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12月21日),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他認為有必要對亨特·拜登在中國等地的海外交易,進行徹底調查。在此之前,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向媒體稱,他沒有計劃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亨特。

格雷厄姆說:「在對巴爾司法部長抱持著一切應有的尊重之下:我所擔心的是,特拉華州的調查範圍僅限於稅務欺詐,而非徹查亨特·拜登與外國的廣泛業務往來。」

他繼續說道:「這個國家面臨的問題是,亨特·拜登和他的家人在多大程度上與中國、俄羅斯和其它國家有令人質疑的業務往來,是否可能影響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

「調查機構需要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待稅收問題之外的問題。」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的團隊,於12月9日發佈了拜登父子的聲明。亨特·拜登在聲明中表示,他剛得知自己正接受美國特拉華州檢察官辦公室的調查。

該辦公室稱,它不對正在進行的調查發表評論。

亨特說,他被調查的原因是他的「稅務事務」。

在2009~2017年間,祖·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的同時,亨特·拜登也在中國、烏克蘭和其它國家開展業務。

今年10月份,《紐約郵報》率先披露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曾經安排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的高管與祖·拜登會面,緊接著被稱為「拜登電郵門」或「拜登電腦門」的拜登家族醜聞,遂全面遭到揭露。

根據隨後曝光的資料,拜登家族與中共相關企業有密切往來,有多筆可疑的不法交易。拜登家族前合夥人表示,祖·拜登本人也從其中獲得大量利益。

首位披露拜登家族與中共交易內幕的美國暢銷書作家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12月20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也表示,祖·拜登是亨特與外國機構利益往來的「直接受益人」。

「這不是亨特一個人的事情。亨特曾抱怨自己要支付整個家族一半的帳單,意思是說他的錢間接流向祖·拜登。但事實是,祖·拜登是亨特外國利益的直接受益人。」施韋澤說。

根據霍士新聞獲得的文件顯示,2019年底,FBI曾針對亨特·拜登進行洗錢調查,這些文件由FBI特工約書亞·威爾遜(Joshua Wilson)簽署。多名聯邦執法官員以及兩名獨立的政府官員證實了霍士所獲得的這些文件的真實性。

在大選之前,祖·拜登陣營對相關調查隻字未提。在調查被披露後,他首次接受直播採訪中說,反對者正利用該調查「來對付我」。

共和黨人希望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以確保拜登若果真上任,調查能不受影響繼續進行。

根據聯邦法規,只有司法部長可解僱特別檢察官,並且必須出於特定原因,例如:行為不當、瀆職或利益衝突等,且這些原因必須以書面形式闡明。如果任命一名調查亨特的特別檢察官,標誌著將進行比現在更為漫長、獨立的調查。

「我現在擔心這項調查將遭受打壓」,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德文·努涅斯(Devin Nunes)近日接受霍士採訪時說。

民主黨人無意任命特別檢察官,巴爾也持相同觀點。

巴爾將於本周離任,他在華盛頓一次與此無關的新聞發佈會上說:「到目前為止,我還未看到任命特別檢察官的理由,在我離開之前,我也沒有計劃這樣做。」

特朗普總統指責巴爾沒有公開祖·拜登之子正接受調查的消息,從而影響了選舉結果。

巴爾上周為自己辯解道,這樣做會違反司法部的一項規則,即保護候選人及其周遭人士不受政府所影響。

亨特·拜登的律師沒有回應置評請求。格雷厄姆12月12日表示,他(亨特)和祖·拜登的兄弟詹姆斯·拜登的律師,皆拒絕配合他們的監督工作。#

英文大紀元記者Zachary Stieber對此報道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