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在節目製作過程中,有突發事件發生,就是有關德州上訴的事,我們會把這個最新進展,插在原本內容的中間部份,跟大家介紹。

目前美國的政治局勢扣人心弦,德州的上訴案也到了關鍵時刻。

【關鍵時刻!美國50州選邊站 南北戰爭以來未有過】

12月8日,德州上訴最高法院,控訴威斯康辛、密歇根、賓夕凡尼亞和佐治亞四個州的選舉爭議問題。起訴書的要求是,希望最高法院裁決四個州在大選中的行為違憲,阻止將四個州的選舉人團票計入,由州議會任命選舉人。

現在幾乎美國50個州,都在德州的這件訴訟案上選邊站了。

截至12月11日,願意加入德州訴訟案的,在全美已經有至少19個州,分別是:北達科他、南達科他、蒙大拿、內布拉斯加、阿肯色、俄克拉荷馬、印第安納、堪沙士、密西西比、密蘇里、田納西、西維珍尼亞、南卡羅來納、阿拉巴馬、佛羅里達、路易斯安那、猶他、亞利桑那、懷俄明。

所以包括德州本身,已經有總計20個州站到了一起,願意在最高法院挑戰四個關鍵州的結果。

而反對德州訴訟案的民主黨州,也開始行動。截至12月10日,由「藍」的不能再藍的華盛頓特區牽頭,包括它在內,一共23個州或美國領地,向最高法院遞交「非當事人陳述書」,聲稱德州的訴訟將顛覆美國最高法院上百年都沒有顛覆的先例,就是插手取代各州自己的政府系統,來構建一個最高主權的權力,這是違憲的。意思就是不要干預各州自己對大選的決定。按照很多美國分析人士的話說,民主黨人是想,就算是選舉中發現問題,也要為了不開這個先例,促使最高法院不要插手。

還有俄亥俄州,自己另起爐灶,向最高法院遞交了自己的「非當事人陳述書」,說自己不站在訴訟的任何一方,但同時卻「人格分裂」一般地說,自己無法支持德州的請求,因為沒有尊重選舉人條款,實際上還是表態了。

當然,除了這些已經表態的州,截至12月11日,仍然有個別幾個州沒有表態,扮演吃瓜群眾的角色。

整個的形勢,真的像一場戰爭。而且是美國南北戰爭以來,從未有過的情況。這麼多的州紛紛選邊站,表面上是選舉結果,實際上,其內核是正與邪的較量。

【眾院共和黨力撐 四關鍵州和德州及最高法論理】

而此次此刻,不只有州參與站隊,美國政府和國會也都參與表態。

12月9日,特朗普總統就宣佈,以總統和下一屆總統候選人的個人身份,加入德州訴四州的案子,理由是被告四州沒能遵守和執行選舉法,影響到了他的候選人權利。

而在國會,12月10日,106名國會眾議院共和黨人簽署了一項「非當事人陳述書」,向最高法院表達了支持德州訴訟案的態度。12月11日,包括眾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在內的20人,也加入了這項表態,使總數達到了126人。而眾院有二百多名共和黨人,所以這個數字很可能繼續增加。

那麼,最高法院在8日接到德州的訴訟申請後,要求被告的四個關鍵州,在12月10日下午3點前作出回應,也就是可以提交他們的「申辯狀」。目前,四個州的申辯陳詞已經提交。

賓夕凡尼亞州說,德州的訴狀是對憲法民主原則的冒犯,聲稱德州的指控「毫無根據」且「危險」;威斯康辛州說,德州指控缺乏法律依據或事實依據,完全錯誤;密歇根表達了同樣的觀點;而佐治亞州的回應是說,德州的訴訟違背聯邦制和三權分立原則,不符合國會解決選舉爭議的機制,其對立法特權的損害要大於他們在訴狀中所提出的問題。

我想有的觀眾聽到這,可能會想脫口而出一句:一派胡言!就好像是一個犯了重罪的人說,我是貴族後代,你們不能判我罪,因為本國還沒有判貴族犯罪的先例。這個例子不一定恰當,但是性質是一樣的。在這種大是大非面前,如果法律不能伸張正義,那才是危害最大的!

在四個州都遞交了自己的「申辯狀」以後,德州又於12月11日,再遞交了一份「答辯書」,這個不是法律程序中強制要求的,是自願可選的,就是在被告遞交申辯書後,原告再遞一個答辯書,德州在11日早上這麼做了。

德州在答辯書中說:被告四州並沒有認真處理德州提出的嚴重問題,而是以其它德州無法出席的法庭機構的決定來搪塞,並且錯誤描述了德州尋求解決且要求司法給出解決相關問題的解釋。德州繼續要求最高法院對被告的四個州,祭出禁令因為被告四州並不能為自己的行為進行辯護。

現在,更關鍵的時刻來了!在德州提交這份「答辯書」之後,原告和被告的態度都已經明確了,目前就是等待最高法院是否受理德州上訴案的決定。最高法院既可以提出拒絕受理相關的案子,也可以正式宣佈開啟審理的程序,過程中可以要求相關人員出席庭辯,比如德州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就同意代表德州去庭辯,然後在這些程序結束後,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再進行最終判決。

而且,最高法院是否受理德州上訴的決定,也將直接影響到12月14日的選舉人團投票。

【最高法駁回德州上訴 未對大選表態 接下來呢?】

但是,我們在節目製作過程中,就得到了這個結果,非常讓人失望,最高法院決定,駁回了德州的上訴。

這個結果,我們是插進了原先的內容裏,插在了這個位置。

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克萊倫斯·托馬斯(Justices Clarence Thomas),還有阿利托(Samuel Alito),在一份簡短的且還未簽署的意見書中寫道:德州在指出其它州操作選舉的方式上,並沒有給出司法上可以識別的興趣。這兩名法官還指出,他們無權拒絕一個州對另外的州在原始案捲上的訴訟,但是他們也不會插手德州提出的問題,並且對德州訴訟中提出的任何問題都沒有任何想法。

左媒NBC報道說,在美國歷史上,從沒有過一個州上訴,要求取消另外的州的選舉結果。

此前,保守派的法律界專家普遍預計,最高法院會受理德州的上訴,但是,最高法院的決定令人失望。

那現在,就是接下來,特朗普還有沒有其它的路線,當然有。

首先,就是德州是州對州的有關大選結果的訴訟,最高法院或許因為沒有類似先例,所以不受理。但是目前還有亞利桑那州支持特朗普的律師提出的案子,準備打到最高法院,還有賓夕凡尼亞州的案子,特朗普律師團隊也準備打到最高法院。這些案子不存在「沒有先例」這樣的障礙。所以,不排除特朗普團隊和支持他們的律師,會將相關的另外案例,推送到最高法院。

只是說,這可能無法阻止選舉人團在12月14日投票,但是特朗普團隊早已發出聲明,12月14日的投票並不意味著最終結果,至少要等到1月6日新國會認證結果。也因此,共和黨議員們,也很有可能在國會層面,繼續奮戰。

當然,特朗普還有另外的選項,我們先從一個事件談起。

【參院將聽證 特朗普首提「政變」:國家危險時刻】

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共和黨人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則宣佈,該委員會將在下周三,也就是12月16日舉行對於大選爭議問題的聽證會。大家看啊,這是國土安全委員會,說明他們舉行相關聽證的理據,並不一般,意義已經不是限於美國國內,而是牽涉國家安全的問題,很可能也涉嫌外國勢力。

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在12月10日上午9點多到10點多這1個小時之內,連發九條推文,首次提到「政變」二字。

他在系列推文中引用支持者的話提到:現在是我們歷史上非常危險的一個時刻,一場政變正在我們眼前發生,公眾不能再逆來順受。

一直有相關分析說,特朗普可以以外國勢力,比如中共的介入為由,啟動戒嚴法,將最近爭議事件中參與通敵叛國的人抓上軍事法庭審判。

【FBI調查50萬假票內情:特朗普找巴爾談話】

而美國脫口秀廣播節目主持人Thomas Paine在12月10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透露說,他得到聯邦政府內部人士的消息,說司法部勒令FBI,正在追蹤涉及四個關鍵州的總計50萬張假票,而實際數目可能更多,這四個州也正是德州在起訴的四個州。

而司法部有這樣實際行動的原因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找巴爾談話了,認為巴爾做的不夠,說他不做事,用中國人的話講就是「佔著茅坑不拉屎」,當然特朗普不是這麼說的啊,但是他講的話很硬,讓巴爾有點受不了,用主持人的原話說就是,「巴爾當時被氣得像聖誕樹一樣閃亮」,但是從主持人的介紹中能感到,巴爾對特朗普,還不是說叛逆的那種人,此前媒體說他可能要在明年1月20日之前辭職,並不是說他不滿特朗普,而是特朗普不做了的話,他也不做了。

不管怎麼說,在那次談話之後,還是有效果的。此前只是司法部在各州不同的聯邦檢察官辦公室,進行一些有關大選爭議的各個孤立案件的調查,但是司法部長巴爾在那次談話後,開始施壓FBI,於是就有了FBI調查四個關鍵州50萬假選票的事,但是剛才我們提到的主持人Thomas Paine也提到了一點,就是FBI這幫人甚麼德性大家都知道,現在是有了這麼一點進展,但是接下去怎麼發展,外界是無法預測的。

【左派大轉彎!開始起底拜登 背後原因可能不簡單】

還有一件事的出現,不知道跟特朗普找司法部長談話,有沒有關係。就是亨特·拜登的醜聞。亨特·拜登可憐巴巴地在12月9日發出聲明,說自己在12月8日被聯邦檢察官通知,由於稅務和與外國交易的問題,正在被調查之中。也有報道說,亨特·拜登的叔叔詹姆斯·拜登也在被調查之中。

《華爾街日報》12月10日報道說,其實司法部長早在今年春天以前就知道了亨特·拜登的那些破事,但是沒有採取行動,理由是司法部的內部規矩規定,在大選即將舉行之前,不要針對大選有關的人員進行過份的行動,否則有影響大選結果之嫌。因為亨特·拜登是老拜登的親兒子嘛,自己家假如出來個叛國賊,那拜登一定受影響,更何況根據《紐約郵報》及相關的揭露,老拜登本人也在與中共金錢交易的醜聞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司法部說怕影響大選才不調查,其實這一點早有人開了先例,不是別人,就是被稱為「dirty cop 黑警」的前聯邦調查局長科米。2016年大選投票前一周,科米對本來已經結案的希拉莉電郵門宣佈,發現新的疑點,再次啟動調查。聲明很短但是影響很大。當然,科米現在已經被坐實,是反特朗普的黑勢力,當時他為甚麼這樣做,做出了明顯不利於希拉莉的舉動,可能有他個人自私或者能力不足,做事考慮不周的因素。但是,他可是創造了這個先例。

所以司法部完全也可以在今年大選前公開調查曝光出的醜聞,更何況按照《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他早在《紐約郵報》曝光這件事的大半年以前,就知情了。

最近,伴隨著FBI開始調查假票,亨特拜登的醜聞也一起浮出水面,司法部公開啟動了調查。表面上是好像選舉結束了,不用避嫌了,但是實際上,可能跟特朗普直接對司法部長的施壓也有關係。但至於本次調查是動真格的還是擺擺樣子,我們繼續看。

有意思的是,左派媒體也開始行動,起底拜登醜聞。在10月份醜聞剛剛被曝光出來的時候,大家還記得左媒和左派社交媒體都是怎麼反應的吧?

面書說,我們必須打壓這件事的傳播,因為經過「第三方事實核查」後發現,這是假消息;推特更徹底,直接暫停了曝光亨特醜聞的《紐約郵報》帳號,長達兩個多星期,也認為是不實傳聞;華盛頓郵報說這是俄羅斯編造的假新聞;CBS說,這件事還不知道真假,存有相關醜聞的筆記本也不能被證實;霍士新聞採用了更為圓滑的戰術,說我們有的主持人報了,他們相信,比如塔克·卡爾森(Tucker Calson),還有一些主持人沒報道,比如華萊士(Chris Wallace),他們不相信;《紐約時報》比較陰險,只報道說有人懷疑《紐約郵報》故事的真實性,根本不提《紐約郵報》所說的具體內容;CNN表現得活像個流氓,一開始不報道,幾天後提到這件事,卻是呼籲大科技公司對這些醜聞報道進行更加嚴厲的審查,將右派媒體的這種故事消滅。

結果呢,最近,《紐約時報》和CNN等這些媒體啊,像吃了搖頭丸,紛紛開始報道和起底亨特·拜登的醜聞,跟之前判若兩人。到底是誰給他們打的「激素」這麼有效果呢?

按理說,特朗普找了巴爾談話,可也沒有報道說特朗普找了這些媒體談話啊,也沒有公開報道說,巴爾施壓這些媒體。所以啊,現在有別的觀點出來。

比如霍士新聞的主持人塔克·卡爾森就說,首先,大選投票已經結束,這個醜聞不會對人們投票傾向產生影響了;第二,他們想找個東西轉移人們的視線,不要讓人們都去關注大選本身的爭議問題;第三,也是比較關鍵的,卡爾森提出一種可能,就是有一種勢力在背後推動對拜登家庭醜聞的調查,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拜登的黨內同事,很可能就包括拜登的副手賀錦麗,他們知道調查亨特·拜登,老拜登也一定捲進去,如果因此,老拜登有甚麼三長兩短,那很可能就是賀錦麗上位,由她和她在矽谷的金主掌控大局。

美國保守派媒體人查理·科克(Charlie Kirk)也持類似觀點,認為左派媒體開始跟進拜登醜聞,是他們背後的勢力,想利用這件事,針對拜登。

另外,司法方面最終要是查出有關外國敵對勢力干預美國的問題,或是涉及大選爭議方面的問題,這些髒水找個人一起背走,對於那些惡勢力黑手,也不是做不出來的。

【翟東昇「揭」拜登 他到底是甚麼人 權威人士爆料】

最近中共習近平的智囊團成員翟東昇,公開說中共在美國權力核心圈「有人」,而且提到中共幫助拜登家庭建立了全球基金,中共自己人親口說出這樣的話,這些都成了拜登難以辯駁的事實。

早年出走澳洲的、原在大陸體制內的知名法學家「袁紅冰」,掌握一些翟東昇的底細。他說,翟東生的爆料是真實的,但是他的動機卻很不堪。袁紅冰說,從自己國內很熟悉翟東昇的朋友那裏得知,翟東昇因為情婦問題,跟自己同在人民大學的中共「網紅學者」,經常幫助中共宣講一些腦殘鷹派言論的金燦榮爭風吃醋,他為了出名,蓋過金燦榮,經常在不同場合「語不驚人死不休」。當然也是為了討好中共,但是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袁紅冰預計,翟東昇可能要面臨黨內的嚴厲處罰。

而且我還看到另一則爆料,說翟東昇是體制內的學術小混子,比較淺薄,但喜歡賣弄,2016年他沒有預測成功特朗普當選。而且後來採訪時還說美國的deep state,就是深層政府,是美國司法部、國防部、國務院、情報界等這些要害部門的高中階層事務官組成的,說他們反共。這些人都屬於華府建制派,拜登也是。這就有問題了。因為在最近演講中,他又提到中共希望拜登,那些傳統建制派掌權,這樣對中共有好處。翟東昇在這裏前言不搭後語。所以,相關分析,非常不認同他對deep state的說法和定義。

但翟東昇曝光拜登,著實讓他火了一把。但是,在美國存在「通共叛國」問題的人,絕不只有拜登家庭,他們只是那個集團中的一份子。

【美國至少幾千共諜 男女和同性戀通吃】

霍士新聞在12月10日報道說,根據前美國國防和情報人員的話說,在美國的中共間諜,至少幾百或是幾千這樣的規模,他們多是出身名校、能講流利的英文,在領英或是面書這樣的社交平台上交際廣泛。而其中的色情間諜,多數是女的,但是也有男的色情間諜,甚至,中共還有針對同性戀的色情間諜,應有盡有。他們會在色誘成功後,對「獵物」進行威脅,因為這些中共間諜都會在作案時暗中拍照或錄影,成為要挾的把柄。

有時候,中共間諜十分猖獗。比如一個知名的案例,中共雙面間諜陳文英。她表面上是為美國聯邦調查局工作,實際上,她是中共國安部的走狗,在作案期間,她引誘至少兩名聯邦調查局官員上床,成為他們的情人。實際上,看過照片的人都會覺得,她也算不上美女。但她能把情報文件,有能力分別直送到美國總統和中共黨魁的辦公桌上,相當活躍。最終,這個陳文英在2003年4月9日被控罪。

最近被曝光出來的女共諜方芳,一個人就跟包括美國眾院情報委員會的議員,還有至少兩名美國市長,發生了曖昧關係,威脅美國安全,那更多的人呢?所以,美國內部有多少人被滲透,有多少人充當中共間諜在活動,實際情況可能相當驚人。

【美情報總監籲對中共開戰 五角大樓有動作】

負責監管美國情報機構的美國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12月7日晚,對霍士新聞說:美國應該跟中共開戰,不要等到為時已晚的時候。拉特克利夫指出,他的情報是不會撒謊的,中共是美國的最大威脅,沒有任何政權像中共那樣策劃了周密計劃,想將美國取而代之。中共想取代美國,並希望主導世界的經濟、技術、軍事,而且目前中共已經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海軍。他並指控中共軍隊發展基因編輯技術,想改變至少200萬軍人的DNA,使他們的肉體變得更強大。大家知道,這麼做是反人類的。

在美國情報總監的警告下,我們也看到了美國五角大樓也有相應動作。

綜合美國和英國的媒體報道,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致信中情局,決定從1月5日開始,大幅削減對中情局在中東反恐方面運作的軍事支持,把大量的人力物力重新安排,集中去對抗中共和俄羅斯。

我想啊,大家不要氣餒,大戲一幕幕上演,特朗普政府暫時遇到的困難和阻力,希望大家積極去看待,事情還沒有結束,打擊中共的進程也還在繼續,大家仍然要有信心。加油!

好,歡迎大家加入我的telegram(電報)群組,地址是t.me/xwpajq_us,還有我的parler帳號,跟推特一樣,都是@xwpajq。同樣的,我們現在仍在YouTube上發片,還是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佈通知,也歡迎加入我們的會員。那這期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