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舞弊案法律戰升級,戰情進入白熱化。繼12月7日午夜前,德薩斯州向最高法院提告四大搖擺州選舉違憲之後,12月9日,全美 17 個州響應德州,這或將改變選舉結果。最新消息顯示,美國最高法院將12月10日下午3點設定為最後期限,要求被德州以「違憲」起訴的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在此前提交辯護狀。

美國總統特朗普9日在推文中表示,他向最高法院提出一項介入動議,以連任總統候選人的個人身份,加入德州挑戰四個搖擺州選舉結果的訴訟。

德州告四搖擺州違憲 

12月7日午夜前,德州司法部門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狀告佐治亞州、密歇根州、賓夕凡尼亞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選舉程序違憲。

大紀元報道,這份訴訟狀長達150頁,由德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及其兩名高級助手共同提出,起訴上述四個搖擺州違反了憲法中規定的「選舉人條款」(Electors Clause),因為這幾個州通過法院或行政措施(而非州立法機關)更改了投票規則和程序。

上述四個搖擺州的違規行為不僅侵犯了他們本州的立法機構的權利,損害了其本州公民的投票權,也侵犯了原告州(德州)和其他忠於憲法州的公民投票權。訴狀還說,同一個州之內不同縣的投票規則和程序也存在差異,這違反了憲法的「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基於上述原因,這些州在2020的總統大選中存在「投票違規行為」。

根據憲法規定,兩個(或以上)州之間的爭議,可以直接告到最高法院。訴狀要求,最高法院應該下令各州允許其立法機關(議會)任命該州選舉人。

十七州跟進 最高法院要求限期回應

繼7日德州向最高法院提起訴訟之後,在12月8日,迅速有10個州響應,分別為密蘇里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南卡羅來納州、南達科他州、阿拉巴馬州、阿肯色州、印地安那州和佛羅里達州,加入了德州的起訴。12月9日又有7個州加入此行列中,即蒙大拿州、內布拉斯加州、北達科他州、俄克拉荷馬州、田納西州、猶他州和西維珍尼亞州。

至此,17個州跟進,加上德州本身,美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就2020年總統大選欺詐發起的18州控告4州的法律大戰開始了。

密蘇里州總檢察長埃裏克·施密特(Eric Schmitt) 9日發出一份聲明說:「選舉的誠信對於維護共和國至關重要,無論是說今天還是未來的選舉。」

這份17州總檢察長聯名的訴狀是一份正式的申訴許可動議,同時動議還警告說,州行政部門和司法部門頒佈的法令使各州的選舉面臨潛在的欺詐問題。

最新消息顯示,最高法院在12月8日受理此案,將12月10日下午3時設定為最後期限,要求被德州以「違憲」起訴的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在此前提交辯護狀。

特朗普:將介入德州訴四搖擺州案

大紀元12月9日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向最高法院提出一項介入動議,以連任(總統)候選人的個人身份,加入德州挑戰4個搖擺州選舉結果的訴訟。

9日當天,特朗普提交動議文件,文件中寫道:「每個被告州的選舉官員在進行2020年大選時都進行了(選舉法規的)改動,或未能執行州選舉法。」

「目前,我們國家出現自1860年大選以來,可以說從未出現過的深深的分歧。在剛舉行的選舉中,搖擺州出於明顯黨派優勢,沒有按照州選舉法進行州選舉,這直接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二條賦予各州立法機關的全權選舉權。」

文件寫道,著名的拉斯穆森(Ras-mussen)民調機構最近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所有美國人中有47%(包括75%的共和黨人和30%的民主黨人)認為「可能」或「非常可能」大選被盜。

文件還提到,在11月的選舉中,幾乎所有的歷史性指標都顯示總統特朗普勝出。他贏得了佛羅里達州和俄亥俄州的勝利,美國歷史上從未有候選人在贏得這兩個州後輸掉選舉。文件還指出,在美國19個「風向標」縣中,有18個選擇特朗普總統。

特朗普在文件中說:「幾乎有一半的美國人認為選舉被盜,這一事實毋庸置疑。」

特朗普周三早上已經在推特上發文表示,將會加入德薩斯州起訴四個搖擺州的案子。他說,德州的起訴案非常強有力,美國需要一個勝利!

特朗普發推文說:「我們將加入德薩斯州(加上許多其它州)的案子。這是一個大案。我們的國家需要一個勝利!」

終極案件 助勝特朗普

根據目前的數據,沒有法律爭議的美國各州的選舉人票,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獲得了232票,而拜登(Joe Biden)則為227票。因此,誰贏得了四個州,誰就贏得了絕大多數的選舉人票,成為總統。

就在美國聯邦法律規定在12月8日,各州解決2020年總統大選選舉結果爭議的最後期限,也被稱為「安全港」期限,反特朗普總統的、進行大選欺詐及操縱的各方勢力慶祝可以確定選舉人的時候,局勢卻向特朗普陣營傾斜。特朗普團隊的律師喬丹·塞庫洛(Jordan Sekulow)表示:「這就是可以決定結果的」「所有案子的結局」。

12月8日晚些時候,特朗普律師喬丹·塞庫洛(Jordan Sekulow)對Newsmax表示,德州提出的憲法挑戰「是專門針對憲法挑戰的核心」,「最高法院不僅考慮德州提交的訴訟,他們現在正進行下一步」。

塞庫洛說:「這是我們一直在談論,可以送達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案件,這是對結果有決定性影響的案件,這影響了62張選舉人團票,足以改變選舉結果」,「這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主要挑戰」,是法律戰中的「終極案件」。

塞庫洛具體解釋了現在的形勢,以及訴訟可能得到的美國最高法院裁定的兩種情況,無論哪一種,都是特朗普總統取得最終勝利,那就是一切案子的「大結局」。

塞庫洛說:「訴訟所尋求的兩種法庭救濟令的其中之一是,由都是共和黨人佔多數的各州的立法機構從新選定選舉人。」

「因為各州的選舉違反了選舉人條款的正當程序和侵犯了平等保護原則。因此,他們(各州議會)可以讓新的選舉人就座。」

另外一種就是由最高法院直接判定四個州的州政府所確定的選舉人的投票作廢,因此,屆時將沒有總統候選人達到270票的門檻,那相當於是判決由聯邦眾議院通過由各州按一州一票的投票方式選出總統。

他說:「如果進入眾議院,則共和黨人擁有的投票權以27比22保持優勢,因此那將是共和黨人決定下屆總統。」

他表示,因為時間的原因,比如選舉人團的產生等等,眾議院投票的方式「將會是最主要的一種裁定」。

塞庫洛提到,之所以最高法院可以做出該種判決是因為「這與最高法院的絕大多數案件都不同,因為這涉及到原始管轄權的情況」,「在《憲法》中,最高法院在州與州之間的訴訟中具有原始管轄權」。

同時,塞庫洛還回答了關於美國最高法院會做出有利判決原因:「(最高)法院裁定其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情況簡報,這是一個好消息(信號)」,即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會得到大量的舞弊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