人民幣的外匯不知所蹤;

3)銀行資本外流(對外信貸等),消耗了外匯;

4)大量國有銀行結售匯順差或被商業銀行用於填補前幾年留下的結售匯逆差窟窿等。導致去年2020的情況恰好與2019年相反(2019銀行結售匯逆差但央行外佔下降幅度略微縮小,但2020銀行結售匯順差但央行外佔下降幅度是2019年4倍)。

「憑欄欲言」認為,大量外匯通過以上四種方式被使用殆盡,沒有被央行買入成為外匯佔款,導致2020央行外匯佔款逆勢下降1,009億元。#

(轉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