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紐約市洛克菲勒中心豎起了聖誕樹。我已經看了好幾遍這個影片,就像看火車失事一樣,無法移開視線。當聖誕樹立起來時,下方的許多樹枝都掉了下來,露出了難以置信的巨大縫隙。除非有魔術師負責裝飾這棵樹,否則它最終會成為2020年的完美象徵,可怕地提醒人們今年的殘酷。2020年是諸事醜陋的一年。

不難理解,我們中的許多人,只是想繼續前行至2021年,前行至一個可能更好的時代。但在急於前進的過程中,我們不應該忽視真正的問題,無論結果如何,這些問題都需要公諸於眾。

雖然許多美國人和大多數媒體都在繼續推動民主黨候選人祖·拜登的推定勝選,但我們都應該記住,2020尚未結束。許多美國人認為,這次選舉過程並不公正,目前的報道結果並不準確。

由《經濟學人》主辦、YouGov開展的一項民調顯示,絕大多數特朗普選民(86%)認為拜登「沒有合法地贏得選舉」,而73%的人表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這次選舉的真實結果」。考慮到特朗普選民約佔一半,亦即有超過40%的選民認為這次選舉是不合法的。這對我們國家的未來來說,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即使你認為選舉是公正的,拜登確實贏了,這些數字也應該讓你停下腳步,思考一下對美國選舉缺乏信任的長期影響。正確地完成這個過程,以確保透明度和可見度,應該是每個人的首要目標。如果選舉過程公正,那麼把一切都曝光出來應該不成問題。

有人可能會說,我們應該繼續前行,但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我們曾經通過程序解決紛爭。2000年,喬治·W·布殊和阿爾·戈爾(Al Gore)之間的競選對決直至12月9日才分出勝負,當時最高法院以5:4投票決定,支持布殊暫緩佛羅里達州法院的裁決。1824年,無人贏得選舉人團,次年2月由眾議院裁定約翰·昆西·亞當斯勝選。

1876年,俄亥俄州共和黨州長拉瑟福德·B·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和紐約民主黨州長塞繆爾·蒂爾頓(Samuel Tilden)競選總統,根據1877年的非正式妥協,海斯最終成為總統。甚麼妥協呢?四個州有20張尚未有明確意向的選舉人票投給海斯,條件是共和黨從南方撤出聯邦軍隊。該事件導致了南方重建的終結。

聯邦軍隊剛被撤走,許多白人共和黨人旋即逃離了南方。民主黨「救贖者們」強化了對南方各州政治架構的控制,隨後開始剝奪黑人的投票權。

美國國父們創建了一個複雜的制度,平衡了普選票、聯邦系統、各州規模以及對純民主會導致簡單多數的統治及幾乎沒有政治妥協空間的理解。他們還提供了一個包括立法機構的程序——法律補救。這就是戈爾在2000年走過的法律程序。特朗普和戈爾一樣,亦完全有權利走完這個程序。

在我的家鄉佐治亞州,律師L·林·伍德(L.Lin Wood Jr.)向法院提出了針對佐治亞州州務卿的緊急動議,要求獲得禁制令。他主張,憲法規定由州議會控制選舉,而2020年3月的協議改變了核實缺席選票簽名的程序,卻沒有得到州議會的批准。這將使該州選舉違憲,導致結果無效。

關於缺席選票簽名驗證流程的改變,我們了解甚麼?改變後的流程比之前州議會規定的更加繁瑣。2018年,在佐治亞州的選舉中,缺席選票因簽名不匹配而遭拒絕的比例為3.5%。然而,2020年的選舉中,由於佐治亞州州務卿同意但未被州議會批准的修改,導致拒絕率變為0.3%,降低了92%。

雖然我們不能預知2020年剩餘的時間會發生甚麼,但為了確保我們國家的堅實根基,我們必須擁有一個大多數選民信任的選舉系統。

原文2020 Isn’t Over Ye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基·金里奇·庫什曼(Jackie Gingrich Cushman)是全國聯合專欄作家,獲獎作家,也是「學習改變人生」(Learning Makes a Difference)基金會的創始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