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一直在全球進行軍事擴張,美國海軍陸戰隊也正在日本附近海域加強針對西太平洋島嶼衝突的訓練,從而使海軍陸戰隊成為應對中共軍事挑戰的關鍵力量。

中共政權大力發展軍事力量,使五角大樓更新戰略和訓練計劃。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爾利(Mark Milley)將軍最近說,中共是美國面臨的唯一且最重要的安全挑戰。

《華爾街日報》1月3日報道,華盛頓特區傳統基金會智囊團資深研究員達科塔‧伍德(Dakota Wood)表示,由於中國(中共)發展了超高速導彈、無人機系統和機械人等先進武器,這種局面已從根本上被改變了。

他說:「所有這些事情都與過去三十年來美國軍方必須處理的事情大不相同。」

報道說,海軍陸戰隊正在為應對比中東和阿富汗極端份子更大、更複雜的敵人做準備,這是近年來作戰的重點,以應對中共軍事力量,包括軍事衛星、網絡戰能力、人工智能等。

海軍陸戰隊在日本附近進行奪島演習

在最近一系列演習中,幾十名海軍陸戰隊員乘坐兩架CH-47奇諾克直升機降落在茂密的草叢中,隨後有日本士兵乘坐兩架魚鷹傾轉旋翼機降落。這些士兵的模擬任務是:避免被敵方偵查到的前提下,在敵人導彈和大炮火力範圍內,奪回一個島上的港口。

這項演習的重點在小型分散式部隊和難以被敵方發現及襲擊的指揮中心。演習仿真的指揮中心由三輛裝甲車組成,可以在幾分鐘內完成安裝或移動,並發出較少可追蹤信號。

第八陸戰團第三營指揮官尼爾‧貝里(Neil Berry)中校說:「我們正在設法遠離帳篷,遠離電腦,因為它(帳篷和電腦)非常固定,且有強大的電磁信號。」該部隊總部設在北卡羅萊納州的Camp Lejeune。

「第一島鏈」可能面臨中共挑戰

美國及其盟國擔心「第一島鏈」可能面臨挑戰,這是一連串領土,從日本群島到台灣和菲律賓,再到南海。

2020年,中共武裝海岸警衛隊在「第一島鏈」的日本群島附近航行超過1,100次,這是自2012年中日衝突爆發以來的最高年度頻率。

在中共鎮壓香港的民主運動之後,台灣增加了軍事預算。北京則頻繁在台灣附近海域進行軍事演習。

台灣國防院表示,近年來中共持續在台灣周邊空域遠海長航訓練,例如2016年6次、2017年20次。到了2020年,共機擾台包括架次、強度及頻繁程度都較過去大幅上升,且更靠近台灣,並頻繁飛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ADIZ)。

國防院說,若以2020年的每日擾台天數計算,從1月1日至11月30日,天數已達到91天;若進一步分析共機擾台地點,與歷年最主要不同之處,在於進入西南ADIZ為最大宗。

嘗試在分散式部隊與廣闊戰場上作戰的方法

為了使海軍陸戰隊在任何海事衝突中發揮更大作用,海軍陸戰隊司令戴維‧伯傑(David Berger)將軍正在尋求與海軍更緊密融合,以及支持海軍控制海域的方法。

2020年10月和11月,與駐紮在日本的海軍第七艦隊進行的演習中,海軍陸戰隊和日本士兵模擬了佔領沖繩附近兩個島嶼的演習,練習安裝可用於瞄準敵艦的機動火炮火箭發射器。

伯傑將軍已要求為海軍陸戰隊提供更強大的武器,包括用「戰斧」巡航導彈來對付敵艦。

駐沖繩的第三海軍遠征軍副司令凱爾‧埃里森(Kyle Ellison)將軍對《華日》說,海軍陸戰隊正在與海軍以及日本海軍陸戰隊合作,嘗試在分散式部隊與廣闊戰場上作戰的方法。

他說:「這並不容易,很複雜,而且需要實踐。」「我們每天都在做。」

2020年12月,美日軍方進行了年度電腦模擬演習,包括在衝突期間協調分散式的海軍陸戰隊指揮與控制中心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