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6日至18日,中共召開了經濟工作會議,各省市主要負責人全部來到北京,中共政治局常委全部出席。中共黨媒報道,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總結2020年經濟工作,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2021年經濟工作。李克強對明年經濟工作做出具體部署。

習近平當然要緊抓主導權,更重要的是,他急於藉此機會,給今年的工作成果定調,不允許有人談負面信息,更要防止有人質疑他的一系列失誤。他一開篇再次搬出了政治局會議上的「定論」,即2020年做到了「保持戰略定力,準確判斷形勢,精心謀劃部署,果斷採取行動……交出了一份人民滿意、世界矚目、可以載入史冊的答卷……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的結果」。

中共黨媒報道的前半段,應該都是習近平的講話,基本屬於口號性語言,沒有具體操作性,對2021年的要求是「構建新發展格局明年要邁好第一步,見到新氣象」。

報道的後半段,稱「會議確定,明年要抓好以下重點任務」,這應該是李克強的具體部署。他談到了八個方面的工作方向,仍然是提綱挈領,卻透露了不少實情。

一是強化科技。李克強要求「著力解決制約國家發展和安全的重大難題」,「抓緊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加強國際科技交流合作」,「加快國內人才培養」,「規範科技倫理,樹立良好學風和作風,引導科研人員專心致志、紮實進取」。

這些提法再次表明,李克強深知中國科技的真實水平、基礎研究的孱弱,遠不止是晶片一個弱項。如今被科技封鎖後,李克強無法放棄模仿之路,不得不繼續尋求國際合作,並揭示了大陸人才短缺問題,以及沒人真正紮實做研究的問題。幾十年的抄襲之風盛行,如今才開始要求基礎研究,何其難也?

二是產業鏈供應鏈的自主可控能力。李克強稱,「針對產業薄弱環節,實施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工程,儘快解決一批『卡脖子』問題」。

這實際仍然是科技落後的表現,中國一直是替人打工的世界工廠,如今才知道被「卡脖子」嗎?中共一直宣傳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原來都是虛的,雖然偷竊了不少技術,但很多核心技術還沒有摸到邊,就急於搞所謂的2025計劃,還準備壟斷世界市場,如今成了天方夜譚。

三是擴大內需。李克強再次說,「最根本的是促進就業」,「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紮實推進共同富裕」。

6億人月收入1,000元,如何才能成為中等收入群體,應該誰也說不上來,還有剛剛被假脫貧的中國老百姓,又如何進入小康社會呢?中共被國際孤立,供應鏈大量撤走,中共高層已經向民企動刀,國企能解決就業問題嗎?擴大內需顯然成了一句空話。

四是改革開放。李克強提出「深入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促進公平競爭」,「營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提高上市公司質量,打擊各種逃廢債行為」。

國企改革四十年,根本改不動。只要中共政權存在,必然要掌控國有企業,也就不可能有公平競爭,更不可能有市場經濟,同樣不會遵守國際規則。上市公司的欺詐,背後都是各級中共官員,否則如何能上市?造假、違約、崩盤都是必然結局。中共的改革開放已經變成了無用的口頭語,真要改,就只能解體中共政權了。

五是種子和耕地問題。李克強要求「加強種子庫建設」,「開展種源『卡脖子』技術攻關」,「牢牢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提高糧食和重要農副產品供給保障能力」。

中國糧食自給率不足80%,糧食缺口近2億噸。按照2018年的數據,耕地面積在短短7年時間內,就從18.26億畝減少到了15.5億畝。中國是農業大國,如今種子主要依賴美國,經中共各級官場的種子公司層層加碼當二傳手後,再高價賣給農民。今年洪災、風災後,中共卻仍然宣傳豐收,李克強終於捅破了實情。

六是反壟斷和資本無序擴張問題。李克強要求「完善平台企業壟斷認定、數據收集使用管理」,「堅決反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行為。金融創新必須在審慎監管的前提下進行」。

這等於不點名地把矛頭對準了馬雲等人,他們的背後當然都有人撐腰,否則在中國大陸不可能獲得大筆資金、避開嚴厲的監管。接下來,恐怕不但要大批狠割韭菜,很可能預示著中共內部新一輪分贓不均後的角鬥,中共沒錢了,貪腐的機會不同以往了。

七是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李克強再次稱,「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土地供應要向租賃住房建設傾斜」,「探索利用集體建設用地和企事業單位自有閒置土地建設租賃住房」。

這可能意味著,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或很快被迫降溫,地產泡沫恐要破裂,不少人要倒楣了。「蛋殼公寓」的慘劇也被變相提及。但今後貪腐的蛋糕似乎也劃定了,「集體建設用地和企事業單位自有閒置土地」無疑將成為各級官員緊盯的新肥肉。

八是碳中和工作。李克強提出調整「能源結構,推動煤炭消費儘早達峰,大力發展新能源」。

中國長期以煤炭作為能源基礎,自然也是污染大國,規劃中要到2030年才會達到碳排放頂峰。但改變能源政策談何容易,煤要進口,油也要進口,甚麼新能源真能代替呢?中共剛剛限制澳洲煤炭,各地就開始限電了。

李克強還說,要「防止發生規模性返貧」現象。他當然知道脫貧是造假,「返貧」是必然。但黨媒報道的最後再次強調,「必須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善於用政治眼光觀察和分析經濟社會問題」。李克強也許無意中透漏了不少實情,但在中共政權的體制下,最終這些問題都會不了了之。

李克強還要求做好「疫情防控」,但各地疫情再起,北京也出現了病例,這麼多中共官員又匯聚北京,實際風險很大。庚子年的2020年,會有一個平靜的歲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