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帶鋸齒的牙刷,放在我的手指縫裏瘋狂地快速上下拉動。鮮血皮肉隨著拉動的牙刷從手指縫中流出。我承受著十指連心之痛,直至所有手指縫全部用刑完畢。」

以上是原中國知名書法家劉錫銅,在山東監獄「閻王班」所經歷的一個縮影。

劉錫銅,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曾在濰坊國際風箏會、山東省博物館、青島市博物館等地多次舉辦過個人書法藝術展,多種書體入選全國書法系列大展活動。許多書法界名流評價:劉錫銅的書法藝術,乃正統的國家級水準。

劉錫銅書法作品。(明慧網)
劉錫銅書法作品。(明慧網)

劉錫銅,因修煉法輪功被枉判四年。曾被關押在山東監獄的十一監區,即死囚區。死囚區的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嚴管組,號稱「閻王班」,簡稱「閻班」。

鞋刷刷左右腋窩

2008年9月10日,劉錫銅被秘密押送到山東省監獄死囚區。此前,他已經在青島大山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個月。

「我被投入山東省監獄大約是中午十一點。一入高牆內,獄方早已安排了三名包夾『特別關照』。」

「中午十二點剛過,在『閻班』胡鐵志指揮下,我突然被八九名罪犯五花大綁推倒在地上,手腳被死死地踩著一動不能動。」

「他們掀開我的上衣,由一名剽悍強壯的犯人用早已準備好的鞋刷,放置於我的左腋窩上下約三十厘米範圍內,用力來回拉動,待左腋用刑完畢又換右腋。那刮心不堪、裂刺臟腑的痛苦,根本無法用語言形容。」

瘋狂毒打

「施刑約半個小時後,他們把我拖起來坐在地上。『閻班』陳宇磊脫下一隻塑料平底鞋,『砰砰』地向我頭上、臉上、腮上、身體上撒野狂打。打了十多分鐘,還嫌不過癮,直接拳頭對我頭、臉、身體亂擊一頓,並不停地罵罵咧咧。隨後,暴徒們將我一腳蹬翻在地,腳踩手摁。伴隨著他們的狂罵、嘲弄、譏諷、叫喊,此犯再次拿起鞋刷使勁捅拉我的兩側腋窩……」

「那難以承受的劇烈疼痛,使我痛苦地嗷叫不止,真如撕裂腸斷。」

木棍打全身關節

「如此反覆四五個回合後,再換一種刑罰。」

「一名姓宋的『閻班』副拿來一根木棍,使勁往我骨節上敲打,從頭頂一直敲打到腳趾,身體上下所有骨關節,無一遺漏地敲打了一遍。」

帶鋸齒的牙刷瘋狂地刷手指縫 鮮血帶著皮肉流出

「之後,他們開始了更為殘酷的折磨:一名包夾攥住我的兩個手指,(另一名犯人)陳宇磊用一把帶鋸齒的牙刷放在我的手指縫裏瘋狂地快速上下拉動。鮮血皮肉隨著拉動的牙刷從手指縫中流出,我承受著十指連心之痛,直至所有手指縫全部用刑完畢。」

用鞋底抽打舌頭

一次,在監獄的指使下,犯人崔國棟逼迫劉錫銅簽署辱罵法輪功的契約,被嚴詞拒絕後,惱羞成怒,用鞋底大打出手。

「他撬開我的嘴,強迫我伸出舌頭,揚起塑料鞋底使勁抽打,我仍不屈從。」

「該犯人頓時失去了人性,轉而用鞋底狠命抽打我的鼻子,霎時鼻樑血暈紅腫,我依然堅定。」

「然而,(該)犯人並不死心,又迫令我伸出兩手彎指,失態狂打。」

「就這樣,伴隨著囚犯的喝彩,包夾的讚賞,我的舌頭、鼻子、彎指被重複著狂打……」

往皮開肉綻的背上撒鹽、澆水、刮板

「一天晚上,他們扒掉我的上衣,一遍又一遍地往我皮開肉綻的背上撒鹽澆水,再用板子刮,那真是跟剝皮一樣的感覺。」

「接下來就是針刺手指、腳趾;香煙燙皮肉;打火機燒身體;眼珠上抹風油精;生殖器上刷辣水湯。」

「更有甚者,該『閻班』犯人將預先兌好的兩杯鹽水和風油精的混合物撬開我的嘴灌下;最無人性的是該犯舀來廁所的髒水強行給我灌腸。」

「政府讓我們這樣干」

山東監獄「閻王班」的犯人說:「凡是被押送進監獄的法輪功人員,都得經過我們這鬼門關,不轉化的連囚門都別想出去,嚴管組是個死牢,打死就打死了,沒有人管,在外面名聲再大也白搭,政府就讓我們這樣幹」。

1999年,江澤民因恐懼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中共黨員,下令對法輪功實行群體滅絕性迫害,「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21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持續至今。#

(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