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大興區疫情不斷攀升,當地政府隔離措施也如疫情一樣變來變去,對於高風險區天宮院融匯小區實行集中隔離的過程中,出現許多問題,民眾對政府措施怨聲載道。

大興區天宮院融匯小區業主李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們小區被轉移集中隔離的經歷。他對當地政府表示失望。

據大陸媒體報道,1月20日下午,大興天宮院街道融匯社區被升級為疫情高風險區。1月24日,北京新增3例本地確診病例均在該社區。

1月23日,當地政府已將融匯小區三棟樓的全體業主進行集中隔離。

李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當地政府防疫採取「一棒子打死」的政策,只要一棟樓裏有確診病例,全樓的業主必須全部集中隔離,根本不管是不是密切接觸者。

1月23日凌晨,李先生所在的樓棟微信群收到了一條消息「大家要集中隔離了」。

「早上醒來,八點多鐘,看到群裏討論這個,才看到這條信息,不是社區的、就是物業發的。」

李先生獲得的通知是早上8時30分出發集中隔離,警察來敲門通知大概是9時許,他收拾完在10時許下樓排隊,結果被告知沒有車輛了,讓他們先返回家。到下午1時許,陸陸續續開始有人下來,他下午2時許又開始排隊,「大概排到三四點鐘,然後再出發。在路上耽誤了好久,到酒店快晚上了,至少五點,天都快變黑了。」

讓李先生無法理解的是,政府在轉移過程中並未進行分類管理,有確診病例單元的和沒有確診病例單元的業主全部混雜在一起排隊、坐車,在巴士上座位也沒有間隔。

「不是密接(密切接觸者)也搞成密接了,(政府的做法)慘無人道。」他說。

據了解,此次集中隔離人員三棟樓共達六七百人,被分別安排在房山區、順義區、朝陽區等地。從八十幾歲的老人到幾個月大的嬰兒,大人基本是一人一間。

李先生他們單元一百多人被安排在房山藝術之家酒店。

他透露,每天派送的飯菜都是涼菜、涼飯,他們進行多次反映現在才變得有些溫度。

他們住了2天酒店,有多人在群裏反饋缺氧頭暈,他自己也出現了這個症狀。

李先生表示,出現症狀的最大原因是酒店部份窗戶是內窗(外面是有玻璃天頂的封閉式大廳),被工作人員釘死,業主們多次反映無法得到解決,甚至致電12345也沒有人回覆。

被釘死的窗戶。(受訪者提供)
被釘死的窗戶。(受訪者提供)

「試想一個人在封閉的不見天日的房間內,待21天隔離,會不會導致缺氧窒息、消毒水嗆人、病毒、抑鬱等其它危險。」

李先生最後給酒店裏駐在的醫生打電話,打了三四次沒有人接電話,前台工作人員告訴他醫生沒在崗位上。他們害怕李先生將此事告到上級,而答應了李先生的要求,給他換了一間能開窗戶通風的房間。

李先生還反映,社區雖然按照樓棟拉群,但是沒有人管理,信息不公開透明,大家都是靠猜測和在各種群內看信息,並且也未告知隔離多長時間,讓所有人感到更不安。

他最後氣憤地表示:「這次讓我們對大興政府,對首都的防控能力和政府完全是處於不信任的狀態,太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