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大選出現的嚴重舞弊及主流媒體選擇性報道等情況在華人圈引發強烈關注。以大陸維權律師為主體的華人群體日前舉辦「特朗普現象辯論會」,希望通過正方和反方的陳述、深度答辯來討論「特朗普現象」,及與中國未來民主的關係。

「特朗普現象辯論會」於北京時間12月5日,周六上午9點,在網絡上舉行了首場辯論會,正方、反方各有兩名辯手。每名辯手按順序提供12分鐘的觀點陳詞,隨後經過兩輪的任意交叉質詢及回應,再進行總結陳述,最後由觀察員提問,正反辯手回答。辯論會將連續三天舉行,並有不同的正反辯手參與。

「我為何要支持特朗普

首場辯論會的正方辯手賴建平,在陳述中表示,首先要弄清楚我們是誰,我們為甚麼支持或反對特朗普,先要明確標準。否則,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都強調自己的觀點,那麼最後會淪為雞同鴨講的境地。

賴建平介紹,他的標準就是看誰更有力推動中國民主政治轉型和客觀上能夠為中國的憲政民主創造一個良好的、或者相對更好的外部環境。

「我作為一個反共人士、華人中的自由派,我覺得應該支持特朗普。因為我覺得,特朗普如果繼續執政,更有利於推動中國憲政民主轉型。」他說。

基於這個標準,他陳述了自己為甚麼支持特朗普的六大理由:

第一,特朗普如果當政,他可以保持美國的強盛,讓美國有更強大的實力抗衡中共。

第二,特朗普比拜登對共產黨有更清晰的戰略定位和全新的戰略應對思維。

第三,特朗普比拜登有更連貫性、系統性的政策措施,並且這些政策措施都已經付之行動。從貿易戰到實體戰,從台灣問題到新疆問題,再到美澳日印這個亞太結盟等等系列組合拳,使得中共很難受。

第四,在方法、手段上,特朗普比拜登更務實、更有效。

第五,特朗普劫後重生,有更強烈地反擊中共的動機。

第六,民主黨和中共的歷史淵源要深;共和黨從理念上看、從歷史上看,它一直是中共更強大的對手。

特朗普對中共打擊巨大

賴建平強調要看特朗普執政的「實效」,「這些年中共比誰都清楚自己好受與否,它更喜歡跟誰打交道。那麼現在中共對特朗普、蓬佩奧這麼反感.⋯⋯那麼多侮辱的話,就說明特朗普團隊對中共的打擊是非常巨大的,中共非常受不了。」

就反方提出的新疆問題、香港問題、中國民主倒退、獨裁加強等問題而責怪特朗普,賴律師表示,「不是特朗普的責任,特朗普沒有讓中共這麼幹,不能把屎盆子扣在特朗普頭上。」

賴建平律師說,「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就是脫鉤,重組供應鏈,甚至是進入一個新的冷戰,逼迫中共進行所謂的內循環,這樣中共在經濟上肯定是要遭受巨大的損失,在外交、國際上擴張的氣焰也會被很大的削弱。」

拜登上台對中共將有新的綏靖政策

賴建平律師認為,如果沒有瘟疫的話,美國這場選舉拜登根本上是沾不到邊的。假如特朗普有機會繼續執政,他一定會把前面的政策不足、不夠有效的地方進行加強,一定會給中共極大地打擊。

「拜登一直說中共不是美國最大的敵人,美國最大的敵人是俄羅斯,他的戰略定位就是錯了。他還說中國(中共)崛起是一件好事,他歡迎看到中國(中共)的崛起,他要跟中國(中共)重新合作不是脫鉤,是要回到奧巴馬2.0的路上,這種政策就是某種程度上的新的綏靖政策。」他說。

「拜登團隊更講究政治正確、口頭的譴責,及所謂國際多邊機制也就是扯皮的機制。我們能看出兩者完全不同的脈絡。」

選舉必須有完整性 有權對表面證據提出訴訟

觀察員提出關於民主問題,賴建平律師的回應是:其中提到「主權在民」,就是定期公開、公平、公正地進行公民自由的選舉,選舉必須有完整性。

「所謂的完整性就是選舉程序、過程,公開透明,沒有任何的舞弊,沒有涉嫌任何國內外勢力的不當操縱。」他說。

針對反方的一個觀點,只要特朗普提出選舉的異議,就是破壞美國的民主制度,他表示,「我不認同。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地方的選舉、任何一個候選人,你只要有起碼的基本證據,你都可以對選舉是否公正、是否有舞弊現象提出質疑,拿出來放在陽光下,用法治的方式去解決。」

賴建平律師強調,「我們做律師這麼多年,任何一個原告你有基本的證據、基本的理由就可以去起訴,你不能一上來就說是濫訴、無理取鬧。」

他舉例,「這次選舉有很多表面的證據,比如民主黨此前打了幾百個官司,刻意要求郵寄選票,甚至很多地方改了遊戲規則,郵寄選票和現場投票的環節、過程顯然是不一樣的,很容易給舞弊留下空間,特別重要的一點,是第二天凌晨3、4點鐘,所有特朗普遙遙領先的搖擺城市,突然翻盤。」

他還提出另外很多統計數據令人質疑,比如奧巴馬當年選舉6千多萬選票贏了7百多個縣,但這次拜登8千多萬票只贏了4百多個縣。

作為同行,賴建平律師表示自己也很在意律師的舉動,其中林伍德、鮑威爾這兩位律師言之鑿鑿的提出Dominion問題,也有很多截圖,他都看過好幾次,有這些表面證據拿出來的情況下,人們感到有舞弊現象是很正常的。所以他強調,特朗普提出這些官司沒有甚麼問題。

賴建平律師在辯論中非常著重強調一點,並向反方呼籲希望取得共識:「反共是對全人類最大的一個善,獨裁專制是全世界最大的禍害,中共奴役中國人民並向全世界輸出獨裁專制,可能使世界陷於根本的奴役。所以相比之下,其它所有的善惡都是小善、小惡。只有對中共形成重大的打擊,解決中共問題,世界根本的問題才能得到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