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開票當天深夜,暫停計票的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在重啟計票後,選情出現詭譎大逆轉;凌晨短時間內選票驟然暴增,其中特朗普總統佔0票,候選人拜登獲100%;密歇根並出現大量幽靈選票;而被視為共和黨的鐵票州竟反常「翻藍」,令當時徹夜未眠緊盯計票情況的選民質疑,後紛紛說出自己發現的詭譎現象,要求重新計票。有監票員報告了實查7,000票,卻爆報5萬票的不尋常經歷。本次美國大選計票舞弊情況不斷被爆,層出不窮。

深夜詭異 拜登獲100%選票 特朗普得0票

美國總統大選開票邁入第5天,計票仍無結果。11月4日凌晨發生的詭譎異象,尤受選民及外界關注。

11月3日晚,在關鍵搖擺州密歇根、威斯康辛和賓夕凡尼亞,特朗普總統的選票大幅領先候選人拜登,遠遠超出民調預測。但在深夜之後發生詭異大逆轉。

午夜時分,威斯康辛州突然宣佈停止計票,4日凌晨1時46分重新開票時,在46分鐘內居然多出17萬張票。

此外,美國民調網站「538」(FiveThirtyEight)傳出一張照片,顯示威斯康辛州在當地時間4日凌晨,拜登得票數一下暴增10萬張。一計票圖片顯示,計票率從94%升至95%時,新增票數近4萬張,但拜登的得票數卻增加10萬張,多出至少6萬「幽靈選票」。

新唐人11月05日引述Federalist網站報道,拜登在密歇根州直線爆得138,339張選票,特朗普則是0。

另一值得關注的是,Federalist記者肖恩戴德偉(Sean Davis)注意到這一現象,並發推(Twitter)分享,但很快就被推特審查屏蔽,且這並非唯一案例。

《每日電訊》的馬特沃爾什(Matt Walsh)亦注意到那138,339張選票一邊倒地投給拜登。他發推說:「有足夠的理由上法庭。任何一個誠實的人都不能看著這一切,並說這是正常且無關緊要的。」但關注此文的推特用戶無法點讚或分享。

特朗普總統轉發馬特沃爾什的推文,並質問說:「這是怎麼回事?」該推文亦接著被封殺。

雖然過後官方稱,上述事件是拜登在Shiawassee縣的得票尾數被多加一個0所造成的錯誤,但網上對此事的解釋說詞仍有差異,尤為奇怪的是一些港媒一一作澄清報道。輿論關切另一個層面,則是推特與Facebook對此事的審查態度令人超乎想像。

拜登選票偷偷暴增

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亦同時發現這些詭異現象。11月3日大選決戰夜,許多選民徹夜未眠。據大紀元報道,選民達米安說,他一直坐在電腦前盯著開票情況。洛杉磯時間晚11時,特朗普總統在很多關鍵搖擺州大幅度領先,有的州得票數較拜登高出幾十萬張。

達米安說:「到凌晨約2、3點,特朗普總統在北卡領先票數超過7.67萬張、在佐治亞州領先10萬多張、在威斯康辛州領先近11萬張。且那時這3個州開票率基本上都完成99%以上。還有在賓州,當開票完成到最高87.17%時,特朗普比拜登領先近72萬張選票。」

但在4日早,達米安發現,被叫停計票的這些搖擺州,拜登的選票「偷偷地大幅度增加」,尤其在威斯康辛州,增加超過24.7萬張選票,反超特朗普。

「但這是美國總統大選,這麼多人看,很明顯呀,民主黨在作弊。作弊的結果,選民怎麼可能會接受?」達米安說。

佐治亞州共和黨主席大衛謝弗(David Shafer)4日發推爆料,位於該州中北部的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計票員謊稱要關閉投票站,把共和黨監票員趕回家後計票人員偷偷地繼續點票。

同日,大衛還爆料,在佐治亞州查塔姆縣(Chatham County),共和黨觀察員發現不明身份的婦女,將50多張選票混入一堆未計數的缺席選票中。

此外,選民卡羅琳說:「4日凌晨,我發現北卡計票已完成,當然是特朗普總統獲勝。但媒體不宣佈,開票示意圖上也還故意停在拜登領先的狀態。早上我還一直在社交媒體上看到,那些左媒轟炸式地宣傳,給我推送,說拜登一直領先、得票最大,真的太惡劣了。」

華裔選民張女士說:「有點獨立思維的人就能發現端倪,民主黨在放手一搏。可惜呀,美國還有憲法、有民主,事實就是事實,特朗普絕對會繼續是我們的總統。」

在內華達州,選民Jill Stokke向媒體揭露,過去她一直是親自投票,今年卻收到郵寄選票。當她去投票時發現,自己「已經投票」了。同樣的事情亦發生在與她同住的朋友身上。

11月5日,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克拉克縣(Clark County)選舉部前舉行新聞發佈會,宣佈「重要聲明」。前代理國家情報總監里克格里內爾(Ric Grenell)宣佈,為保護合法選民,他們正就「選民詐欺」(voter fraud)問題對內華達州提起聯邦訴訟,因為據他們掌握的情況,內華達州的投票有弊端。

此前4日,內華達州共和黨人曾向媒體表示,已收到選民「成千上萬的投訴」,正在仔細調查每一項投訴。

鐵票區轉藍 選民要求重計選票

被視為共和黨鐵票區的亞利桑那州,在計票接近尾聲時竟反常「翻藍」。隨後不斷有支持特朗普的選民反應,通過網絡查詢,發現自己的選票莫名其妙被取消。

該州馬里科帕縣(Maricopa County)選務部門至少收到數百起民眾投訴,均是選票狀態顯示「已取消」問題。選民反應,他們使用當地選務人員推薦並提供的「奇異筆」(sharpie marker),圈選後墨跡會滲透至選票背面,他們認為這是導致選票被作廢的原因。

有選民在計票中心與選舉官員對質,選舉官員最終承認,使用sharpie筆圈選信息的選票會被機器作廢,而使用這種筆的是普遍支持特朗普的紅區選民。消息迅速在Facebook、推特等社群媒體上傳播開來。其後鳳凰城、芝加哥巿、密歇根州、馬薩諸塞州、康涅狄格州等地區,亦陸續有選民提出類似指控。

此外11月4日,署名「R.P.」的網民在白宮請願聯署網站發起聯署活動,要求重新計算亞利桑那州(Arizona)的選票。不到24小時已有超過9萬人參與聯署。據悉,如果該簽署獲得10萬人簽署,將獲得白宮官方回應。

該聯署表示:他們州是一個「紅州」(紅色是美國共和黨的顏色),但在還有超過100萬張選票未被統計情況下,該州卻宣佈計票結果。美聯社稱拜登(Joe Biden)在這一州獲得51%選票。

亞利桑那州採取郵寄選票方式投票,該州格倫代爾市(Glendale)警察局官員透露,10月下旬,一農場裏名叫布拉揚魯伊斯的男子,在一些混凝土與岩石下發現18張提前寄出的選票。另一份新聞聲明,「調查人員發現這些選票是從當地107大道與北大道以南一個社區的一些郵箱中被盜走的。信封還密封著。」

另有亞利桑那州的選民發現自己的選票被取消,因此呼籲選民儘快上網查詢自己的選票狀態。

還一個怪像是,稍早在推特上傳出的一段影片,內容顯示有人將80張投給特朗普的選票放入塑膠袋中燒燬。但隨後推特封鎖了相關影片。

在10月底,美國加州洛杉磯南加鮑德溫公園市(Baldwin Park)一處郵寄投票箱,亦曾發生一起人為縱火事件。估計有60至100份郵寄選票損毀。之後,洛杉磯官員也證實了此事。

特朗普團隊請願無效  明州拒絕分離晚到選票

另一方面《看中國》11月5日報道,明尼蘇達州最高法院在11月3日大選日,駁回特朗普競選團隊與共和黨候選人的請願書。

請願書要求明尼蘇達最高法院向明尼蘇達州的州務卿史蒂夫西蒙(Steve Simon)下令,對大選日之後收到的選票進行分開處理,以保證大選的公正與廉正,因為「如果不對那些選票分開處理,法院就不可能修復由非法的、不合時宜的投票或郵寄選票污染的選舉結果。」

密歇根監票員爆料:實查7,000票 卻爆5萬

另一方面,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最大數票中心TCF Center的共和黨義工監票員發現,3日晚10時至4日早5時班次的數票工人有異狀。

華裔選民、共和黨義工監票員楊蓋瑞(Gary Yang)發現,他負責的那桌數票工人工作出奇地慢。他說:「他們簡直是在磨洋工,這是很反常的現象。」「他們一直到11點才開始正式數票,一晚上才數了150張票。」

蓋瑞環顧四周其它的數票桌速度都差不多,按說全場130多桌,當晚只能數出1萬多張票;監督匯總處掃瞄機的共和黨人說,他數出的票數只有約7,000張。但這一班快結束時,廣播員卻宣佈說:「我們今晚數出來5萬張票!」

蓋瑞感到奇怪!他看了一下當時拜登在底特律韋恩縣(Wayne County)領先6萬多張票;特朗普在密歇根領先30萬張票。

約早晨6時蓋瑞回到家,在休息前他看了一眼電視,赫然發現:特朗普領先票數從30萬掉到了幾萬張,而韋恩縣拜登已領先了20多萬張。他說:「更加詭異的是,4號早監票員不夠,我又動員了十幾人去幫忙。但民主黨卻不讓我們的人進入點票大廳了,最後連大樓都進不去了。他們還用白板、薄餅盒子把窗子擋上。理由是:疫情對社交距離有要求。」

蓋瑞說:「我認為這種事情不是小打小鬧弄出來的,是一個系統性的操作。」「從一開始這個程序就沒有監督環節,都存在舞弊的可能性。」他說:「另外,如果計票機都是連到網上的,那麼一旦使用了電子的手段,就更容易作弊了。」

底特律還出現不同形式的作弊現象。比如,民主黨派人去敲那些不出來投票人的門,工資每小時27美金。蓋瑞說,至於是叫選民本人出來,還是讓他們填寫郵寄投票,就不清楚了。

另外蓋瑞還爆料說,密歇根出現很多「幽靈票」。比如1894年出生的William Bradley,已於1984年去世,但有人用他的名字申請了一張缺席選票,於10月2日送達選舉局。此前在長島和佛羅里達都發現了活人用死去的親屬名義申請郵寄選票的案件。

另外,蓋瑞的華人朋友家曾住過一外籍留學生,已於2006年離開美國。這朋友家卻收到來自州務卿辦公室該學生的郵寄選票!另一個朋友是美國公民,2005年已離開密歇根州,卻在當地住址收到郵寄選票。

此外,在關鍵搖擺州之一的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尤尼恩縣(Union County)共和黨人理查德白赫特(Richard Becht)向媒體爆料,10月31日他已提前投票,但他登入州選委會網站核實自己投票狀態時,卻怎麼都找不到投票記錄。

11月3日大選日當天,在確定查不到投票記錄後,白赫特不得不去投票點再投一次票。「我不認為系統應該允許我重複投票。我們現在是要送一個人去當總統啊!」白赫特說,「系統肯定有缺陷,真讓人擔心」。

更離譜的是,11月4日,白赫特在州選舉委員會網站上,查到了自己第一次投票(10月31日)的結果,卻沒有找到自己第二次投票的紀錄。

美國總統大選最後計票仍處於膠著狀態,特朗普團隊已在多州採取法律行動,以遏制可能繼續出現的計票舞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