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外交部表示,已正式接到美國政府通知,將對台出售4架MQ-9B無人機。國防部智囊、國防安全研究院表示,MQ-9B無人機可創造台美雙方協同作戰空間。此項軍售可以說是近期美方「堡壘台灣」計劃當中,最為關鍵的一項決定。

美國國務院11月3日宣佈,美國同意出售台灣4架海軍版MQ-9B無人機,在中共加強恫嚇之際,協助增進台灣防衛能力。美國國防部也宣佈,美國國務院正式知會國會這項軍售案。美國MQ-9B「海衛士」的偵察航程為6,000海里(11,100公里),遠大於台灣自行研發的版本,台版無人機最大航程僅有160英里(257公里)。

國防院網絡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謝沛學撰文「MQ-9B無人機是對中包圍網的關鍵拼圖」提到,在戰場上,看得到才能打得到,C4ISR以及共同作戰圖像是新型態作戰概念的關鍵。此次台灣採購的MQ-9B無人機,配備有MX-20多光譜瞄準系統、SeaVue多功能巡邏雷達、SAGE 750電偵系統,以及Ku頻衛星鏈結。

謝沛學表示,強大的情監偵與滯空作戰能力,讓MQ-9B得以扮演串連前述武器載台,支撐導彈島鏈戰略的關鍵拼圖。此外,透過MQ-9B的資料鏈進行即時情資分享,亦可創造台、美雙方在戰時進一步合作的契機。

他舉例,台海衝突爆發初期,華盛頓可能利用多領域特遣隊或陸戰隊的濱海戰鬥團,將台灣周邊小島,如蘭嶼、綠島、東沙,甚至巴士海峽上的巴旦群島,部署成反艦導彈陣地,防止共軍艦隊突穿至台灣東部海域進行封鎖,台灣則可透過MQ-9B為美軍提供共軍艦隊的情資。

「倘若共軍航艦戰鬥群已突穿第一島鏈,並進一步封鎖台灣海域。」他說,五角大樓可趁共軍與國軍交戰之際,派遣B-1B戰略轟炸機,分赴台灣東部海域與南海,從共軍攻擊範圍外,以射程達900公里以上的AGM-158C匿蹤遠程反艦導彈,狙擊共軍航艦、重要作戰船艦等,減輕共軍封鎖台灣本島的壓力。

謝沛學說,台灣則可以利用MQ-9B無人機等載台,提供前線情資分享,協助美軍實施遠程精準打擊。

印太小北約或可從無人機情資合作開始

他表示,儘管華盛頓有意將美日澳印「四方對話」轉化為印太小北約,以實質同盟圍堵中共的擴張。但面臨共同威脅不必然促成軍事同盟的成立,特別是印度長期傾向不結盟,對中共態度搖擺。透過無人機進行情資分享,或可成為各方先期磨合,進一步建立共識的機制。

謝沛學舉例,日本正尋求引進RQ-4全球鷹以及MQ-9B無人機。澳洲除了MQ-4C海神無人機,亦考慮部署MQ-9B。印度則是編列緊急預算採購6架MQ-9B,最終希望能引進30架。這些通用性極高的載台,在戰時能開通衛星與Link16資料鏈,組織廣域的戰場情監偵系統,統籌所有合作夥伴的軍事力量,形成對中共海空軍作戰力量的包圍網。

「倘若無人機情資分享機制成形」,他說,MQ-9B軍售為台灣實質參與印太軍事安全合作開啟大門。畢竟台灣扼守進出第一島鏈的兩大重要水道,對中包圍網必須有台灣的參與才有意義。美國此時同意出售只有重要盟邦有機會購買的MQ-9B,其意義不言可喻。

他說,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美方所公佈的資料,此次MQ-9B軍售似乎未搭配LINK-16戰區資料鏈路。可以預期,追加資料鏈系統將會是下一階段升級建案的重點,方能讓MQ-9B發揮最大效益。

「透過4架MQ-9B進行任務輪替」,他說,台灣將擁有對第一島鏈重要水域,24小時不間斷的情監偵能力,這對於極欲突破第一島鏈封鎖的共軍而言,無疑是一大夢魘。

他說,五角大樓近年來強調的「戰術手段不可測」(operationally unpredictable),也成為美軍無人機單位奉行的原則。大型情監偵無人機不再有固定駐防的基地,作戰路線也儘可能多元。

謝沛學建議,台灣MQ-9B服役後,或可仿傚美方,規劃非固定式的駐地與偵察路線,以不可測的部署,增加MQ-9B的存活性。

MQ-9B無人機是對中包圍網的關鍵拼圖

他說,美國售台4架MQ-9B「海上衛士」無人機,可說是近期美方「堡壘台灣」計劃當中,最為關鍵的一項決定。華盛頓為了突破北京的「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策略,以其人之道還治彼身,將第一島鏈打造成扼止共軍出海的導彈島鏈。

「在這個新的戰略思維下」,他說,「我們便可理解為何美方近期會對數項具有源頭打擊能力的武器出售開綠燈」。例如,射程可達270公里的AGM-84H/K「增程型距外陸攻導彈」(SLAM-ER),由M142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 (HIMARS)發射,射程可達300公里的陸軍戰術導彈系統(ATACMS),以及陸基魚叉反艦導彈軍售案。

他指出,若加上台灣陸續籌獲的AGM-88「高速反輻射導彈」(HARM),射程超過1,000公里的雄二E增程巡弋導彈及雄二與雄三反艦導彈,其增程型皆可達250公里。將大幅提升國軍在制陸與制海的導彈能力,得以在衝突爆發初期,透過源頭打擊反制中國大陸沿海第一線軍用基地和防空雷達,並狙擊試圖行經台灣南、北兩端,進入東部海域的共軍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